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祖传宝玉?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5章 祖传宝玉?

面对王老师的气急攻心,沈浪却是淡淡一笑。

“如果你没做蠢才,不需要对号入座;如果你要做蠢才,那我是如实形容,不算骂人。”

王老师只觉得有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了……

“你、你……”

这次所有老师都向班主任反应了沈浪的成绩,毕竟突飞猛进得异常,但大家都知道沈浪平时很老实,也没有留意到有没有作弊。

要证据是不可能有,要让沈浪承认,现在来看光靠他的威严已经做不到了。

“还有事吗?”沈浪又平静的问了一句。

“你如果不说清楚,我等会儿就打电话给你家长,让你家长来问你!”王老师沉声说出了一句威胁。

告诉家长,对小孩子是杀手锏,对高三的学生当然不是那么管用。但也要看什么人,像沈浪这样老实学生,当然不想让父母蒙羞,也就有威胁效果。

沈浪一听这话,眼神当即锐利起来!

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,母亲一听到电话,肯定是诚惶诚恐的赶紧赶来学校。

“你威胁我?”

“呵呵!”

王老师感觉终于扳回了一点气势,呵呵冷笑以示默认。

“没问题,你打吧!”沈浪冷笑。

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王老师同样冷笑。

通知家长这是再小不过的事了,而在这节骨眼上,没有哪个家长敢不重视!

“我这就去找一下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们,让他们来采访一下教务处主任、校长,看看领导们对于班主任逼进步学生承认作弊是什么态度。”

沈浪说完,直接便转身要走。

县级的报纸和电视台,是没有什么影响力的,没人看啊!

领导也不会看,但作为重要工具,相关工作人员是会看的,会把本地发生的新闻筛选给领导知道的。

没两个月就高考了,如果爆出这样的新闻,不管校领导如何应对,让县里领导关注到了,就是大事,最后要背锅的肯定是他!

“你站住!”王老师赶紧往前一把抓住了沈浪,怕他真的跑走了。

这小子以前被欺负都懦弱的认了,现在竟然感威胁他这个班主任,简直是反了天了!

“你敢威胁老师?”他还是忍不住怒声问道。

沈浪不屑的说:“当你威胁学生的时候,想过你是老师?想过你怎么教学生会怎么学?”

“……”

王老师一下被堵住了。

是啊,他是老师,都用威胁的招数,学生学着威胁又怎么了?只是……只是老师叫家长是天经地义的常见事,哪有学生找记者的?

“其实这算什么威胁。把我逼急了,我高考全部交白卷,你就好看了!”沈浪哼了一声。

王老师心里一跳!

对于高考这个重要时刻,即便答不出来,考生也会蒙一个。交白卷,只能说明是一个抵制的态度,到时候可能直接就是教育局调查下来了!

退一步说,就算教育局不追究他什么,学校也会追究他,零分直接会拉低平均分,更会形成一个坏口碑,以后哪还敢让他做班主任了。

跟这后果,或者说直接的利益比起来,王老师开始觉得忍不下的气,都不算什么了。

得!反而没两个月了,管他搞什么呢,高考时作弊被抓也是活该!

“我承认你的成绩……”勉强说出这服软的话,让王老师好不郁闷啊!

“呵呵!”沈浪冷笑。

“但你记住了,下一次我会交待所有老师重点盯着你!”

听到王老师不忘放狠话,沈浪不由得大摇其头。

“奇了怪了!别的老师都巴不得学生成绩越高越好,就你见不得我成绩提高。我真怀疑你是董文彬的狗腿子!”

“你……”

王老师拳头都攥紧了。

谁见不得你好了!

谁是董文彬的狗腿子了!

你如果像落雨荻一样牛逼,我天天对你和声细语,你行吗?你这飙升的成绩,来历真的正吗?

该威胁的也威胁了,该打击的打击了,沈浪展示了他现在不是软柿子,没有留在办公室,直接扬长而去。

他也没有去食堂,而是离开学校,寻找到了学校附近的那个茶馆。

茶馆是临着江河边上,喝茶的地方是一个延出去河里的亭子,可以边喝茶边欣赏河水江景。毕竟只是喝茶,消费水平比不上华悦的月宫楼,但却是县城最有逼格的地方。

来这里喝茶的,基本上也是有身份的附庸风雅一下。

沈浪当然熟悉这个茶楼和亭子,但都是外面看着,还是第一次进来。

岳公子直接把茶馆包下了,所以他一来,不需要询问,服务员直接把他带着进去,来到亭子上层。

“沈老弟,你来了。”

亭子楼上就只有岳镇南一个人,临江桌子上面,除了泡好的茶之外,也放着许多菜肴和小吃点心。

“昨晚招呼不周,实在抱歉。考虑到你刚刚下课,耽误你吃午饭,我提前准备好了。请!”

解释了一下,岳镇南便邀请沈浪入座。

沈浪也没有客气,坐下来就自己拿筷子吃东西。

看他没有拒绝了,岳镇南就放心了不少,坐在对面慢慢的喝茶,也不急着说什么。

他现在不能着急,首先把关系搞好,并且表达出足够的诚意就好了。

能不客气的吃东西,相比昨天,就是一个修复关系的良好开始。

沈浪吃东西不说话,岳镇南也正好不露痕迹地盯着他仔细观察。在没喝几口茶之后,他的注意力就落在了沈浪的身前!

沈浪胸前挂着一块玉,因为夹菜的关系,在身前晃荡。开始岳镇南还没有在意,以他的家世,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啊。

但因为仔细观察,连这玉也多留意了,便发现这玉似乎不简单,对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!

“沈老弟,你这玉是祖传的吧?”沈浪不叫他南哥什么的,他就主动的叫老弟,拉近关系。

“这个?”沈浪低头看了一下,然后撩拨了一下,一边吃饭一边随口说道:“我们那靠山,以前有人挖蛇洞挖出一个古墓,我捡的。”

这是他昨晚想好的理由,“祖传”的理由太常见了。他家祖上也不是富贵人家,这都是打听得到的。

岳镇南本来还只是有点好奇,想要听听这玉有什么神奇,没想到竟然听到这样一个来历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