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9章 我狂惯了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79章 我狂惯了

李睦一下哑火了。

当天晚上,就是因为他们干不过高寒秋、沈浪加白娓三个,不得不退走。

会再回来,是因为门中空虚,是因为不忍见门派被欺,但未免就没有不甘心的成分在。

结果高寒秋和沈浪回来之后,又委婉的把他们赶走了。

刚刚他们本是理直气壮的,这是他们的门派,不能被沈浪这个外人给鸠占鹊巢了。

可是理得直、气得壮吗?

沈浪的一句反问,就灭了他的气势。

现在他们的气势,是建立在秋林剑宗上下对他们都是当自己人,当祖师爷看待。要是知道之前灭门行为就是他们干的,哪怕易不庸实力不行,也会直接拼命!

那可是他们的师父、师叔伯、师兄弟们!

相比起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遥远的师祖们,这些教导他们、一起生活的门人,才更加的真实,感情更加的真挚。

当然,无论是林樾之还是李睦,其实根本是不在乎易不庸他们是否真心支持的。

那么多人都干掉了,还会在意一些相隔更远的徒孙吗?

但他们现在要进驻秋林剑宗,就必须要名正言顺,这就需要秋林剑宗的弟子们的支持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一个意念被传送了过来。

沈浪看着林樾之,这是没有说话的林樾之传来的。

看样子,重新得到过秋林剑宗上下拥戴过几天的林樾之,不想遭遇徒子徒孙们的唾弃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沈浪反问了一句,也是传送意念给他。

见沈浪愿意和他秘密沟通,林樾之马上回应了。

“我没有恶意!对付渡劫联盟,高寒秋他们肯定付出了惨重的代价;那不仅仅是二十几个大神,背后还有二十几个门派!”

“他们肯定会马上聚集起来,秋林剑宗对付得了二十几个门派的联手吗?”

“就算还有你们在这里守着,我也不放心。秋林剑宗也是我的心血,我不能坐视不理!”

他一大通的想法传送过来,也不过是一瞬间,并不会像说话一样需要很多的时间。

沈浪却还是不便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眼看铺垫没用,林樾之只好直说:“我们留在山上,和你们一起守护秋林剑宗。你放心!我们不会占夺剑宗,只要等这一风波过去了,我们就会离开的。”

他看着沈浪的眼神,也是显得非常的真诚。

沈浪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就在林樾之以为这是友善信号、以为沈浪要松口的时候,沈浪却直接的拒绝!

“不需要!你们和秋林剑宗已经恩断义绝,用不着你们来翻历史。高寒秋、莫飞流他们就算受伤快要死了,就算秋林剑宗要被覆灭,也不需要你们来守护。”

“有我沈浪在,自会护住秋林剑宗!”

“你不要欺人太甚!这是我创立的门派!大家也还是认我这个祖师爷的!”林樾之一直以来就比李睦要更友好,但现在脾气也上来了。

“呵呵!你是创立了一半,而你毁灭了至少八成!从这来说,秋林剑宗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你还欠高寒秋的!”沈浪冷笑。

“大家认你们,那是因为我们善良和守信,没有违背诺言把你们的丑事挑破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樾之哑口无言了。

从联合创立的角度,粗放来说,他只能拥有一半,而毁掉的,确确实实远大于一半。

沈浪说的也有道理,当日说了恩断一句,也不会揭穿他们的丑事。人家做到了,自己却没有做到。

道理是这样,但这话说出来,在让人听着很不舒服啊!

你们不在的时候,秋林剑宗被人欺上门来,我们挺身而出救援,反而成了不守信?

这是说我们用热脸贴你们的冷屁股吗?

“你不要太狂。”

这一句,是林樾之用嘴说出来的。

大家不知道他们刚刚已经意识交流了一番,就仿佛林樾之沉默了片刻之后说出来的一句话。

这也就接着刚刚沈浪怼李睦了,倒也没有显得莫名其妙。

“你知道的,我是狂惯了。”沈浪笑道。

林樾之神情复杂。

沈浪耀眼于世的时候,他还只能仰望,从那时候来说,确确实实是狂惯了。

他现在自觉不会逊于沈浪前世造诣,可沈浪转世重修,竟也达到了不逊于他的水平!

他不得不埋怨上天不公,这明显是偏爱沈浪。

看一看沈浪的身后,白娓、狗神和德古拉伯爵,隐约每一个实力都不逊于他,让林樾之也强硬不起来。

他只能给了沈浪一个“走着瞧”的眼神。

“走!”

他带着李睦二人,不等护山大阵的关闭,直接越过了护山大阵闯了出去,然后往远处消失。

易不庸只能尴尬的讪笑。

现在的沈浪,不是当年他刚见的沈浪了,他们这个层次的交流,根本不是他能插嘴的。

就算心里有点芥蒂,也不敢开口质问沈浪。

沈浪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三个都各自回去,然后看着在旁边的易不庸。

“易大总管,你只要记住一点。我是不会错的,如果你觉得我错了,那一定是你错了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易不庸很无语,但也只能点头答应。

沈浪看了他一眼,忽然想起来。易不庸对林樾之他们的感情不一样,不仅仅是因为他辈分低、不了解情况。

更因为他和他师父,本就是林樾之徒弟传下来的!

或许李睦就是他师父杨抱天的嫡师祖,在高、林两支里面,是算林那一支的。

所以林樾之、李睦他们回来出现,会让他心理上更亲近。

莫飞流也是当老师兄、林师伯回来了。

本来这一段往事,高寒秋觉得家丑不可外扬,也不想门中分裂。

但现在看来,这事不让他们知道,反而容易搞成分裂。

就算没有必要搞得尽人皆知,至少应该让莫飞流知道,让栽培的接班人易不庸知道。

“您……您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这一眼看的易不庸心头发颤。

前日沈浪可是一个人能一招击飞七个大神啊,可是徒手能囚禁十三个大神啊,万一动怒了,他可远不是对手。

“不庸啊,我是过客,高寒秋、莫飞流也年纪大了,秋林剑宗以后还是要你掌管。这件事,我也就不瞒你了。”

沈浪直接把当晚的一段记忆灌注给了易不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