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换人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57章 换人

当沈浪说要曝料的时候,大家以为他是要说现在报复楚家的进度,没想到什么说的是之前他们去死亡森林的料。

死亡森林还是有一定规格的,群里面也必须是大家族大门派的才知道,有一些小门派的只是听过传说。

现在沈浪说得有板有眼,而且都是亲身经历,一下让大家都兴奋了起来,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道道。

其中不少人开始@玄灵宗和柳家的人,让他们出来验证。

玄灵宗和柳家的人也不好装死,但这话他们也不敢乱说,只能是询问的语气。

“海天镇的几个,真的是第二天就死了?”

“如果是千年首阳参……你既然没有追上,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沈浪的曝料真真假假,就是要加上一些猛料才能让他们相信,才能把水搅得更浑,让楚家的敌人更多。

“我是让楚云飞逃了!赶到的时候,海天镇一个叫海睿的,还没有死。”

“他只是说被楚云飞阴了,我个人估计,他们先是一起合作,把踏马派的那个抹了记忆抛开。后来楚云飞又分化了他们,四家分不如三家分,三家分不如两家分……”

“然后那什么司徒阳、苗勇,就一步步被害了。最后剩下那个海睿,估计也是想着得到东西之后干掉楚云飞,独吞千年首阳参,没想到还是楚云飞先得手。”

沈浪这么一说,玄灵宗和柳家的都不说话了,他们基本上相信了。

千年首阳参的价值够大,足以让大家互相阴!

楚云飞一个人干不过三个,但确实会让三个的一方放松警惕。

楚云飞无法逐一杀了他们三个,但分化让他们互相逐一的杀了,却是很有可能的!

他们不好说什么,其他人则激烈的讨论了起来,也基本上相信了沈浪的说法。

现在确认帐号是沈浪在用,也就不算当着楚家的面,反而都能放开了说。

过了一会儿,玄灵宗的那个说了一句:“问了一下踏马派马岩松马兄,他确认当初是像断片一样少了一些记忆……当初我们都没有和他一起,事后他也不便向我们打听。”

这话出来,就让沈浪的曝料得到了作证。

玄灵宗和柳家两人没有辩驳,也等于侧面证明了相信了沈浪的曝料。

一时间,大家的讨论,落在了楚云飞的人品之上。

这首先坑了盟友谢家!

既把谢家盟友推去送死拖延时间让自己逃跑,还窃取了谢家几十年等着收成的灵药机密!

其次是把海天镇三家的子弟分化坑害了,虽然他们自己也有贪念,但毕竟是楚云飞弄死的!

最后是估计楚云飞已经把谢家守着的那株千年首阳参已经得手了!

算起来踏马派马岩松倒是非常的幸运,抹去了一点记忆,却是捡回了一条命。

“楚家应该追杀过来了,等我有空再上线曝料。”

沈浪一大通的曝料,已经迅速的拉近了和大家的关系。

人就是这样容易被引导,通过刚刚的一番话,大家得出“楚云飞阴险卑鄙”,进而觉得“楚家也都不是什么好人”,再进而会觉得“沈浪被差点害死父母双亡,报仇完全应该啊”。

这里也没有楚家人在了,开始有一些人说“哥们挺住,等着你再来曝料”之类的话。

当然,无论是议论楚云飞,还是现在支持沈浪,用词都比较含蓄,不敢明面上直接得罪楚家的用词,以免被小人截图出去,就惹麻烦了。

沈浪马上退出了登录,一方面是必须要保持着神秘性和紧迫感,另外一方面也确实需要集中精神戒备。

他会花这么一番时间去曝料,一方面是要转移一下注意力,别去想焉凉能听到水声的洗澡。另外一方面,也需要从舆论上面打击楚家!

他现在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挑战全天下,就必须要分化敌人!

在面对他的时候,楚家本来就和谢家一起的,或许也会把海天镇三个人的死算到他的头上,到时候他就要面对多方势力。

而现在把海天镇和谢家先分化了,就算他们不会和楚家干起来,起码不会被楚家利用了。

把帐号退出之后,沈浪再仔细的查探了一下周围,当然还是避开了浴室。

一切都还是在正常状态之内,并没有出现异常的人和事。

这时候浴室的水声已经停止了,很快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沈浪回头看了一下,见到的是焉凉围着浴巾就出来了,并没有穿上拿进去的衣服。

这让他有点诧异,这算是怎么?要引诱他犯错吗?

不过很快他就觉察出来了,现在出来的并不是焉凉,而是郑雨梦。

“不习惯这个档次的设施吧?”沈浪开口问了一句。

郑雨梦略微惊讶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走了过来:“你知道是我呀。”

“看得出来。”沈浪点点头。

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郑雨梦好奇的问。

沈浪耸耸肩,没有详细的多说。

“怎么换你了?”

郑雨梦嘻嘻一笑:“换我出来放放风啊。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沈浪简单的把她沉睡之后到现在发生的情况,这让郑雨梦咋舌不已。

“你们两个已经干掉了几十个楚家人!还在一群枪手面前击杀了多个高手!实在太刺激了……”

沈浪不知道焉凉换成郑雨梦是什么意思,本来这一次的情况,就是让郑雨梦了解之后,她主动退居幕后,让焉凉主宰的。

“我知道,我的实力……应该说我的经验和水平远远不够,不能像焉凉姐姐一样发挥出强大的作用,帮不了你的忙,所以不会主动请战的啦。”

郑雨梦先说了一下,表示不会让沈浪为难,然后又问了一句:“她为什么要让我出来呢?”

“我也奇怪。没受伤吧?”

沈浪也就这么一问,如果焉凉受伤了,肯定会直接说明状况,以免耽误事了。

“我猜……”郑雨梦环视了一下客房,在只有一盏台灯之下,只披着浴巾的她,明显让气氛变得更旖旎了。

“你们只开了一个房间,又让她洗澡,我猜她以为你想要什么什么,她不好意思,所以就让我来面对。或者……她觉得身体原本是我的,应该让我决定要不要被你……上吧?”

“……”沈浪一阵无语。“应该不会是这样。”

“那……”看他有点尴尬,本来羞赧的郑雨梦轻笑了起来,“可能她觉得有危险,万一就这样死了,我和我的身体都亏了,所以想要让我先便宜你一下。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