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滚!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32章 滚!

看热闹的都是一些精明人,岂能不明白现在的状况?

屈老板之前想要赚大,几乎是强卖,现在发现亏大了,又是要强行不卖了。

关系到十几万的事,谁也不敢打圆场劝说,都让开到了边上看热闹。

“屈老板这是恼羞成怒,翻脸不认账了。”

“啧啧,他就是一个大奸商啊,认钱不认人。”

“嘘,小声点。这小子也是,既然偷偷捡漏成功,走人就是啊,闷声发大财多好。”

“毕竟年轻,控制不住得意,想要装逼显摆呗!这下好了,装成傻哔了!”

他们压低声音议论,沈浪也是一一听到。他手里拿着香炉,没有去接屈老板的钱。

“想要买回去?拿十五万来,等会儿还会涨价。”

“买你妈!交易成功了吗?给你开单开收据了吗?你他吗才是想要抢东西!”

屈老板这小老头,在恼羞成怒之后,爆发出了极大的能量,粗脖子瞪眼睛,一副恨不得上来掐沈浪的样子。

“啪——!”

沈浪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,不仅仅把他的声音打没了,也让低声议论的围观人群也迅速安静了下来。

“老东西,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,不知道文明用语吗?”

虽然是靠本事捡漏,但毕竟赚大便宜了,屈老板真要买回去,便宜一点都能接受。但这老头直接翻脸,上来就不承认交易,一千五就要索回,就让他没有好脾气了。

而一口“你妈、他妈”的,直接就让他怒了,不客气的出手。

“你怎么能打人呢?你还打老人!屈老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之前和屈老头喝茶的中年男人马上冲着沈浪吼叫了起来,那个店员也赶紧过来帮忙。

沈浪是压制了力量,这一巴掌只是让他疼痛,但没有重创他。可是屈老板一听朋友的话,本来是捂住脸的,当即往店员身上倒了过去,一副重伤的模样。

“大家给我作证啊……我都一把年纪了,还这么用力的打我,还骂我老东西、狗东西……有没有天理啊!”

屈老板双腿蹬动,浑身颤抖了起来,还捂着心脏,仿佛连心脏都受不了的样子。

“我们快走吧!”爽快没两分钟的保镖,见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,赶紧拉了拉沈浪,然后又拿出手机,打给司机,让准备车。

“想走!把东西留下!”

中年男人抢先一步,挡在了门口的方向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伸手让沈浪把香炉留下。

一看这架势,周围看热闹的,包括那个廖老板,都退开到了边上,店员也忙扶着屈老板往边上走。

保镖往前一步说道:“大叔,做人要讲道理,刚才大家都看到了,是他把香炉卖给我们了。眼力不行是他没用啊,值钱了就翻脸?那你们低价收购别人的卖出高价了,别人……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!”

保镖正在讲道理,没想到这个中年男人上前直接就是一脚,撩阴腿踢在了保镖裆部!当即让他说不出话来了,弯腰捂住了裆下。

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,然后直接大手一伸,往沈浪手里的香炉抓了过来!

在这中年男人拦在前面的时候,沈浪还只是微微皱眉,并没有动手的意思,没想到他直接一脚踢了保镖的裆!

虽然跟岳镇南这个手下并不熟,但好歹是跟着他过来的,当着他的面被打了,就等于是向他出手了!

沈浪刚刚大屈老板,就看他一把年纪了,极大的克制了。现在对这个先动手的中年人,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,直接一脚踹了出去!

“滚!”

中年男人觉得沈浪只是一个中学生,也就仗着还有人帮忙才敢硬顶,一脚把那个保镖踢了之后,以为沈浪不敢乱动了,此刻手是直接抓到了香炉上。

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沈浪的底气和那保镖没有丝毫关系,沈浪一旦出手,更不是这个保镖能够比拟的。

腹部突然被踹中,他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感觉到疼痛,听到“滚”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猛的向后面飞了出去!

他本来是拦在聚宝居门口,现在直接向外面摔飞了出去,仰面摔倒在了外面街中央!

刚刚这是……被火车撞了吗?

他只有这么一个念头,然后才感觉到整个腹部好像都碎裂移位了一样的痛楚难受。

聚宝居里面看热闹的,一下都吓傻了!

这年轻人到底是一个县里来的外人,屈老板他们才是地头蛇,本以为香炉要被夺回去了,没想到会发生如此逆转的一幕。

一脚把人踢出外面去!要不是刚刚亲眼目睹,就算有人拍胸脯保证,他们也不敢相信啊。

“老大!老大!”

连续几声大喊响了起来,有人陆续跑了过来,到街上扶起了地上的那个中年人。

“老大!是谁敢动你?”

“快点叫人!”

街上怒吼,让其他一些店铺里面的店员客人都到门口出来看热闹了。

“是他们!这下完蛋了……”

“原来刚刚那个就是传说中的戴老大!”

“戴老大是谁?”

“戴老大你都不知道?小南门这边的老大,古玩街就是他罩着的。你想想啊,这里低买高卖、打眼捡漏的,总会有一些激动上火急红了眼的,报警也来不及处理啊,全是戴老大镇着的。”

听着大家的议论,沈浪这才明白,刚刚这个中年人,并不是为朋友出头,而是整个古玩街都是他罩着的地盘!

收了保护费处理一些闹事纠纷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可刚刚这状况,明显是仗着势力,要对他来硬的!这帮着屈老板索回去,估计也会给他几万好处费吧?

外面的情况就更不用说了,平时他们都在不同的店里面喝茶或者打牌什么的,有事吆喝一声就出来了。

刚刚这里的喧闹,已经让人听着出事了,出来一看他们老大就被人踢倒在街上,所有的小弟都怒了。

“还能走吗?”沈浪伸手拍了拍那个保镖的肩膀,一缕元气渗入了过去,当即减轻了他裆下的痛楚。

“还行……”那个保镖刚刚痛得声音都发不出来,现在感觉大大的减缓了,“您、您……”

他并不知道是刚刚沈浪帮助了他,但一脚把那戴老大踹飞出去,确实亲眼看到了!别说一个大男人,就是一个小孩子站着不动让他踹,也踹不出那么远。

再看沈浪,他不自觉的肃然起敬。

沈浪没有多说,迈步走出了聚宝居。

外面的戴老大也痛得说不出话,只是伸手指了指沈浪,在吆喝叫喊之下,这会儿很快跑过来六个人,马上围了过来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