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拉拢你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6章 拉拢你

早些年乡下一些人挖蛇洞抓冬眠的蛇卖,常有挖到一些无主古墓。

坟头墓碑都没有的古墓,大部分也没有什么价值,最多一点枯骨。但也有挖掘到大户古墓的,里面则有一些陪葬品。

乡下人对于坟墓中的东西,觉得晦气不吉,即便挖到,也是赶紧变卖,尤其喜欢金银之类明价之物。

岳镇南见这玉似乎颇有一点灵气,应该是从有年头的古墓里面出来的。

他估计这块玉当时也是不起眼,沈浪可能也不大,家里没什么佩戴饰物,就偷偷留下来了。

至于晦气之类,他当然不会有这样的观念。大部分的古董,所谓出土文物,其实就是从古墓里面挖出来的,说文明一点,叫“考古发现”。

越是古老的坟墓,里面的古董文物越值钱!

相信了这个来历之后,再看那块玉,就越看越觉得不一样,岳镇南已经脑补了许多古朴神秘的色彩了。

“这是……你小时候捡的吧?”

沈浪听到他这么问的时候,警惕的看着他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“哈哈,随便问问。”

虽然沈浪什么也没有说,但这警惕的态度,却是让岳镇南心思活泛了起来。

这个沈浪的天生神力,但他的同学却都不知道,为什么隐藏得那么深?

莫非是有其他的因素?比如并非天生?

他的家世再普通不过,不会有什么问题,那他的变化,会不会是因为这块玉的缘故呢?

如果因为佩戴这块玉,让沈浪一个普通人,变得现在这样的实力,那真正价值就在这块玉上面了!

他收起自己的眼热,尽量以平淡无波的语气说道:“能让我看看吗?我帮你掌掌眼。”

“掌什么眼?”沈浪一副不解的样子。

“就是帮你鉴定一下,看看是什么材质、什么成色,再说白一点,就是看看值不值钱!”

沈浪似乎有点半信半疑的,迟缓了一下,才摘下来递了过去。

“小心别给摔碎了!”

“放心吧,摔碎我赔你一块。”

岳镇南兴奋的接了过来,入手之后,他当即有一股舒服的感觉,虽然只是丝丝缕缕,但确实真实存在的!

他一边仔细的查看,一边慢慢的感应着,清楚确定这舒服是真的,并不是心理作用。

他心里波澜起伏!

这一趟来得真特么值!

除了发觉到一个天才,还发现了一个宝贝!

“看不出来?”

岳镇南发现沈浪停下了吃东西,正盯着他看,忙干笑了一下:“你这东西还真的不好确定,我家里有人是这方面的专家,能不能让……”

“不能!”沈浪伸出了手掌。

他对这玉如此重视,显然不是一般之物啊。

岳镇南看在眼里,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:“我虽然水平有限,但连我都看不出来历的东西,肯定是能值点钱的……”

他也是大方的把玉递还给了沈浪,以免被沈浪怀疑他的企图。

沈浪挂在脖子上,又把玉塞入到了衣服里面,贴身佩戴,然后继续吃饭。

从手里离开,被衣服遮挡,岳镇南明显感觉不到那股舒服的气息了,这让他更加确定这块玉不简单!

“你需要钱吗?要不把它转给我吧,我给你……两千!”

沈浪看了他一眼,“信不信我把你扔下面江河里去?”

他是真的想要把岳镇南扔了!

就算他现在要钱,你这两千块,也太欺负人了吧?

岳镇南一阵尴尬……对于金钱,他其实并不悭吝,反而是很大方的。他是怕沈浪发现玉的价值不菲不肯卖,两千能有明显的帮助,但又不至于往宝贝上面联想。

不过刚刚这话,说明沈浪就算不懂具体价格,也值得这玉非常值钱!

“哈哈,你理解错了,唔!是我表达错了。我们平时玩牌习惯了,最小的筹码就是一百,我说的两千,不是两千块,是两千个一百,也就是二十万!”

岳镇南也是有气魄,加价不是一万两万,直接跳了一百倍!

二十万买一块玉,能买很不错的了,但如果是古董,又有特殊的加成,当然远远不止这个价钱。

只是岳镇南也无法确定具体的来历和效果,也怕打眼了,这是他能承受得起的价位。

“两百万……”

“什么?就这东西你要两百万?太黑了吧!”岳镇南不由得叫了起来。

他涨价到二十万,已经很离谱了好吧?沈浪这厮不领情,居然直接跳到两百万!

“错!”沈浪淡淡的说:“我是说两百万都不卖,别说二十万!”

“啊?为什么呀!你难道不想要钱吗?”岳镇南有点抓狂。“二十万能改变你家的生活状况了。”

这小子并不是老奸巨猾的人啊,怎么讨价还价那么老道?

“不为什么!”

沈浪简单的回绝,没有再多说。

岳镇南心里一动:“是不是……这玉有什么特别的功效?你说说看,都有什么神奇的地方。我看不出来,你可以介绍一下嘛!价钱好说……”

沈浪摇摇头,依然没有再说话,继续闷头吃东西。

越是什么都不说,越让岳镇南心痒难熬!

他的好奇心已经勾起来了,觉得这东西肯定还有他不知道的神奇,沈浪缺钱都不愿意卖,而且居然喊出两百万都不卖,足以说明价值巨大!

“要不……”迟疑了一会儿,岳镇南以商量的口气问道:“你跟我去平西一趟,让我家眼力更好的人看看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去?”沈浪没好气的说。

“我这是好心要帮你啊,昨天刘志隆就说,我爱才,我……”

见沈浪软硬不吃,岳镇南知道这些理由说出来也不会相信,只能无奈的苦笑:“我想要拉拢你!”

“拉拢我?”沈浪盯着他看。

“不错!本来是想要在你身上投资,把你成为我家的人。不过现在我也看出来,你是不会接受的。所以我只是想要帮助你,以此来跟你搞好关系,说难听点就叫拉拢。”

岳镇南说得很坦然,见沈浪没有说话,便继续说:“比如你家条件不行,钱是你现阶段需要的东西。但我要平白资助你,你肯定不会接受。交易交换才能让你跟我公平对话,当然,如果这玉没有价值,我也不会白给钱的。”

“你倒是老实。”沈浪点了点头。

岳镇南欲哭无泪,第一次被一个比他小的人,用这样老气横秋的话评价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