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 英豪榜?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323章 英豪榜?

怎么安置郑雨梦?

其实焉凉的意思,她是想要跟着沈浪在国内的,但身体毕竟是郑雨梦的,而这里才是她的家。

而郑雨梦也是愿意跟着沈浪回去闯荡的,她这年纪就喜欢刺激冒险,根本不想安静的待着。但如果跟着沈浪,就得要考虑到身份的问题。

是女朋友,徒弟,还是朋友的定位?

她和郑雨梦都不会再在乎,但人家郑家在乎啊!

郑余庆即便不会明说,或者抗议,但也不会愿意孙女无名无份的跟着沈浪跑了。

这个问题让沈浪也稍微的有钱为难。

平时的话,他独来独往惯了,但像上次跟楚家的战斗,焉凉是帮了大忙,有帮手也确实能让自己省心很多。

沈浪还是表示再考虑,这方面他并不擅长,不知道怎么安排会比较好。

晚上休息之前,沈浪上了一下另外一个号,看到那个修真群里面,又是信息不断。

本来是因为过年的关系,大家都会休息一下,出来发发红包,互相拜年,或者相约聚会之类,也是年轻人的风格。

不过现在又是被另外一个消息引爆了,有人曝料,说沈浪对谢家发出了威胁,要在过年期间动谢家!

这消息也马上被人证实了,有跟谢家之人认识的,说谢家上下已经下了禁令,这几天大家都不要随便外出,一般的聚会活动之类的,都是被中止了。

虽然谢家讳莫如深,但大家一旦发动了八卦的热情,很快各方面总结出来了很多的信息,一点点凑齐,证实了沈浪肯定是对谢家有发出威胁或者说挑战。

而从之前他单挑楚家的结局来看,谢家除了谢道陵,估计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抗衡了,也难怪会如临大敌。

即便是谢道陵,对阵起来结果如何,也是难说的呀,毕竟沈浪现在是干掉了楚陌风的人物!

在一个多月前,沈浪这个名字,还只是少数人知道的,也没有多少记得。但现在,则颇有一点名动天下的架势。

在这些年轻人里面,已经变成了一个高频词。

而大概是过年闲着,也有好事者,开始排起了座次。发起了一个排名的讨论,说的是当代二十几岁的年轻修士谁最厉害。

后来标准放宽到了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修士,以这个群为讨论的核心,所有人也可以和其他朋友讨论,或者征求长辈们的意见,最后大家汇整打分比较。

结果排出了一个“十大杰出青年修士英豪榜”!

这个榜单,当然是这些年轻人的自娱自乐,但这两天,已经把大家的热情都激发了出来。刷了很多的信息,大家各抒己见,把自己知道的信息,参考的意见等,一一的摆出来。

到现在沈浪看到的时候,“十大杰出青年修士英豪榜”,已经排出了入围的前十人选。

沈浪当然是其中一个,不过暂时还没有确定座次。

对于这个,沈浪只是笑笑,并没有参与评论什么。

不过他既然来了,当然不能辜负了大家对“曝料小王子”的期待,所以简单的说明了一下,说他确实是给谢优发信息了。

之所以不是对谢道陵,并不是怕了他,而是没有谢道陵的联络方式。谢优就是当初谢楚两家设局骗他的具体执行者,把他骗去了楚家,骗去了死亡森林。

原本大家只是道听途说,各种信息拼凑出来了,也不敢说那就是真相,也总有人怀疑的。

现在沈浪又出来曝料了,他每一次的亲口曝料,都被证实就是实情,所以这一次说出来的,当然也算是给这个传闻加了实锤。

反正他们都是看热闹的,这里也没有楚家人在,所以大家都是兴奋起来,看热闹不嫌事大嘛。

“沈兄!新年快乐啊!”

“上次没机会喝酒,不知道有什么时候群聚一下啊!我们群里的朋友,大多还是支持你的。”

“浪哥什么时候开始对谢家动手?可以给一个暗示么,我真的想要围观啊!”

“唉,碧云峰一战我就错过了,真的想要看看你大展神威啊!”

“沈老弟还是要小心,谢家底蕴还是很深厚的,而且他们现在是有所准备了。”

大家说什么的都有,沈浪没有回复他们,看了看就退出了。他不是刻意保持高冷的姿态,而是跟这些人也就同一个群的关系,平时他也不聊天,跟人都不熟、对应不上人,自然谈不上朋友。

那自然就不花费时间去应酬,而且公开场合应酬这种东西,讲究的就是平衡!

如果你有熟悉的,那只跟熟悉的聊天很正常,如果跟谁的关系都差不多,你回复了这个,没有回复那个,可能就会让人心里不爽,觉得你是看不起他、无视了他什么的。

所以谁都不理会,保持着高冷,反而是最好的选择。

退出之后,他又看了另外一张卡的个人微信号。这个是一直开着,江河对他发的感激的话,岳镇南问他是否安全抵达等,都是回复过了的。

剩下就是因为过年而热闹的群了,同学群里面,这两天也因为他当日的大手笔而热论了起来。有一些没有参与初一聚会的,听说了之后都不可思议。

但现场有人拍了那些金条的相片,拍了黄经理恭敬的模样,证明沈浪真的是大有来头。

后来也有一些讨论出来了,说沈浪回来的消息传到了他们镇上,火灾死伤的工人家属听说了之后,马上传开了,都要找沈浪,要他出来道歉,出来赔偿。甚至找到江河家去了。

对于这些,沈浪真的是有点无奈。

首先,他对这些无辜被连累的人,是真的很抱歉和同情。会在知道父母没有死之后,依然对楚家大开杀戒,就是在为他们这些无辜死伤的人报仇。

其次,岳镇南去年的留言,就交待过了,当时岳刚是亲自抓了,和当地相关领导一起,由岳家出钱出力,把大家善后好了,该治疗的治疗,该丧葬的丧葬,而所有人,都得到了丰厚的赔偿。

这次回去,沈浪也跟岳刚说起这件事,问清楚具体多少钱,要把钱还上。他现金可能没有那么多,但这次搞到一批黄金。

岳刚也跟他明说了,因为事件太大了,姚厚朴都受到连累被撸,但在下之前,也是全力主持善后。平西市方面也是高度关注,田鲁宁也要压下这事,所以各方施压,让保险公司从速从简的理赔。

当时岳家出来,先支付了一共几千万的人道赔偿,算是代表沈浪家负起责任。但这次他没有要沈浪还钱,因为沈浪帮他们岳家要回的资产,都达到了十亿。

所以,已经仁至义尽,因为他回来了、他有钱了,就再来索赔,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