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章 父子相见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321章 父子相见

一路驱车,没有再那么巧的遇到桃乐丝的车了。

郑余庆住的地方,并不是在繁华市区,是在郊外一栋带庄园的别墅。前往的路上,郑雨梦便介绍了一下安全措施。

从两边的路灯,到周围的树木,都有着摄像头,说话的画面传送到家里,又非常忠心的人专门查看。这是远处的示警,到了近处,则是从围墙院门等,都有各种先进的设备。

郑家转移到海外比较早,以前还比较荒凉的时候,各种流寇匪徒,一言不合就拔枪什么的,所以从那时候就有着安全意识。

即便到了现代社会,亚裔依然是比较小众,并且亚裔大多比较上进和努力,往往通过一代两代人的努力,就会累积财富,并通过教育的投资,让后代能够有更好的工作、更高的收入。

一些比较懒惰暴力、出罪犯多的族裔,往往会把作案对象瞄准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,因为弄白人族裔的风险更大,有时候被抓被毙,亚裔整体弱势,更难受到保护。

当然,郑家好歹是修真家族出来的,不会那么容易受到欺负。不过安全意识,却是一代代传下来了。

现在郑家修炼的人少了,在商场上经营出色,身家大了,对于安全方面,当然更重视。不过可以看得出来,靠的是现代的科技安防设备。

这里是郑余庆住的地方,所以各方面都配备了先进的安防,也会定期的维护和更新设备。

作为修真者的郑余庆,本来是不屑这些的。不过他不怕贼,却也烦贼惦记,这么大的房子还是会常有罪犯来偷盗抢掠的。有一些可以通过安防设备提前知道,保安处理,或者报警处理的,也就不需要他亲力亲为了。

不过自从知道沈浪被楚家整了的消息之后,郑余庆马上高度戒备起来,抹除了一些郑家的痕迹,也让所有郑家人更加的小心,以免被波及。

后来焉凉以郑雨梦的身份,把沈浪父母弄到这里来,当然也是依靠了郑余庆的运作。

过来之后,他对于安防做了更进一步的调整,还包括放了很多眼线,可以收到更多的消息。

所幸的是,莫歧因为是一个小人物,都没有人关注到他,加上弄了尸体去顶替,让所有人都相信沈南夫妇已经葬身火海,一年多下来,楚家也没有查探到这边来。

对于这些先进的安防设备布局,沈浪不置可否。

他很清楚,相信郑余庆应该也清楚,这只能防备普通的毛贼,或者一些经验不够丰富、实力不够强大的修真者。如果是存真境的大师,完全可以在这些没有发挥作用之下,就杀到庄园里了。

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,有戒备总比没有好。

在他们进去之后,已经有人在院子里等着了。

“爷爷,这就是沈浪。”郑雨梦下车之后,有人过来把车开走,她过来介绍了一下。

“沈师父,幸会幸会!”郑余庆精神矍铄,看起来还不到六十的样子。

这正要拱手客套一下,却发现郑余庆竟正儿八经的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沈师父,您是恩人,无私的帮助了梦儿。如果不是你及时的发现和帮助,我真的铸成大错,害了这孩子!”郑余庆非常的唏嘘。

他感激沈浪把郑雨梦提升到归元境,并且无私的传授功法。但更感激之前帮她散功,帮助她调整身体,要不然的话,她就会在二十岁香消玉殒了。

“不用客气。你们郑家的祖先郑蛮和我……的师门有旧。”沈浪又只能自己当自己的晚辈了。

沈浪无私帮助,对于郑余庆来说,是难以理解的,毕竟这个社会做什么都讲究回报,所谓等价交换。如果是看上了孙女,他都还相信一点。

不过那一次视频通话,沈浪就能说出郑家不传之秘的功法,就已经说明跟郑家祖先的渊源了。

“那也是您高义!后面还救过梦儿,并且梦儿能有今天,完全是您一手造就。”

“行了,你也不要客气了。把我父母转移过来,帮着照顾了那么久,就已经回报了。”

沈浪这话说出来,郑余庆明白潜台词,马上引着他去见沈南夫妇。

结果他们并不是在别墅里面等着,也不是在看电视什么的,而是来到了屋子后面。那是一大片空地,本来应该是草坪的,现在则是开辟了一畦一畦的菜地。

现在是冬天,则是在上面搞起了大棚,有人在里面忙碌照顾着。

“令尊令堂闲不下来,又不习惯和老外去接触,我们虽然也有一些人,但久了也无聊。所以他们就种菜,弄来我们自己吃,呵呵,真不是我使唤他们啊!”

郑余庆介绍了一下,后面还以玩笑语气解释了一下。

这沈浪倒不会误会,对于郑家来说,当然不缺买菜的钱。而且把这庄园的绿地搞成大棚蔬菜园,真是不伦不类的风格,对他们完全是得不偿失,这完全是为了让他父母有所寄托。

“多谢!”

有菜地忙碌着,让父母闲不下来,能弄点自己种植的放心蔬菜,也会让他们减缓寄人篱下的感觉。郑老头,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。

进入大棚里面,沈南韩凤英夫妇马上停下来打了一声招呼:“郑老……”然后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“爸、妈!”

沈浪马上过去到了他们的面前,这一声叫出来,让他也是心里激动,眼眶都湿润了。

一年半没见,刚刚回来就听到噩耗,那真的对他冲击挺大的,后来得知他们还活着,那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。现在再见面,已经恍如隔世。

“你来了……好、好……”韩凤英抓着儿子的手,一开口眼泪就下来了,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沈南干咳了几下,掩饰了男儿泪,努力笑了笑:“小子,一年多不见,长高长壮了……”

这么长的日子下来,他们对于儿子的情况,也逐渐从郑余庆、郑雨梦(焉凉)那里了解了一些,知道跟他们也说不清楚,所以也不问他做什么、去哪里了,只要看着儿子平安,哪怕有家不能回,哪怕盯着已经死了的名头活着,他们都还是很激动很高兴。

只要一家人都在,无论哪里,都是家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