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3章 作死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53章 作死

按照周振堂的分析,秋林剑宗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交二十条灵脉,所以他可以大方的重申这一点。

这是渡劫联盟的条件,自然也就不会让人联想说到他有什么私心。

只要秋林剑宗拒绝,那就有借口动手了!

莫飞流到底是老牌的宗主,即便面对大神境界的老祖有所心虚,但本身气势是不弱的,此刻有师尊在后面,他当然也不会馁了。

“周老祖再提如此无礼要求,那我也再次重申我们的态度。渡劫联盟凭什么勒令我们各派上供灵脉?就因为你们人多团结一起,便要和天下各派为敌吗?”

他这话说的不亢不卑,也是合情合理的质疑。

但其实引不起多少人的共鸣。

因为事情发酵开来之后,大家该有什么态度,都基本上确定了。

小的门派,就是没有肉的小虾米,根本不会被盯上。虽然从长远来看,中等门派被压制了,也可能会向小门派摊派索取,来弥补损失。

但表面上来说,跟他们是没有关系的。小门派有的怕被波及,有的愿意拥抱变化,局势乱了,他们说不定也有机会崛起。

就像唐城各大派和秋林剑宗的恩怨,也就没人理会这些小势力了,对他们都是悄悄发展的好机会。

谁也想要从一个小门派,跃升成为一个中等的门派,甚至大门派!

中等的门派,这一次是被宰割的对象,但是别人的牌面摆出来之后,大家就是深深的无力感。就像刚刚周振堂说渡劫联盟,光明日会杀过来这里的,就有几十个大神境界的老祖!

这就让他们完全放弃了抵抗,不是还有秋林剑宗更惨吗?那五条灵脉,也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条件了。

既然强行的弱肉强食,那他们也可以对一些更弱的门派、势力展开掠夺来平衡损失。

至于那些名门大派,老祖们的态度就是他们的态度,都还是观望,反正暂时不会打到他们的门口。

综合下来,莫飞流的话,一点也没有引起大家的同仇敌忾。

所以哪怕莫飞流说得不亢不卑又铿锵有力,但却并没有感染“天下各派”一起抱团,至少现场过来看热闹的,都还是冷眼旁观,没有谁开腔声援,混在人群中附和一句的都没有。

这一点,在莫飞流说完之后的冷场,就凸显了出来,一下让大家都意识到了。

周振堂更是冷笑了起来。

“秋林剑宗何德何能,竟想要代表天下各派?你们想要捆绑天下各派,有何居心?”

本来冷眼旁观的那些人,听到这一句,不由得心中一凛,然后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“秋林剑宗这是想要害了大家啊!”

“为什么别的门派只要五条灵脉,而秋林剑宗要二十条?还不是因为他们灭了唐城各派!”

“对!这是他们自己作恶多端,渡劫联盟也算是为各派申冤主持正义了。”

“他们灭了各派得了多少利益?一点都舍不得吐出来,要跟堵截联盟对抗,这是他们自己作死!”

“他们作死自己死好了,可不要拉上大家啊!”

“把天下各派捆绑到一起来对抗渡劫联盟,岂不是害得大家都被索要二十条灵脉?”

“用心太险恶了!我们要跟他们划清界限!”

一时间,大家都情绪激动起来,莫飞流本来是想要让大家一起同仇敌忾的,不一定要他们帮忙,只需要声势上站一边,也就够了。

没想到现场大部分人的怒气,竟冲着他们来了!丝毫不怨周振堂代表的渡劫联盟……

在幕后的沈浪,对于上面的情况,也是了如指掌。

他是没有任何的惊讶,对于人性,他是要比莫飞流了解更多。

乞丐是不会嫉妒富翁的,但一定会嫉妒收入更高的乞丐。

平民是能和平民互殴的,但来一直强大军队,马上噤若寒蝉。

这些门派,刚开始、或者说私下,对于渡劫联盟,肯定也是不满的,但现在渡劫联盟的阵势摆出来,他们就不敢有任何的不满。

现在他们是庆幸五条灵脉就能保安全,已经接受了这个条件,反正有秋林剑宗垫底嘛。

所以莫飞流这话,就让他们找到了一个转移点,把不敢对渡劫联盟的怨恨,全部转移到秋林剑宗头上,并将之合理化、污名化。

周振堂本来只是要把声势搞大,也没有想到大家竟然会支持他。此刻听到大家的话,也不禁得意,这是他的魅力啊!

“莫宗主,你们怎么说?”

周振堂刚开始,是用了一个借口,说是来传达明日将有数十个大神老祖过来的讯息。

这样的话,就算林樾之赶到,继续强硬,他也不会再丢面子。

但交流到现在,林樾之并没有再出现,似乎真的离开了,这又让他的蠢蠢欲动了。

林樾之和那女子,两个大神境界的强者在这里,就算杀不了他,也足以各方面的拦截他。

但只有那年轻女子一个,不管她是什么路数,都挡不住他!

周振堂已经有了嗜血的渴望,想要找借口杀几个秋林剑宗的人要人来祭一下死去的子孙了。

此刻,他是直接逼莫飞流表态。

如果秋林剑宗不肯,那他就有借口动手了。

如果莫飞流低头,真上供二十条灵脉,那他则可以好好的当众贬损秋林剑宗一通。摧毁一个门派的声誉,是不逊于杀几个人报复的。

这时候,得到沈浪授意的白娓开口了。

“你算什么东西?上次你从这里滚走,今天也继续给我滚!跟着你的几十个大神再来吧!”

本来大家的目光,都是在莫飞流身上的。

因为莫飞流是秋林剑宗的宗主,年纪和辈分也足够大。上次突然出现的祖师爷林樾之又不在了,当然还是要看他的决策了。

白娓上次就没有说话,加上看起来年轻,除了周振堂清楚她的实力有所忌惮之外,跟着来看热闹的,都不清楚她的底细。

此刻她突然发出驱逐周振堂的话,一下让大家都惊了。

目光全部转向了白娓的身上。

大家都是一个念头:这女子是什么人?脑子是有问题吗?这是作大死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