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8章 赶出去?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78章 赶出去?

沈浪是代管秋林剑宗,但人家这是迎接祖师爷,而且林樾之也在山上和大家一起见面过,都不会把他们当外人。

真要算起来,沈浪才是外人。

所以易不庸也是关了护山大阵,把他们放进来之后,另外安排人通知沈浪的。

沈浪则因为有他和高寒秋加强过的护山大阵,并没有时刻关注着外面状况,至少是有人要硬闯,他才会留意一下。

等到发现护山大阵关闭的那一刹,他马上觉察到了,神识感应过去,已经见到了林樾之三人飞落。

而这时候,易不庸派来跟他汇报的人,还没有到他这里。

紧接着护山大阵又重新开启了,易不庸是把祖师爷迎了回来。

沈浪身形一闪,马上便赶了过去,挡在了刚刚落地的林樾之三人之前。

易不庸正迎接过来,看到沈浪已经到了,他也不意外。

沈浪早不是当年需要他们庇护的那个沈浪了,而是拥有着超强实力的大神,是高寒秋祖师都尊敬的好友。

“沈先生,林祖师他们回来了,我们可以更安心了!”

易不庸是真的很兴奋激动的。

之前林樾之三人离开,他们就有点失落,如果两个祖师都在,岂不是实力更强?

但他们是不敢说什么的,祖师他们这样安排,肯定有他们的道理,说不定是埋伏在暗中也不一定。

今日看到林樾之他们回来,他当然是很高兴,这也算是印证了之前的猜测。

对于他的话,沈浪没有理会,就只是看着前面的林樾之三人,也没有开口说什么。

他这样拦在前面,但又不说话,自然不是来热烈迎接了。

林樾之三个人,也是看着沈浪不说话。

易不庸就尴尬了。

一方面是师门祖师爷,一方面是代管师门的沈浪,都不是他能得罪的。但现在看样子沈浪并不欢迎林祖师回来啊!

他辈分上算中青弟子,但实际上年龄也不小了,有是被栽培的对象,各方面的经验也不少。

暗暗一琢磨,便有了一个猜想。

高祖师不在的时候,林祖师他们才回来;高祖师一回来,林祖师他们就离开了,甚至显得有点像是被赶走了?

难道两位祖师爷其实不和?

要真是这样,沈浪是高祖师的好友,不欢迎林祖师回来,也就说得通了。

这就让他暗暗叫苦,他师父杨抱天,还是徒孙一辈呢,他哪里有资格介入两个开山祖师爷的不和之中?

不过就目前的情况,高祖师爷是不在这里,他作为后辈,还是必须要欢迎林祖师爷的。

毕竟这叫秋林剑宗,这是当年人家创立的师门!

“易不庸恭迎林祖师,和两位师祖。”

别说林樾之,便是李睦,也是他师祖的师兄,现在的莫飞流宗主,也只是年纪差很多的小师弟。

辈分低太多的易不庸,必须得毕恭毕敬的。

看他们三个不说话,沈浪也不能直接驱赶,而是先开口问了一句。

“樾之怎么又回来了?”

沈浪这一开口,大家的神情有点复杂。

李睦二人,是带着不爽不忿,觉得沈浪是没有资格这样跟他师父说话的。

但上次沈浪就威胁过戳开他的脑袋,李睦这会儿不爽也不敢开口说什么。

易不庸则是暗暗吃惊,因为他还是不清楚沈浪的身份,虽然宗主对沈浪也是毕恭毕敬,但那显然是因为高祖师的关系。

按照他正常的理解,也是会觉得沈浪是高寒秋的忘年交而已。

可是沈浪竟然开口称呼林祖师为“樾之”!

哪怕你和高祖师平辈论交,不以前辈称呼,大家年岁上也有巨大差距,也应该是尊称为“林兄”之类。

“樾之”听起来像是沈浪才是前辈似的。

但让易不庸更加不可思议的是,林祖师竟然坦然接受了这称呼。

“这到底是我的门派,回来一趟还是可以吧?你要把我赶出去?”林樾之语气平静。

虽然当日说过了恩断义绝的话,但上次已经回来过一次,也就没有什么难堪的了。

白娓、狗神和德古拉伯爵,在大阵关闭的那一刹,也是感觉到了有大神强者到山上来。

然后感应到沈浪已经出现了,虽然慢了一拍,但这会儿也是已经出来了,就在后面候着,如果沈浪有需要,随时可以应付得过来,在没有开口之前,也不会开口干扰。

易不庸这会儿则已经暗暗冷汗了!

沈浪是高祖师的好友,而这巨兽和九尾狐白娓,都是他的手下。那个德古拉伯爵,最早也是跟他一起来的……

这就意味着现场都是沈浪派系主宰大局啊,如果要排斥林祖师的话,他都没有话语权了。

他已经感觉到了很不对的气氛,一下也不敢开口说什么,人微言轻啊。

“当然不会赶出去,只是高寒秋和莫飞流都在闭关,这里暂时托付我代管。所以,想要问一下,你们前来造访,有什么事吗?”

林樾之刚刚的用词,还算是客气的了,所以沈浪也是客气的对他。

林樾之微微蹙眉,“我回来剑宗,有两件事,一是之前渡劫联盟的攻击,虽然你们不需要我插手,但还是不放心结果;另外是找高寒秋有点私事……”

易不庸听着是有点感动的,果然啊!当日能够挺身而出的林祖师,不是自己放弃离开,而是高祖师他们不让他插手。

虽然高祖师和沈先生他们是能力非凡,但为什么要排斥林祖师呢?

“结果很好,我们自然护住秋林剑宗的。任何想要打主意的人,都会栽跟头的。”

沈浪一语双关的说着,目光还扫视了一下敌意最浓的李睦。

“至于高寒秋那里,你真有急事,可以对我说,我会转达。如果不急的私事,那就等将来有机会再说吧!”

这样的话,配合他并没有邀请入内的姿态,已经很明显表达出了“婉拒”。

林樾之还算是沉得住气,但李睦则是忍不住了。

“沈浪!你算什么……”

东西到了嘴边,被他强行压住了,改口缓了一点。

“不管你和高寒秋什么关系,你终究是外人!我们师徒几个,才是打下这秋林剑宗的功臣!你一个人外人,凭什么赶我们出去?”

“你说呢?”沈浪冷冷的反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