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 老骨头的骨气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309章 老骨头的骨气

叶龙很为难:“一分钟……这个时间有点太急促啊,怎么着、怎么着……”

“抢的太多,还不过来是吧?我可以帮帮你,一分钟杀一个怎么样?就从你们这位天才开始吧!”

叶龙一听这话,马上就怂了!

他就是被沈浪打废了的,当初那么多老友都被他灭了,已经是有心理阴影。去年敢出来干岳家,一方面是田鲁宁本身的身份,加上抬出了楚家,另外一方面,也是听说沈浪已经挂了。

今年叶苦竹回来,自然是扬眉吐气的日子,让叶家一扫去年的阴霾,在迅速扩张重新崛起。

可刚刚在沈浪的面前,苦竹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!

岳家的修真资源,六十年前就被剥夺了,现在这一番搞起来,动的是世俗生意。跟叶苦竹比起来,这些根本不算什么,即便没有,叶家自己多一点时间也是能发展起来的。

叶苦竹可不仅仅是叶家的天才,更是气运逆天,成为了嵩阳真人的弟子,所以才会这么年轻就成为了还虚境的修真者。对比叶凡,可是连归元境都没有达到!

现在沈浪这威胁,让叶龙马上一招手,把叶世光叫了过来,命令他赶紧把问题处理好。

叶世光不敢怠慢,赶紧马上打电话,快速的打给了相关产业的几个主要负责人,让他们马上联络岳家,商议归还事宜。

因为时间有限,这不是商量的语气,而是直接强行的命令,如果没有达到,年都别想过了。

相关的负责人虽然莫名其妙,但听到叶世光的强硬命令,即便不甘心,也只能选择执行了。

“我们已经做了,您都看到了。您可以找岳家相关人联络询问一下,如果没有做到,是我们的问题。当然,今天过年,相关的人肯定也都放假,未必一下就能联络上,可以多一点的时间交接。”

叶龙望着沈浪,示意他应该把叶苦竹放了。

“叶老啊,去年我把你伤了。这一年多以来,你过得还好吗?是否对我充满了怨怼?”

沈浪突然的问了一句不相干的,让叶龙错愕了一下。

他一把年纪了,当然也有着丰富的生活智慧,面对这样的问题,能给予否定的回答吗?那还不是找死?

“过得很好,我现在安度晚年,享受生活,才发现以前耽误了好几十年,应该早一点放下执著,活在当下的。您那是救了我,我怎么会怨怼呢?”

回答的时候,他小心的看着沈浪,看这答案是否满意,如果不满意,就再加上一点好听的。

沈浪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这是你的心里话?”

“当然,当然!”

“其他人也这么看?”沈浪扫视了一眼出去。

其他人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,在叶龙的目光示意之下,叶世光硬着头皮出来做代表。

“老实说,我们之前也有想不通的地方,后来发现家父过得更加的轻松自然,可以享受普通人的天伦之乐,而没有以前对于修炼的压力,我们也想通了,还真的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挺好,既然叶家上下对于叶老废了修为的事,都没有觉得怨怼,而是欣然接受。我就放心了……”

叶龙稍微的松了一口气,但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。

“那我就可以帮一把,让叶家所有人都享受到这一份好处……”

“什么?”沈浪的话还没有说话,所有人都惊叫了起来。

这什么好处啊,这是要把叶家所有修真者都废了!

“你凭什么!”

“为什么要把我们都废了!”

“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叶龙一抬手,制止了大家的喧闹,然后缓缓的问道:“沈大师,您施加在我们叶家身上的恩怨,无论是世风他们的性命,还是我老头子的一身修为,我们都忍了,我们没有找您、也没有找您的亲友寻仇。为什么要赶尽杀绝?”

“有吗?”沈浪耸耸肩:“如果赶尽杀绝的话,我应该是不跟你们浪费口舌,直接把你们都灭了!大过年的,我也不想多杀人,所以才只是把你们的修为收了。”

“第一,以前的事,我们实力不如,认了;第二,我们没有寻找,哪怕去年楚家来反扑的时候,我们也没有沆瀣一气!”

叶龙本来是个废人,现在这会儿却是亢奋的硬挺起来,坚持他的两点。

沈浪微微皱眉,仔细算起来,叶龙说的也有道理。叶家是没有参与报复他,要不然的话他那些或亲或疏的亲戚们,应该也遭殃了,本地人是能比楚家查得更深入的。

“您找楚家复仇的事,我们也有听说。但如果您今天仗着实力强大,对我们要杀就杀要废就废,和楚家又有什么区别?”叶龙之前是顺着说,现在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也不管那么多了。

“你们大概还不知道,今天中午,我把楚家最强的大师级修士楚陌风也干掉了。”沈浪凝视着叶龙。

叶龙听了浑身一颤,其他的人反应还没有那么强烈,被他抓着的那个叶苦竹,则是脸色大变,他显然更清楚楚陌风是什么水平。

“您厉害,”叶龙竖起了大拇指:“我们叶家现在对于您,则像是蚂蚁,想要捏死就捏死。只是废了我们,留我们一条命,反而算是恩惠了吧?”

他是说了一句反话,然后往前一步:“刚才你让我们交还,我二话不说。但现在你的决定,我是拼死不从!我反正也是废人了,请杀了我吧!”

沈浪手一松,把叶苦竹扔在了地上,指着面前的叶龙:“你这一把老骨头倒是硬气!你前面说得我好像也过分了,不过你们去年逼岳家的时候,就君子了?岳家不算我的亲戚,但不是因为我的连累?”

听他的话似乎有回转的机会,叶龙苦笑了起来:“当时搞岳家,是楚家授意,田副市长主持。我们能怎么办?我们不干,岳百川岳百伦就是我们的下场,叶家也会一起被搞。”

诉苦之后,他直接的说:“您就去打听一下,我们叶家,乃至其他人,有没有动过岳家一个人?有的话,我脑袋劈下来给你踢球,决无怨言!”

沈浪看向了岳镇南,岳镇南摇了摇头,“叶老这话倒是没错,虽然岳家很惨,但并没有一个人死伤。”

“说到底,我们这些本是同根生,楚家……包括阁下,都是外来势力。这也是为什么去年仗着你的势力,岳家独大了一个月,却并没有对我们哪怕一个人的赶尽杀绝。”

叶龙不客气起来,包括对沈浪也直接的点评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