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 天下第七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300章 天下第七

沈浪能隔空操控着秋水剑,这是他最后的杀手锏,也是出其不意的关键一手,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展露出来,都是持剑的进攻。

刚刚被楚陌风用天灵钟罩着推出了碧云峰,也正是他想要的一个效果。前面几番攻击见效,已经让楚陌风难以冷静,动用法宝见效之后,必然会松懈一点,这就是突袭的机会了。

而到了这一次,沈浪就丝毫没有放松,而是紧急追杀了过去,趁你病要你命!

等他落地的时候,秋水剑转一圈回到了他的手里,上面还带着切下来的一片心脏,带着一点点的血迹。

沈浪手一抖,秋水剑寒光一闪,血迹什么的都消失了,重新干净光亮。

现场一片哑然,连呼吸都继续屏住了,能听到的只是呼呼的寒风。

所有人看着沈浪,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,包括几天前还跟他交手过的落轻舟。

“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?沈浪居然把楚大师杀了?”

“没有……虽然非常的不可思议,但好像是真的……啊!你掐我干吗?”

“他居然做到了!他难道是奇迹的亲儿子吗?”

现场开始有人喃喃自语了起来,把大家心里面的震惊都吐露了出来。

别说是年轻的难以置信,现场实力最强的谢道陵,更加是不可思议!

他是看了全程,基本上是现场看得最清楚的一个,前面楚陌风一次次的失利,都让他暗暗反思。虽然是沈浪狡猾,但也确实是精妙,如果换成是他的话,能闪避得开吗?

刚刚楚陌风运用了法宝,总算是把沈浪困住了,他也是心里莫名的轻松了一下。这个祸害总算要清楚了,要不然的话,以后谢家也会不得安宁。

但一口气还没有松完,就发现了扭转局面的一剑,沈浪居然能隔空御剑!这不仅仅需要神兵法宝级别的宝剑,更需要御剑之人的能力非凡。

紧接着和其他人一样,谢道陵的关注点也在一剑穿心的楚陌风身上,没想到沈浪居然会那么快速度的追赶了上来,而且加速的再来一剑。

谢道陵想要出手救人的,只可惜已经迟了一步。

“云州之巅,除夕日中。平西沈浪,杀楚陌风!”

沈浪缓缓念出这几句,这一次却是让大家都是心里巨震。这竟一语成谶,真的把楚陌风给杀了!

人总是这样,渴望有创造奇迹的超人出现,改变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
可一旦真出现了超人,又会莫名的恐惧起来。

这些年轻的修士们也一样,本来有不少人希望沈浪能创造一个奇迹。这样作为年轻人,他们与有荣焉,或者说有一个奔头。

可现在沈浪毫发未伤,却把楚陌风直接洞穿了,如此实力,已经跟他们有了无法追赶的鸿沟!经此一战,天下闻名,他们无法再把沈浪作为一个群体,也没有了代入感了。

“大家今天是一个见证,这算是我和楚家恩怨的最终了结!我不会再找其他楚家人麻烦,楚家人再有死伤,和我没有干系。当然,如果楚家还有人找我报仇,那是另外一回事。”

沈浪环视着现场所有人,他无论是人的气势,还是目光施加的压力,都远无法跟之前的楚陌风相比。

可因为他刚刚的行动,却还是让现场大部分的人,都感觉心里发毛。

存真境的大师真人,尚且可以斩杀,那他们算起来就只是小虾米了,岂不是全部干掉都可以?

也有一些人在通过眼神交换着意见,其中就有海天镇来的几位。

海天镇对外是一家,但在他们内部,却也是各有不同的家族,海睿、司徒阳、苗勇的长辈,都来到了现场。

根据沈浪的说法,他们三个是被楚云飞利诱离间得互相残杀致死的,而楚家的说法,却是沈浪所为。

他们也跟其他从死亡森林一起出来的人打听调查过,并没有确切的线索,只能说双方都有疑点。

这一次他们过来,就是想要看看沈浪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,如果有机会的,最后能逼迫他亲口说出里面的所见。

但现在,他们的计策已经无法执行了。沈浪的真正实力,他们是能一搏的,但神兵法宝在手,已经让他的威胁大幅度的提高。

他们三个可不会自信到觉得比楚陌风更强,现在交换眼神,也都是一个意见:不管真相如何,暂且不去追究了。

代表着天山冰宫来的落轻舟,虽然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,但沈浪还活着,已经让她可以松了一口气了。

现场所有人最关注的就是谢道陵的反应了,因为他是现场最强的,也跟沈浪有恩怨。

他会不会趁机把沈浪杀了呢?

“你这贼子,阴谋诡计倒是不少!可怜楚兄正大光明,却是阴沟里翻船,被你给阴害了!”

谢道陵往前迈步,一边说一边往沈浪走了过去。

现场气氛一样的围观人群,一看这架势,不由得精神一振。

又一位大师站出来了!

这是要直接对沈浪动手啊。

今天这一场无需票价的大戏,真的是此行不虚,竟是“买一送一”,能看到存真境大师的两次出手!

不过也有人暗暗嘀咕了,刚才可是他们说的不会不屑不会联手或者车轮,现在这就要对沈浪车轮战了……

但即便是有抱不平之心,却没有人敢冒着得罪一位大师的份,站出来为沈浪说话。

楚陌风刚才还说让三招呢,结果第一招就开始反击。可见大师们,也不会完全的信守承诺。

“输了就叫被我阴了?这么输不起?”沈浪嘲讽了一句。

对于谢道陵站出来,他并没有太重视,关注点是在楚陌风的身上。

可惜的是,楚陌风没有携带着什么宝贵的物品,身上值钱的好东西,就天灵钟一样了。这让沈浪想要捞一点好处的想法都落空了。

至于在战斗中突破,也是想多了。巨大的差距,导致他必须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一再的突袭,才有如此效果。若要硬碰硬去战斗,不等他突破,死的就是他了。

谢道陵没有理会他的讽刺,而是凝视着沈浪手里的秋水剑。

“天下第七,宝剑秋水。秋水剑怎么会在你的手里?这相传是天山剑宗高寒秋祖师的佩剑,你和天山剑宗是什么关系?”

他突然问出这一句话,让现场一阵哗然,沈浪居然跟天山剑宗有关系?

落轻舟本来正纠结着要不要用激将话让谢道陵不便出手,没想到居然听到天山剑宗,也停顿了下来,望着沈浪。

今天第六章了,感谢所有订阅支持的兄弟们,你们的每一个订阅,都是能看见的支持,是我继续努力写的动力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