第31章 翻脸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31章 翻脸

见廖老板仔细的观察,大家以为他是职业习惯,另外也有人觉得他是装样子帮屈老板捧场。

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一番的鉴定下来,竟真的认可了十五万的价格!

等等……十五万敢收?

以他们要赚不少的风格,那就意味着能卖出更多钱!

“廖老板真会开玩笑,哈哈哈哈……”屈老板打了一个哈哈,刚刚还觉得廖老板捧场,现在就觉得这家伙是故意来拆台的。

“廖老板,你说这个香炉,值得了十五万?”去叫他来的那个,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刚刚他过去青铜阁,为了能把廖老板吸引过来,不便直说是一个不值钱的香炉转头涨一百倍,而是说有一个铜香炉开价十几万,让他来鉴定一下。

所以这会儿廖老板还以为这个年轻人是要把这东西卖给屈老板,屈老板没把握,不敢收,所以就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。

“我还不能完全的判定,得仔细鉴定。不过就我的经验来看,十五万是可以收的,没什么风险。”

廖老板还没有注意到大家的大跌眼镜,目光还是在香炉上面。

大家目瞪口呆,这一次是确认了,不是开玩笑!虽然说得比较保守,但基本认可了这香炉的价值。

“既然廖老板觉得可以收,那您就十五万收了呗!”屈老板的脸色不太好看了。

这个廖老板,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,至于这样拆台吗?

让我丢脸你又赢了什么?

他这不客气顶回来的话,让廖老板感觉到了有点不对。抬头看了他一眼,见他脸色不善,忙笑了起来。

“屈老板误会了,我也就看一下。东西人家是要来卖给您的,我当然不会夺人所爱。”

聚宝居不是专营铜器,但也不是不卖铜器。

这话让屈老板听了,更是不舒服,觉得他就是故意捣乱。

“这东西我不看好,觉得远远不值。您要觉得值,您就当场收了吧!”屈老板也开始置气了。

把个几十块的东西,硬说价值十五万,并让他买,不是拆他的台吗?你说好,那你买啊!

廖老板本来还是保持着笑态可掬,这会儿脸色也微微变了变。他在铜器方面,还是颇有造诣,不敢说专家,起码在这小南门古玩街,是数得上号的!

刚刚他说十五万收了不亏,屈老板却说远远不值,这是等于当众质疑他的专业水平啊!

“您这是说真的?”他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
屈老板回了一句:“您要真收了,老哥今晚请你喝酒!”

看到他们两个老板扛上了,其他看热闹的都兴奋了起来。

本来从头看到了全程的,更是觉得戏剧性。

廖老板这是什么意思?和屈老板有恩怨吗?还是真的觉得这东西有价值?

本来廖老板是被邀过来鉴定的,现在弄的这个局面上,他有点下不来台了,当即再低头仔细看了一下这个香炉。

屈老板会这么说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但从专业上来看,他能确定这是几百年的古物,具体是什么来历,则还需要资料考察。

“行!小伙子,既然聚宝居不要,那我青铜阁收了!你跟我过去转账吧!”

在被所有人看着的情况下,廖老板当场做出了决定,他不相信自己会走眼。

这话说出来,让大家再一次大跌眼镜!

廖老板会肯定价值十五万,那还可以说是口头上讲一下。而居然真的愿意出钱收下来,这就不一样了,说明真的具有这个价值!

“老廖,你不会是来真的吧?”屈老板认真了起来。“别说我没有提醒你,这香炉就我这里用着的,刚刚他才花一千五买过去的!”

听完之后,廖老板愣住了。

“你说这是……”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神龛,果然空空的,还没有摆上新的香炉。

“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收了。”屈老板笑了,他觉得压一下廖老板也不算什么,这是帮着止损了十几万呢。

廖老板又看了一下沈浪,再低头仔细的看这个而香炉,然后有点不解的问了一句:“你为什么一千五就卖了呢?你钱多不在乎可以给我啊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屈老板心里一突。

刚刚廖老板的反应,已经让他紧张起来了,而现在这态度……

“这个香炉……如果你出手的话,十五万我也是敢收下的。”廖老板说完,表情复杂的看了沈浪一眼。

到了这会儿,之前一直看热闹的顾客们,全都说不出话来了。

他们之前还嘲笑这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说他是个被小说忽悠了的可怜虫,劝他当交学费就算了……

可是现在证明了,竟然真的捡漏成功了!

这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吗?

还是运气真的光顾新人?

刚才觉得和沈浪一起被围观很羞耻的保镖,这会儿靠近了沈浪的旁边,感觉与有荣焉,就差宣布他是一起的了。这变化那么大,让他都激动不已。

“走啊,转账。”沈浪催促了一声。

廖老板现在弄清楚了状况,就有点为难了。虽然他确定能赚一笔,但收下的话,必然得罪屈老板,那就犯不着了。

“哈哈,可能我走眼了,这个就不收了。”他打了一个哈哈,把烫手的香炉还给了沈浪。

这会儿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算他说是走眼了,别人也不会真的质疑他的水平,而这就是给屈老板维护了面子。

围观的虽然惊诧唏嘘,但热闹就是跌宕起伏看起来才爽啊。

小老头屈老板,心情就非常的不美了。

一个价值十五万,甚至可能几十万的好东西,自己天天面对都走眼了,一千五卖了还觉得赚大便宜了!要不是廖老板来了,这就亏大了,背后还要被人笑傻哔!

“这是你的钱!把香炉还给我!”

屈老板直接翻脸,把刚刚收起来的一千五,递给了沈浪。

“我算是明白了,你一开始就打我这香炉的主意,还说什么要买金蟾,全是故意的。小小年纪,心怎么那么黑呢?想钱想疯了!不择手段啊!”

他一开口,就迅速的占据道德制高点,把沈浪说成是处心积虑要谋夺他宝物的恶棍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