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章 前任宫主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75章 前任宫主

沈浪不由得吃了一惊!

他刚刚神识查探,所有人都是在修炼,而且他也很小心,没有惊动任何人,也没有给柯灵呼救的机会。没想到竟然有人过来了!

回望了一下,见到一个中年女子进入了洞室里面。

这比那邀月看起来年纪还要大一点,目测大概有五十左右,估计真实年龄来说,不是中年女子,而是一个老太太了。

她的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,但也看得出,年轻的时候,也是颇有风华。

“你是……?”沈浪开口问了一句。

他现在站着不动,在这个中老年女子身上,他一点危险和压力都感觉不到,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。

但越是这样,越让他压力巨大,不敢丝毫的轻举妄动。

因为这代表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,对方的实力胜过他许多,才无法窥破。

“你潜入我们冰宫,还问我是谁?”中老年女子莞尔笑道。

沈浪暗暗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压力减轻了一点,然后抱拳一礼:“相信您应该能猜到,我叫沈浪,冰宫弟子落雨荻的朋友,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?”

对方实力在这里,让他也不敢造次。以这人的实力,且不说现在在门口堵住了,就算是让他运用圣甲逃跑,估计都跑不了。

“嗯,不错,我确实知道你是沈浪。小荻应该跟你说过,冰宫不方便男子造访,你何故闯入?”

说话的时候,她看了一眼地上的柯灵,也没有直接的质问。

沈浪有点无奈,只能实话实说:“虽是落雨荻救了我,但也托庇于冰宫。念及于此,让我心怀感恩,故托落雨荻呈上一些在死亡森林得到的灵兽骨皮……”

“倒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。”中老年女子颔首:“你现在莫不是想要拿回去么?”

“那当然不至于,今天是她和邀月一起来找到了我,说宫主要见我一面,带我到这边过去西北方向的一个山崖。宫主的意思……”

“再问你索要更多?”中老年女子微微的蹙眉。

沈浪苦笑摇头:“真要那样,我还能接受。宫主发现有黄金巨獒的骨头,分析出我服下过黄金巨獒的内丹,并且猜想我服用过首阳参。说这些都是至阳之物,能中和冰宫的一些丹药。因为那些我已经没法拿出来了,所以她准备把我豢养起来,细水长流的放我的血去炼药。”

“竟有这等事?”中老年女子蹙眉更甚。

“我刚刚勉强逃脱,但要从这数千里天山逃出去,自知做不到。想着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所以抓了柯灵,逼她带着我来到了冰宫里面,而且是藏到了宫主的洞室来。”

沈浪这是实话实说,但把他要取走一些冰宫的丹药隐了下来。他刚刚才进来,并没有偷什么,刚刚的寻找,也可以说是寻找藏身之所。

“堂堂冰宫宫主,竟做出如此之事,老身惭愧!”

中老年女子叹了一口气,然后对沈浪说道:“你放心,有我在这里,定能护你周全。我也代冰宫向你致歉!”

“这个……致歉不用了。”沈浪忙摇头。

中老年女子微微一笑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这个资格?实话跟你说吧!我是冰宫上一代的宫主落河!”

“……!”

沈浪惊讶到了,不是上一代宫主的身份,因为从他的感觉来说,她的实力就要比宫主强很多,就算不是上一代宫主,也是前辈长老之类。

让他惊讶的是名字——落河。

落这个姓以前他们就觉得很稀少罕见,现在落雨荻和落河都是在这天山冰宫,会那么巧吗?

“所以,您是落雨荻的……姑姑?”沈浪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落河莞尔:“我是她的姑奶奶。”

姑奶奶……好吧,从实力和辈分上来说,这倒是差不多的。

“原来是落河前辈。”沈浪和落雨荻是平辈论交的同学,按说叫她一声奶奶也可以了,不过他还是叫不出来,只是叫了一声前辈。

“小荻在闭关。”落河宽慰了沈浪一句,然后也说道:“麻烦你稍等一会儿,轻舟应该很快就回来了,届时我来说清楚,让她向你道歉,并亲自送你回去。”

“轻舟……是宫主?”之前那个宫主并没有自我介绍,沈浪也不知道她叫什么。

“嗯,她叫落轻舟,接任宫主没多久,她还是小荻的堂姐。”

“……!”

沈浪再一次吃惊了,还是因为她们的关系。

宫主叫落轻舟,还是落雨荻的堂姐,刚刚接任宫主没有多久!

这也就是说,她看起来才二十七八,并不是因为上了年纪的驻颜有术,而是本来就这么年轻!

“是不是觉得我光在培养自家人世袭宫主之位?”沈浪的样子,让落河笑了,不介意的自我调侃了世袭。

“其实是因为冰宫后继无人,以至于我不得不一再从娘家引入人才。我落家也是争气,不仅仅轻舟万中无一的优秀,小荻前途更是不可限量。”

“确实如此。”

沈浪暗暗白眼,这话别人说还好,她这么说出来,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。

“在轻舟回来之前,我给你检察一下你的伤势如何?”落河没有继续夸赞她们姐妹,而是把问题转向了沈浪。

沈浪婉拒道:“多谢前辈,不过我没有什么问题,再休养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“不用客气。”

落河说话的时候,人往宫主的座椅过去,然后也没有见她有什么动作,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把沈浪拉扯了过去。

沈浪很想要挣扎一下,虽然她看起来没有什么恶意,又是落雨荻的姑奶奶。但之前那个宫主落轻舟也是一样的态度很好,也是落雨荻的堂姐呢。

不过想想也不是她的对手,现在这里也没有逃走的机会,也便由着过去,只是保持着了高度的戒备。

在落河刚刚坐下的时候,沈浪也被牵引到了她的身边,她直接一只手搭在了沈浪的脉搏。

到她身边的那一刹,沈浪便收起了戒备,既然没有用,反而可能惹她不满。他进来的时候,已经把圣甲收缩贴身,这会儿也是主动的把手伸出了一点。

落河只是搭在了他的脉搏上片刻,马上露出了惊讶之色。

“你是什么师承门派,我竟看不出来!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