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3章 斩断宗主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83章 斩断宗主

沈浪的话和表情,让宗主暗暗皱眉,但还是马上感应了一下秋水剑的方向。

在天山剑宗里面,有一座剑坛,里面是把一些法宝级别的宝剑供奉着。往往是历代祖师的佩剑,不遇到大问题,是不会随便请出。

秋水剑是让天山剑宗留下赫赫威名的高寒秋祖师的佩剑,在剑坛里面,也是首屈一指的尊崇地位。

沈浪让他感应一下秋水剑,让宗主心里有点不宁,难道剑坛有什么异常不成?

可他区区一个无名小辈,甚至剑坛都没有靠近,怎么可能动得了剑坛?

就在他满腹怀疑,觉得沈浪是在故弄玄虚的时候,感觉到剑坛出现了异动,而且是大异动!

他不由得猛的睁大了眼睛,并回头遥望了过去。

“奕扬!去看看剑坛发生了什么情况!”

“是!”远远传来奕扬的答应之声。

宗主重新转身面对着沈浪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“你相信是我做了什么吗?”沈浪依然面带着微笑,但如今落在宗主的眼里,则是有点诡谲了。

“你给我老实一点!秋水剑是我们天山剑宗的!你休想染指……”

话刚刚说到这里,宗主就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对劲,他很想要回头看一下,但理智告诉他,回头也看不到什么。

“我还是先杀了你再说!”

这个叫沈浪的年轻人很不正常,天山剑宗已经平静了许久,秋水剑的秘密知道固然好,不知道也不会影响剑宗的安宁,跟不可控的风险比起来,无过便是功!

就在他要杀了沈浪求安宁的时候,一股无比危险的感觉逼近!

宗主顾不上杀沈浪了,这只是一个小角色,随时可以击杀。

在后面动剑坛的人,现在想要来动他的人,才是首先要解决的危险!

但宗主才刚刚转身过来,便震惊无比的发现,危险已经到了面前!

而且这危险并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把剑,一把已经出鞘的宝剑——秋水!

刚刚无比危险的感觉,正是因为秋水剑从剑坛飞出来,快速往这里飞过来。他以为是有人过来,等现在发现,已经是来不及了,秋水剑直接把他捅了一个穿透!

下一刻,秋水剑落入了沈浪的手中,他直接不客气的挥剑,将刚刚穿透的宗主拦腰斩断!

宗主倒在了地上,眼睛睁得大大的,虽然被刺穿又被腰斩,但还没有断气,他不可思议的瞪着沈浪。

他是天山剑宗的宗主!

他是存真境的大宗师!

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这无名小卒给干死了?

这便当也领得太突然了吧?

到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!

“你……到底……是什么人……为什么……秋水会、会……”

沈浪的剑尖指着宗主的咽喉前,平静的说道:“早就跟你说过了,秋水剑是赠送给你们的,在高寒秋已经死了之后,原主人还是有方法驾驭它的。”

“居然……是真的……”宗主苦笑,嘴里大量的血涌出。

他觉得他应该是史上死得最憋屈宗主!不仅仅天山剑宗,别的门派,也没有这样挂掉的吧。

“贼子尔敢!”

高离的一声暴喝从远处传来,随着声音传到,他人也是紧接着到了山洞。

他本来是在剑阁,这件事商量过后,是让宗主过来处理的。刚刚剑坛出现了变故,让他神识感应到,都集中在剑坛,人也是往剑坛而去。

便是高离觉得惊疑,甚至会和沈浪联系起来,也没有想到秋水剑会飞走啊。

而且这是宗主在这里,宗主的实力完全碾压沈浪,他根本不需要担心。等在剑坛外面,发现秋水剑往这边飞过来之后,已经是迟了……

高离还没有靠近,神识已经查探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,但现在过来,看到宗主剩下半截、中间还洞穿的躺在地上,还是难以置信。

“本来根据约定,我就是索回秋水剑都可以。但我选择互利的交易,只需要借用一下,便会帮你们启封……我强调过的!可你们是把我抓起来逼问,甚至要杀了我卖楚陌风人情……”

沈浪的剑尖还是在宗主的咽喉处,这话是对他们两个说的。

“你杀了我吧!”宗主做出了硬气的姿态。

其实这没有什么意思,这不是普通的剑,被速度让他都难以闪避、力量让他无法抵抗的秋水剑,横穿了一剑,再竖斩了身体,想要活下来是很难的,就算高离马上救他,救下来也是废物一个了。

高离脸色很难看,但他压抑住了自己的暴怒。

“宗主只是威胁警告你一下,只要你老实交待清楚,并不会真的杀你!”

“你问他自己,真的是这样吗?”沈浪讽刺的笑了起来。

高离没有问,其实以他们的了解程度,自然知道的。而就算他没有明确的支持,其实也是默许的态度。

不过是一个外来的无名小卒而已,在天山剑宗的地盘,杀了又有谁知道呢?

这小子还是太天真,才会想着依靠一个信物,就有资格跟一个大宗派谈判,就能开口索要神兵利器!

现在他才算是明白了,沈浪不是天真,是真的有把握!

秋水剑,竟真的能听从他的指挥!

“你想要怎么样?先把宗主放了!”高离缓缓的抬手,“我先给他治疗一下,要不然他撑不下去了!”

他先声明了一下,速度也慢,以免沈浪受惊直接把宗主杀了。

拦腰斩断,哪怕会废了,还能保持一条命,但咽喉切断了,就真的没有办法了。

沈浪点了点头,允许了他的治疗。

刚刚能够一举洞穿了宗主,关键当然还是靠的突袭,是没有想到秋水剑能来杀他。

现在就算拿着秋水剑,要和高离抗衡,也是非常难的,更别说这是在天山剑宗,杀了人家的宗主,自然所有人都来报仇了。

留着宗主的一条命,他也就多了一个人质。

高离没有靠近过去,隔空为他止住了血液的流失,把他断开的身体暂时的冰冻住了,基本上也就多拖延一点时间,需要更加详细的治疗方案,才能保住命。

宗主救下来,其价值也不再是他的实力了。那无论是还能保留几分,都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但他是宗主!

这一层身份,决定了宗门还有很多秘密是他掌握着的,事发突然,根本没有来得及传位,这一层身份秘密的断层,对宗派的损失,更要大于一个宗主的人的损失!

而且他的修炼经验等,也还是能指点弟子们的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