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6章 白娓主战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56章 白娓主战

周振堂刚刚是吃了一个暗亏,但这情况,便是他自己,也不过是一刹那的感觉,别的人自然是不清楚的。

对方藏在暗中偷袭他,在他看来,就是想要隐藏实力,那他就将计就计,装作没有发现。

刚刚对白娓的话,就显得以为是白娓袭击的他。

而对于外界看热闹的,他这话,就更耐人寻味了。

一方面暗示白娓不可能是秋林剑宗的人,这是找来助拳的;另外一方面,暗示他是给白娓幕后的师门面子,所以刚刚没有动真格。

最后再加上一句只是传讯,也就把这第二次来,依然没有收获的尴尬,化解无形了。

也就是说,在周振堂如此安排之下,他这一次并没有再丢面子,反而挣回了一点面子。

同时也让他觉得了解了一些有用的信息——林樾之没有离开,而是隐藏实力在秋林剑宗。

“传讯?你来这里耀武扬威一番,就想要这样便宜的离开?”

白娓冷冷的回应了一句。

刚刚她把许皋月和莫飞流两个拉开之后,她自己也上前,格挡在了他们之间,周振堂再要偷袭他们两个,都没有那么容易。

“呵呵!我周振堂要离开,你区区女流小辈,还能拦住我不成?”

周振堂冷笑了起来,又补上了一句:“我与人为善,你再嚣张,可别怪我拿秋林剑宗的弟子开刀!”

这一句,既是威胁,也是一个铺垫!

因为他们一直的目标就是秋林剑宗,而刚刚他已经暗示这个女子不是秋林剑宗的人。所以惹恼了他,动不了这个女子,动秋林剑宗的弟子,就顺理成章了。

他本来对秋林剑宗就有怨恨,最大的莫飞流。

莫飞流被重点保护起来的话,那其他的门人弟子,就没有那么好躲避了!

本来以他的身份,对莫飞流动手,可以说那是宗主,对其他年轻一辈的弟子动手,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。

现在有了这一层铺垫,那就自然了,对年轻弟子击杀,也可以说是被白娓激的!

“拦不拦得住你,试一下就知道了!”

说话间,白娓已经主动的对周振堂攻击了起来。

本来低调的白娓,这会儿如此的主动,当然是因为沈浪授意。

她是狐族,即便堪比大神境界,要发挥出真正的实力,也是要实战青丘的功法,甚至要现出本体。

这样的话,影响就不太好了,周振堂完全可以给秋林剑宗扣上一个勾结异族、图谋不轨的大帽子。

其他看热闹的,哪里管那么多,越是特殊的情况,越是热衷于传播。届时添油加醋以讹传讹,还不知道传扬成什么样子。

所以不管是刚刚的防御,还是现在的出击,沈浪都叮嘱她务必小心谨慎,只是纯粹以能量的方式,不露出丝毫青丘的痕迹。

如此的攻防,都不能把白娓的实力发挥出来,自然是会比周振堂更弱几分的。

但沈浪当然另有安排!

周振堂则是暗暗冷笑。

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

刚才的简单交手,他已经清楚了解这个女子的实力是不如他的,这也符合表象,如此年轻的女子,能达到大神境界,除了天赋之外,也是无数资源堆出来的。

跟他这样根基雄厚,并再苦熬了两百年出来的大神,是无法比的。

他之所以表现出对她有所顾忌的样子,是故意装出来的,是有心把那偷袭他的精神力,将计就计的算在白娓的头上。

此刻白娓的出手,再一次证明了他没有感觉错,这个女子不是他的对手!

他是准备好了将计就计,但对方竟真以为她很厉害,就有必要再露一手了,要让幕后的林樾之明白他并不是好惹的!

“只要能破我朝天印,就算你赢!”

周振堂傲然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,双手结手印,已经虚化出了一个朝天印,凶猛的往白娓那边砸了过去。

以这个虚印的范围,不仅仅是白娓,后面许皋月、莫飞流他们都会受到影响。

周振堂没有想过这么简单的一记攻击,就能击杀了谁,但就算他们能够抵抗和闪避,这虚印砸下去,也会给秋林剑宗的建筑之类造成一个破坏。

白娓的先出手的攻击,直接就被朝天印给阻了,并且明显有抵挡不住的架势!

暗中观察的沈浪,也不由得暗暗点头。

朝天门的法宝朝天印,一度是在他的身上,即便和其他的法宝分给了她们几个,当他一个人冒险的时候,她们还是都给他带上了。

至少到他现在的境界,朝天印这样的法宝,已经有点鸡肋了,所以又再给了落轻舟等人。

对于朝天印,他就算不如朝天门的人了解清楚,但也算是熟悉了。

现在一眼就能看得出来,周振堂个人的实力,已经超越了朝天印的力量。

换言之,朝天印法宝在周振堂的手里,可以发挥出更强大的效果。但没有那法宝,光是“朝天印”的功法,他能攻击出的威力,也不会逊于朝天印了。

现在周振堂当然也没有鱼死网破一般的尽全力,但依然可以压制住白娓,白娓如果不能运用青丘功法,抗衡都会很勉强。可能会败退,甚至会受点伤。

不过白娓还是完全的听从沈浪的安排。

对于沈浪,不说族长的安排,光是白娓她自己,也是很佩服的。那时候在大荒,甚至还不如她和巨鳌无疆的境界高,但却是他们的主心骨。

无论赤豚一族还是大荒五龙,都能应付自如。跟着沈浪之后,更是见识到了他的神奇,见识到了他的飞快进步。

既然沈浪这么说了,她就严格的执行,没有时间也不会多问什么。

远处观望的路人们,这会儿都是心潮澎湃。

刚才的一番攻防,整体速度很快,并没有擦出什么火花,就像是一次试探,谁都没有看到什么爽快的,更别说过瘾了。

但小周振堂随便的一出手,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印,如同小山一样的镇压过去,那气势让他们都跟着紧张起来。

谁都毫无怀疑,这虚印砸下去,足以把人和建筑都砸扁!

可算是要正面对碰了!

就在这个时候,在白娓的身前微微的金光一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