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去去就回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307章 去去就回

沈浪说出的话,却是让岳刚有点尴尬,不太好接下面的话。

岳镇南看了一下,只能他来说:“浪哥,你回来之后的事,我们也听说了一点。你把楚家杀了几十个,为火灾的所有死难者都报仇了,也等于是为我们岳家的遭遇报仇了。不过……”

他停顿了一下,叹道:“岳家已经衰败,不是一下就能改变过来的。还可能会有更多的危险,所以……”

“我明白你们的担心。”沈浪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们是支持和相信我的,但要为岳家考虑。我现在得罪了楚家,如果再为你们出头的话,等楚家反扑过来,就可能会有覆灭的危险。”

岳刚岳镇南父子两个默默点头,如果只是他们个人的话,是可以选择力挺沈浪。但现在家族已经收到了连累,他们现在已经扛着压力,无法拿大家一起赌上。

“你们消息比较慢一点,应该还没有听说吧。”不等他们疑问,沈浪自己宣布了答案:“我今天,已经把楚家最强大的楚陌风干掉了!”

他们是呆滞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,才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本来他们是接触不到楚家的程度,但去年人家随便一个小辈,就能碾压他们,后面更是不露痕迹就把岳百川岳百伦二老干掉了。

所以,他们不需要知道还虚境和归元境的区别,不需要知道存真境的强大。光是这个对比,就能知道楚家的厉害。

也是从去年之后,他们不再安于一隅,而是会更多的打听各方面的消息。虽然因为接触层次的缘故,很多消息都是落后的,但多少也是了解到一些。

楚家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,所以即便老父亲被杀,家族被全面打压,岳刚也只能当孙子一样的忍着。

沈浪回来之后掀起的波浪,传到他们这里,是让他们更担心的,生怕会再连累一波。

今天儿子偷偷回来过年,岳刚是开心的,但得知联络上了沈浪,他又是担心的。

现在听到沈浪说已经把楚家最强大的楚陌风的干掉了,让他们实在是难以置信。

“楚家,剩下一盘散沙,他们现在要面对的,是怎么不被其他门派家族侵吞,不会也不敢再伸手过来平西。至于平西这些被他们扶持出来的,该把侵吞的都吐出来了!”

想当初,就是在楚家这里,沈浪以一人之力,力压各派,逼得他们伏首。

结果在他遗落在死亡森林之后,这些家伙都蹦达起来了,这不等于是间接的回击了他吗?即便岳家坚持算了,他也是要出一口气的。

岳刚和岳镇南交换了一个眼神,岳刚有家主的身份,不方便表态。

岳镇南则是一咬牙:“好!浪哥你要干他们,我就跟着你干!人死鸟朝天,怕个锤子!”

沈浪看着岳刚:“我需要你提供一下他们各派各家族的详细地址,趁着今天过年都在,我一并给你们解决了。要详细!”

岳刚虽然觉得风险是挺大的,上次他挺沈浪,结果是把老父亲老叔都坑了。

但现在岳家越来越艰难,两个儿子一个留在国外不能回来,另外一个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,他也觉得憋屈啊。

“没问题!这一年多被他们压迫着,我都一一上门求饶过,还是很清楚的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凄凉。

好歹他也是岳家的家主,岳家是和他们各派平起平坐,即便到他手里已经下坡了,靠着父亲还是能撑得住。结果是因为沈浪的出现,扬眉吐气了一个月,不等崛起,就迅速的坠落。

岳刚除了说清楚了详细的地址,还一一描述了一下。因为他自己不是修真者,怕拖后腿了,要不然是想要一起过去的。

“行!我去去就回。不介意的话,今晚和莫歧就在你们这里吃年夜饭了!”

“当然不介意,是我们的荣幸。现在去吗?我去安排车!”岳刚忙说。

沈浪摇摇头:“不用了。你们都跟着我去见识一下吧!”

岳镇南以为沈浪开车过来了,莫歧则是无条件相信,没有任何的疑问。

他们两个跟着沈浪出来外面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!

而等到岳刚出来的时候,却是发现他们已经没有影子了!

沈浪用的是神行舟,直接把他们两个一起带着。都是在平西这小地方,很快就到了附近,然后降低速度和高度,对应着岳刚的详细描述。

其实也不需要仔细去看,他直接神识一扫,就筛选出来了。

他们去的第一家,便是叶家!

根据岳刚透露的信息,虽然是之前被他压下去的五派,重新反扑过来了,但其中还是有差别的。

像灵鹤拳的蔡树铭,他们几个元老都到了归元境后期的实力,当晚是直接被沈浪打爆了。叶家的叶龙和大玄门的李圣尧都打废了,而叶世风、李航等当代掌门们,更是在蛮王墓地宫就被斩杀了。

当晚还有一些到了归元境的被打杀,本来都是元气大伤,后面的超武英雄会都没有参加。但还是看各家的底蕴,当晚死伤少的,自然后劲更强一点。

而像李圣尧、叶龙虽然打废了,但人生经验还在,有他们主持的大玄门和叶家,明显要比其他三家更强。

发展到今年,则是变成了叶家一枝独秀,抢夺占据岳家的资源也是最多的,已经是平西最强的一方势力。

岳刚的猜想,叶家应该是得到了楚家的支持,所以才能突然的茁壮成长起来,要不然的话,其他各家也不会眼看着他们独大。

到底这是平衡了几百年的势力。

沈浪还要回去吃年夜饭呢,当然是从最强的先来。

对应上了叶家之后,沈浪让神行舟直接飞了过去,带着他们两个落在了院子里。

叶家是在一个叶家村,或许以前都是同一个祖宗,但后面只有一部分成为了修真者。

现在的叶家,是非常的热闹,年轻小辈正在宽大的院落里面张罗座椅,看样子晚上的年夜饭,是一大家子的聚会。

沈浪带着他们两个,直接落在了搭好的一个大圆桌上面。

“叶龙呢?死了没有?故人来看望你了!”沈浪淡淡的说了一声,不需要嚷嚷,声音平和的传送到了里面所有人的耳中。

“哪个杂毛?”

“找死啊!”

“谁那么没有教养?”

马上一片叫骂,叶家的年轻人都冲了出来。今天过年,却有人问叶龙死了没有,这简直是犯大忌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