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掳了田鲁宁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38章 掳了田鲁宁

田鲁宁因为是副市长的关系,要比谢家、楚家等容易寻找。

沈浪直接守株待兔的等着,当看到田鲁宁的车开出来之后,便随行跟着。

在行走到一段没什么车的路时,一块砖头从天而降,砸在了车盖上,把司机吓了一跳,赶紧停车下来查看。

司机刚刚出来,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,就已经晕倒了下去。

沈浪直接上车,代替了司机的位置。

“怎么搞的?”田鲁宁刚刚沉声问了一句,就发现一个陌生人进来了。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安静。”

沈浪手向后一挥,田鲁宁当即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,让他浑身无法动弹,连说话、连呼吸都不能做到,让他惊骇不已。

他到底不是普通人,知道修真者的存在,马上意识到是什么人在车上,当即配合的不动弹。

沈浪开始开车。

他其实并没有开过车,只是以前岳镇南开车接他的时候,了解过一点。原本也是准备高考结束后暑假把车学会了,反正有钱买车了。

后来发生的事情,让这本来正常的计划,变得现在这样了。

不过靠着简单的了解,他也敢开车,因为他的感知能力远胜于一般人,稍有不对,马上就能及时的修正过来。

连飞行器他都能试着开,何况只是汽车!

开始歪歪扭扭的走走停停,让后面的田鲁宁很是害怕,但又不敢开口。结果只是过了一会儿,就已经正常的行驶了。

沈浪直接把车开到了郊外,开向没有人的荒郊野岭。

平XS区并不大,这用不了多久的时间,田鲁宁开始害怕了起来。偷偷的摸向了手机,准备打电话求救。

结果是刚刚把手机拿出来,还没有拨号,发现手机自己跳了起来,跑到前面去了!

然后本来已经松开了的压力,有一次压迫住了他,一直等到快要窒息的时候,才松开来。

咳嗽和喘气之下,田鲁宁再不敢乱动了。

“你是谁……您、您是修真人士吧?我和平西所有修真者,都是认识的,请问您……”

看沈浪并没有理会他,他只能又加了一句。

“其实有一点您可能不知道,我虽然是一个普通人。但我的妻子,是来自于一个修真家族的,不知道你听说过楚家没有?楚陌风大师,那就是我的老岳父!”

说出这话的时候,田鲁宁是在等着沈浪惊讶。

他也是想清楚了,敢绑架他的人,肯定有来头,应该不是平西这边的修真者,这就有必要把楚家的身份抬出来了。

“知道。”

“知道?”田鲁宁暗暗皱眉,既然知道他和楚家的关系,并且他已经说清楚了楚陌风是他的岳父,对方居然没什么反应!

“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从公家的层面来说,你是在绑架政府官员,这是非常严重的罪名;从私人的层面来说,你这是不把楚家放在眼里,这是严重的挑衅行为!”

他拿出了平时的官腔气势,直接双重的恐吓了起来。

“那又如何?”沈浪反问了一句。

“你、你……”

田鲁宁开始急了,官方身份对方毫不在乎,楚家的女婿的身份,对方也毫不在乎,他就没有底牌了。

他一路上也在猜想到底得罪了什么修真者,但能想到的是岳家的人!

据说岳家的岳镇南也已经成为了修真者,但去年的清理过程,并没有发现岳镇南的踪迹。岳刚还有一个儿子岳镇东,早几年就算送到国外拓展业务去了,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。

他猜想是不是岳镇南或者岳镇东回来找他报仇了,所以脑子里回想的都是他们兄弟两个的样貌,跟后面能瞥见到的沈浪对比。

这就对应不上了,加上沈浪一年半没有剪头发,他们也就见过两次,看起来已经有很大不同。

哪里知道这是他印象中已经死了一年半的沈浪啊。

把车开到了一处荒山前,沈浪让田鲁宁下车,把他手机也拿上了。

“你、你……”想了很久,加上下来之后看到正面,田鲁宁开始有了一点熟悉的感觉。

但他想到的还不是沈浪回来了,而是沈浪会不会有什么兄弟之类的。

沈浪就这样看着他,然后伸出了手掌,运用起“大须弥龙象神功”,直接一掌拍在了车顶之上。

当即车顶扁了下去,玻璃也被压得碎裂!

然后他再一抬脚,直接把轿车踢得翻滚到了山沟里面!

田鲁宁当即脚软了起来,差一点摔倒。

沈浪没有把他打晕,让他一路上累积压力,刚刚则是达到巅峰。

因为他是普通人,跟他说到了什么境界,或者有多么高深的法术,其实效果并没有那么好,普通人就要用生活常见物品来对比。

把车顶拍扁把车踢飞出去,这对田鲁宁的冲击更大。

“你是……沈浪?你没有死?”

问出这话的时候,田鲁宁的声音有点哑。

沈浪没有回答他,直接一把抓住了他,然后快速的往山里面飞掠,一直到了山顶,才把他放了下来。

“你的司机被人发现送到亿元之后,要到晚上才会醒来。我上车之前把他钱包手机也拿了,证件在这里。”

田鲁宁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一点,他本来还想着尽量多拖延一点时间,只要司机醒来,就会打电话报警,然后可以根据车子定位,估计这会儿应该已经带着警察找过来了。

没想到沈浪全想到了,并已经计算好了。司机身上没有联络方式和证件,无法联络到相关人员,而又只是晕倒,看起来随时会苏醒,这样就不会报警,时间就拖过去了。

沈浪随手把司机的手机捏碎了,然后拿着他的手机。

“自己说吧!要不然的话,用你手机发信息,把你老婆孩子骗出来,应该问题不大吧?”

田鲁宁勉强问了一句:“说什么?我不明白,我们当初虽然有恩怨,但早已经过去那么久了。”

“田静文应该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吧?不过再出手的话,我就不会留情了,不知道他的脑袋有多硬!”

沈浪的话,让田鲁宁想起了刚刚的车,如果一掌是拍在儿子头上……去年第二次见面的时候,他也是亲眼看到沈浪直接把楚云天拍晕过去的,楚云天可是修真者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