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5章 明争与暗斗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55章 明争与暗斗

周振堂这话,也算是滴水不漏。

这显得前次他的离开,是“给林祖师面子”,是出于对林樾之身份的尊重,而不是实力的忌惮,现在也是“替他教训一下”。

那赢了自不必说,输了也可以推说没尽全力。

当然,他并不觉得自己会输。

说完之后,他浑身暴涨的气势,如同滔滔洪流一样,汹涌向白娓卷了过去!

这是人类大神境界的攻击,而且这是有仇的,势必会全力出击,所以白娓也不敢怠慢,当即全力的防御了起来。

她依然牢记着沈浪的叮嘱,要护住他们两个,所以没有准备攻击,一切以稳为主。

而就在这一刻,周振堂果然如沈浪猜测的那样,表面上强攻白娓,实则身体迅速的到了莫飞流的身边!

白娓依然是在防御着他们两个,他们两个自己也在全力防御。

但对于一个大神境界的强者全力一击,依然是难以阻挡的!

因为白娓刚刚的防御,首先必须要保护她自己,要不然她垮了,对方也是赢了。分出一大部分的力量防御周振堂那朝天一击之下,对于他们两个的保护,自然是弱了几分。

而莫飞流他们自己的防御,在周振堂的面前,那是相差悬殊的。

所以周振堂一举冲破了两层的防御,直接到了莫飞流的身边,手掌恰到好处的抓到了莫飞流的咽喉之前!

这是他计划好的方案。

也不算是声东击西,因为刚刚那确实是全力的一击,白娓必须得防守。只不过没有持续性的后招,不管白娓防不防得住、会不会反击。

他这等于是第二击,依然是全力以赴,所以能突破两层防御,直接到了莫飞流的面子,手也抓向了莫飞流的咽喉。

对于他这个境界的人,真要击杀一个强者,当然不需要靠掐住喉咙的窒息来完成,击穿喉咙、扭断脖子都不需要。

但他并不想让莫飞流死得那么快!

他必须要让莫飞流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,知道是因为什么招徕的杀生之祸!

当初你不是很牛吗?你站出来保护沈浪,谁都不敢异议。

现在谁站出来保护你?

更重要的是……他要从莫飞流这里打听到沈浪的信息!

那才是第一号的仇敌!

所以他从袭击就准备好了,不会击杀了莫飞流,而是要死亡威胁。

当他出手到莫飞流这里的时候,其实已经完全禁锢了莫飞流,他的场域之力,已经破开了莫飞流的所有防御,使其完全没有反抗和逃离的机会。

抓向莫飞流的喉咙,不过是表面上呈现出来的姿态而已。

只是禁锢住一个人,当然没有抓着脖子拎起来那么直接。

而且对于一个寻仇者,这样才能更加的过瘾,也能更好的镇住白娓!

这一刹,周振堂觉得已经十拿九稳了,就算林樾之这会儿赶过来了,他也能从容的抓住这么一个人质。

除非林樾之和这女子不在乎莫飞流的命,要不然便会投鼠忌器。

但就在这十拿九稳的一刹,出现了一丝他没有预想到的问题。

这不是他自己出现了纰漏,而是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了状况。

竟有一道强悍的精神力,在这一刹,如雷电一般的直接劈入到了他的脑海!

刹那之间,周振堂感觉到浑身有一种麻痹的感觉,连意识都仿佛一片空白了!

虽然只是一刹那,但对于顶级高手过招来说,一刹那也可以有许多的变化。

最直接的变化,是白娓在化解着他袭击的同时,分心过来,直接把许皋月和莫飞流都“夺”了过去!

许皋月没有成为袭击的重点,所以这会儿还是能够配合闪避的。

莫飞流刚刚是被周振堂完全禁锢了的,周围空间也是封锁了的,在失去了先机之下,即便同样实力的白娓,也难以夺过来。

但刚刚周振堂遭遇到的袭击,就仿佛断电了一下,直接让白娓把人给夺了过去。

刚刚出手的是高寒秋!

高寒秋的实力,是要比他更强,刚刚又是以逸待劳的偷袭,真要把周振堂击溃击杀,其实都是有机会做到的。

在刹那之间,他还是选择了放一马,只要让周振堂知难而退就好了。

他的顾虑也是很简单的,因为现在是当众的状态,还有很多人看着,总不能把大家都灭口了。而且就算灭口了,也都知道周振堂死在这里。

能把周振堂逼退,以明面上来说,他们三个也是可以做到的,最多会让他们猜想林樾之可能悄悄回来,埋伏在暗处。

但如果直接把周振堂击杀了,严重程度就不一样了,渡劫联盟不管来的是多少个人,都会格外的小心。

本来人数上,己方应该就是弱的一方,现在就是利用对方的轻敌,达到一个以少胜多的奇袭效果。

要是让对方准备更加的充分、全力以赴的过来,那明天会影响到整个门派上下,也会连累沈浪他们。

高寒秋只是如此出手了一下,帮着缓解了一下莫飞流的压力,然后便作罢,保持着掠阵的姿态,没有再出手。

周振堂是困在一个地方,哪怕过去两百年,经验自然也是远远不足的,但他毕竟实力已经达到了大神的境界。

所以刚刚那一刹,他无法弄清楚具体的攻击来源,但却能够确认这是另外有人在暗处攻击了他!

他可以确定这不是白娓,因为白娓要全力防御他刚才的进攻,还趁着这一刹把他们两个救走了。

真要她还能做到这一点,那就应该是明显的强于他了!

但如果是另外有人在暗中埋伏的话,靠着找机会的偷袭,就不一定要比他强,跟他差不多,甚至略逊于他,都可能做到。

秋林剑宗的宗主莫飞流都在这里了,还有哪个和他一个级别的?

答案呼之欲出——肯定是林樾之假装离开,实则躲在暗处!

这让周振堂暗暗冷笑,你们要佯装吗?那老子就将计就计!

他趁着白娓把莫飞流和许皋月夺过去的时候,并没有再追踪,而是仙风道骨般的一甩衣袂。

“这位姑娘!我不知道你的来历,但你肯定不是秋林剑宗的人,我奉劝你三思,别给自己师门找麻烦!”

周振堂这一次是看着白娓说话,然后不等她回应,又朗声道。

“我今日来只是传讯,你们好自为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