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逼问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39章 逼问

田鲁宁一路上来到这个位子的人,心理素质还是过硬的。如果只是威胁他,就算把他从山顶推下去,他也还是能忍得住的。

可是现在拿出来的,是他老婆孩子。

老婆先不说了,儿子可是已经能继承香火了的,这会儿要是被杀了,就算他还能再生一个,抚养长大也七老八十了。

“你应该很清楚,你当初为岳家撑腰,把其他各派都压下去了。等到后来你死了的消息传来,其他各派就反弹了。我们是压也压不住!”

“你父母的火灾情况,警方调查是意外火灾,是不是他们做了手脚,我也无法保证。不过岳家是被他们打压侵占,则是可以肯定的。”

“但他们也不是傻子,用的都是合法的手段来规避风险。至于非法的手段,也不会留下痕迹让警方调查到,所以即便我们能猜到,也没有办法。”

田鲁宁看起来是屈服了,一五一十的交待起来。

但毫无疑问,他说的都是假话!

或者说是真真假假的掺和起来。

对于他父母的事,还有岳家的情况,沈浪当然更相信岳镇南汇报的,楚家是最大的黑手!

不过他自己还有一个看法,就是谢家极有可能也是参与了的。

现在田鲁宁是把这一切推给叶家、大玄门、灵鹤拳这些本地的修真门派,这样他最多就是一个不作为的官员,跟他、跟楚家是扯不上什么。

沈浪一抬脚,踢了一块大石头滚过来。

“坐!”

田鲁宁有点受宠若惊,但还是怀疑的,沈浪就这么相信他的话了?

他刚刚小心的坐了下来,就发现沈浪手里举了一块大石头到了他的面前。

“那天晚上,我是怎么把楚河干掉的,你没有在场,可惜了,我今天给你演示一遍。”

沈浪说话间,直接把石头砸在了他的其中一个膝盖上!

“啊——”

田鲁宁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!

哪里是相信了他的话啊,哪里是好心让他坐啊,这是要折磨他啊!

“我当时是先砸了他的一个膝盖,唔……好像是这个脚,太久了,我也不记得了。第二下是砸的脚呢,还是另外一个膝盖呢,我想想……”

当时楚河能忍住不惨叫,那是因为楚河是归元境巅峰的强者,而田鲁宁只是一个普通人,光这一下,就让他几乎要痛得休克过去了。

本来他这个时候,都听不进什么话的,但沈浪自言自语的话,却是清晰的完全传入到他的耳朵里面,让他顿时惊骇了起来!

现在这一下,不用说,一条腿已经废了。但残废也还是有区别的,膝盖砸废了,跟脚踝、脚背再砸废了又不一样。

一条腿废了,和两条腿废了又不一样……

“不要、不要,我说!我说——”

田鲁宁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双腿都被砸得粉碎的后果,而且他也听说了,楚河在死前就已经失血过多了。楚河深切如此,何况是他?

现在已经不是保住腿的问题了,而是想要活命的话,就必须要尽快的解决问题,然后可以赶紧去医院。

“是楚家!真的是楚家指使的……但我可以用我儿子田静文来发誓,你父母的事,我真的是事后才知道,是不是他们安排人动手的,我也不清楚!”

“千真万确,我没有说谎。楚家指使我打压岳家,让我鼓励扶持其他门派动手的。岳百川他们是被楚家高手干掉的,我真的知道的就这么多了。”

“求求你,我并不是核心重要的人。我不过是一个外戚女婿,而且还是普通人,楚家的小辈都看不起我,我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啊。”

田鲁宁在惊惧之下,一股脑把他知道的情况都说了出来。

之所以会这么快,除了被沈浪砸了一条腿的痛的之外,也是因为两个人身份的不一样。

沈浪是修真者,他是普通人,所以他潜意识觉得向修真者屈服,并不算丢人,即便楚家质问,也是可以回应的。

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我还能怎么办?

“你说的这些,我都知道,对我没有价值。”沈浪托着石头,在他的脚上方瞄准了一下。

田鲁宁气得差点大骂了起来,你知道还问我个屁啊!这不是耍我吗?

但他不敢骂出来了,只能哭丧着脸问:“那你想要知道什么?我知道的都说了!”

“我想要知道的是楚家的信息,各方面的信息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田鲁宁不由得迟疑了起来。

刚才被逼问,他可以吐露出来,就因为那都是能猜到的,他可以说是受不了,也可以狡辩说是沈浪自己猜到的。

可现在这是直接问楚家的信息,就是猜不到,平西这边也打听不到的。就是真正的有意出卖了!

他才迟疑了不过几秒,沈浪手里的石头便砸了下去!

从脚踝到脚背脚掌,完全被砸得变形了!

田鲁宁翻了一下白眼,直接昏迷了过去。

他是普通人,承受不了如此的疼痛,人体的保护机制,让他昏迷休克来避免崩溃。

沈浪伸手在他脑门戳了一下,一丝元气注入,把他重新“激活”了起来。

一醒来就感受到了难以承受的剧痛,让田鲁宁差点又昏迷过去,可沈浪那一丝的元气,却是帮助他支撑住了,让他无法通过昏迷来避免感知疼痛。

“你、你……”田鲁宁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“你有三秒钟的时间。”

“我……你有本事找楚家去啊!作为修真者,你欺负我一个普通人,算什么本事?”痛得快要崩溃疯狂的田鲁宁,忍不住吼叫了一声。

沈浪不客气的再次砸了下去,另外一条腿当即也废了!

“……”

田鲁宁痛得浑身痉挛,说不出话来了。他已经明白了,跟沈浪来硬的,激将法什么的,都是不管用的!

“我说了……你要马上送我去医院!”两条腿被废了,如果再不马上送医院,人也要完蛋了!

“我要先听答案,三——!二——”

田鲁宁不由得暗骂了一声,岂止是不能来硬的,简直是软硬不吃啊。

这会儿他的命被捏着,只能赶紧一五一十把他知道的楚家的情况都说了出来。

“我知道的都说完了……如果有假,让我马上死……快送我去……”

田鲁宁还没有说完,就看到石头砸了过来,这次是他的脑袋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