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长老态度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80章 长老态度

这一次等候的时间有点久了,差不多过去了半个多小时。

沈浪也没有什么焦躁,就欣赏着这里的风景,也是感受着这里的灵气。

监视着他的那位剑宗弟子,一直保持着如临大敌的戒备,反而是焦躁得有点出汗了。

终于,奕扬再一次出现了。

“沈浪朋友,刚刚失礼了。门中长辈鉴定过,这确实是我们剑宗的信物,欢迎前来做客!”他也没有过来迎接,就是做了邀请的收拾。

前面是隔着天池,但能找到这里的人,自然也不是普通人,他不担心沈浪过不去。

这一点距离,沈浪不需要借用圣甲,直接就飞掠过去。

那个岩石只是一个落脚点,到了那上面之后,奕扬领着他往里面走去。

在外界看来,岩石再往里走,就是有一段天池的池水,然后就是那种高大雪峰的山石。

沈浪是来过这里的,很清楚这里的情况,自然的跟着他们迈步走了过去。

和冰宫一样,这也是在外面加持了一个幻阵,把真正的入口隐藏了起来。

几步之后,马上就是另外一片天空了!

落脚并不是天池,而是在完整的岩石之上,并且一直延伸了进去。

冰宫入口就是山壁,进去是在山腹开凿的一个大型洞室。但这天山剑宗,就要大气多了。

岩石过去是一道一线天式的夹缝,再往里面走过去,则是豁然开朗,里面是一个比外面暖和许多,并且还是绿草茵茵的山谷!

这个山谷并不是藏身在那一座雪峰里面,而是雪峰本身有这样一个山谷和夹缝,但被幻阵隐藏了起来,在外界看起来,整个就是浑然一体的一座大雪峰而已。

至于山谷里面的气候温度等,自然就是天山剑宗为弟子们宜居的做的人为调整了。

奕扬两人都有留意着沈浪的表情,见他无论是走向幻阵,还是看到这个完全不一样的山谷,都没有丝毫的惊讶,也是暗暗称奇,相信他应该是有过关于剑宗的故老相传。

那个年轻弟子是守护着门户的,只是送他们到山谷口,就又退回了,是奕扬陪着沈浪继续往里面走。

天山剑宗的底蕴要比冰宫强得多,不仅仅体现在环境的大气,更在内部的布局。

这山谷可不是粗糙的洞室,也不是简单的石头建筑,而是有着很多漂亮的亭台楼阁,各种建筑都非常的精致。甚至不比王公贵族的府邸,或者是皇家园林差。

自然的,这也不是一个人修葺的,而是一代代的人逐步完善起来的,但能在这天山深处,有这么一个好地方,可见用心,可见能力。

奕扬领着沈浪进入了一栋书写着“剑阁”的建筑里面,并来到了上面的第三层。

进入了这里之后,沈浪也是保持着低调,以免被人误会了。

三楼的一个居室里面,已经有人等着,奕扬用轻柔的声音介绍了起来。

“长老,就是这样小友。”又对沈浪说道:“沈浪小友,这是本宗高离长老,高寒秋祖师的后人。”

里面的老者,本来是闭着眼睛的,等他说完话了,才睁开了眼睛。

奕扬不敢多说,转身便告辞出去。

沈浪也就是一个拱手礼,没有鞠躬之类的。“在下沈浪,见过高长老。”

高离也在紧盯着他打量,然后手一翻,把那信物托在了手里面,直接问道:“这信物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

“这是师门……”

“撒谎!”

沈浪还没有把套话说出,高离已经喝斥了一声:“这并非剑宗的信物,而是寒秋公个人的信物,也就一个纪念,根本就没有对外派送过!”

沈浪耸耸肩:“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?我一开始就说了,是和高寒秋有旧。”

“你到底是从何处得来的?持此信物到剑宗来,有何图谋?”高离对沈浪的态度有点不满意,再说话的时候,已经带着强大的威压而来。

感觉到这莫名的压力,让沈浪很明白,这个高离身为天山剑宗的长老,实力肯定非常的强,估计至少也是存真境了。

“有一句我估计他们是不敢汇报给你听吧?我还说了,不仅仅是和高寒秋有旧,而是高寒秋的秋水剑,还是我师门前辈所赠!”

面对威压,沈浪保持着不亢不卑,甚至干脆顺势的在他面前坐了下来。

“放肆!”

高离说这话的时候,也没有动什么,但凭空有一股力量,直接把沈浪推到了门外。

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沈浪,刚刚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,也知道对方这一下,还只是下马威,并没有真正的攻击。

不过他还是保持着淡定:“不用着急,我只是为了证明我是故人而不是敌人,所以说得详细一点。并不是要抹黑您的祖上,也不是持着信物来索要秋水剑。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来我剑宗有何目的?”

高离再说话的时候,把信物放在了面前茶几上。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,凭空又把沈浪拉回到了茶几前坐着。

“高长老息怒,我想我知道这小子是什么人,也知道他的来意!”

一个声音从楼下传来,第一声的时候,是在楼下,等说到后面的时候,人已经到了居室外面。

他是先对着高离微微一礼之后,然后再走了进来。

“奕扬这小子不成气候,一点小事处理不好,既来烦我,还把宗主你也扰了。”高离语气稍微的缓和了一点,但依然保持着淡漠。

从他这一句话,沈浪马上得到了很多的信息。

一个就是这刚刚进来的人,是天山剑宗的宗主!再一个就是高离要么是辈分高,要么是实力高,宗主要敬着他,他也是理所当然的受着!

“呵呵,奕扬也是谨慎……这就是寒秋公的信物么?奕扬没有见过,能觉察报汇报到您这里,已经是难得了。”

虽然是带着好奇,但在没有得到高离的同意之下,他也只是盯着茶几上的信物看了几下,并没有拿起来。

“你知道他是什么人?”高离刚刚也就吐槽了一句,并没有真的怪奕扬,毕竟能看到祖上的信物,他也是有点激动。

以他的境界,以他的年纪辈分,已经没有多少事情能让他激动的了……

“你应该明白我知道什么吧?”天山剑宗的宗主微笑的看着沈浪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