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2章 气氛不正常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42章 气氛不正常

“你们回来了?”

在他们一震的时候,林樾之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。

三界之门穿越过来的时候,是会有空间波动的,林樾之这样也算是老牌大神了,自然一下就感知到了。

沈浪和高寒秋等没有做声。

高寒秋是暗暗苦笑,他一直担心会有这种情况,但不希望这种情况,现在终究还是呈现了。

他们当初是一起打拼创业的兄弟,也可以算是生死之交了,落到这步田地,自然是非常不愿意的。

哪怕林樾之把秋林剑宗毁了,他也不愿意追究。

如果就像当日那样的离开,虽然恩断义绝了,但好歹也知道他们还活着,也算是安心。

最怕的就是林樾之在李睦他们的蛊惑之下,继续回来争夺秋林剑宗。

高寒秋不在乎让出秋林剑宗的掌管权,事实上他自己早就没有管理,莫飞流都已经着手培养接班人的半退休状态了。

但现在的秋林剑宗,真的合适交给林樾之他们吗?

杨抱天等中坚一代,全部被绞杀了,这也就是易不庸他们师父一辈!剩下易不庸带着更年轻的一批,都是充满了仇恨。

就算他们都不说出去,这两百年前的祖师爷再次出现,能够让他们同心同德吗?

老实说,如果不是有莫飞流,早不对门人露面的高寒秋,都可能会被视为冒充的,更别说门派历史上早已经死了的林樾之了。

所以最终的结果,是高寒秋带着莫飞流离开让步,也可能会把秋林剑宗搞垮。

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局面。

沈浪则是要淡定得多。

这件事,也不能说不关他的事,杨抱天等人,之前也是对他客气有加,有过帮助的。正常来说,遭遇到惨死,哪怕不是因为他,他也会参与一下的。

比如那个客栈,就是因为他的关系,那么多人,被唐城各派活活烧死,导致沈浪再来发现了这一点,一怒之下,在狗神的帮助下,把各派都掀了个底朝天。

但高寒秋在,一切就要听高寒秋的安排了。

凶手是林樾之一行,就更加的复杂了,他不方便自己作决定。

所以,他现在就一个心态:支撑高寒秋!

如果高寒秋要和林樾之翻脸,那他马上一起干,还会带着其他人一起干。

如果高寒秋要让出秋林剑宗,那他也尊重高寒秋的决定。

而在他们犹豫的一刹间,林樾之已经出现到了前面。

紧接着,是一大票人出现了。

林樾之的弟子李睦他们,是出现到了他的身后,对于高寒秋,是敌视的目光,但没有说什么。

另外出来的,还有许皋月、莫飞流、和白娓等人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沈浪和高寒秋都有点诧异。

刚刚他们一出现,便感应整个门派的情况,最强的林樾之,第一个就感应到了。

这也是明确的敌人,所以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,没有来得及留意其他的情况。

现在见到除了林樾之他们,莫飞流等人都是安全的出来,两人也迅速的搜索了一下门派里面其他的情况。

这才发现,一切都是祥和的,其他人也不是生活在高压之下。

看样子并非林樾之他们镇压控制住了这里,而是另外有什么状况发生了。

“主人。”白娓马上迎了过来,站在了沈浪的后面。

莫飞流也马上向他们打招呼:“师尊,沈先生。林师伯此来,是帮我们镇守师门。”

他称呼林樾之为林师伯,自然是知道了林樾之的身份。

不过那天晚上,大家都派出去了对付唐城各派,秋林剑宗只有高寒秋,还有作为客人的沈浪和白娓。

这件事又算是家丑不外扬,所以高寒秋以令牌传送信息出去,以及对莫飞流等人的说辞,都只是说真正的凶手已经解决了,而没有描述详细的过程和具体的信息。

以他的身份,谁敢多问啊,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一件事。

林樾之再回来,只要表露身分,莫飞流自然应该是欢迎和尊重的,他年轻时也是见过林樾之的。

所以会尊为师伯,恭敬款待,都是非常正常的。

只是……

沈浪以有点责怪的目光看向了白娓。

白娓当晚是在这里的,虽然她并没有说一句话,也未必能够很好的理解他们的恩怨情仇,但至少清楚他们是敌人,是被沈浪和高寒秋赶走了的。

怎么会放他们回来?

你留在这里,不就是要帮助防御的吗?

白娓被沈浪看得有点慌,想要解释的话,又不方便说话,想要传送一段记忆给沈浪,又没有头绪。

“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,里面说话吧。”

林樾之看出沈浪和高寒秋的神态,在莫飞流刚刚说完,便主动的解释了一句。

现场的气氛还是有点古怪的,并没有很友好,但也没有到剑拔弩张。

莫飞流终究还是名义上的宗主,虽然尊重师伯的身份,此刻也马上引领大家往里面走。

这其实也就缓和一下气氛,而且到屋内多一点仪式感,要不然以他们的境界,根本不需要墙壁来阻隔保密。

在进入屋内的时候,林樾之已经示意李睦他们不要跟着进去。

李睦的脸色,略微有点悻悻,这让他觉得是不太爽的。

不过他始终不敢碰到沈浪的眼光,上一次沈浪隔空指头差一点戳死他,让他心里还是有阴影的。

除了李睦两人之外,其他人都到了屋内。

白娓虽然身份比较游离,但她是跟着沈浪的,如果沈浪需要她出手,是要第一时间动手的。

莫飞流本来是很兴奋的,他以为师父见到林樾之他们没有死,应该是非常激动,没想到师父很平静,甚至和沈浪都有点不太好友的感觉。

而林樾之师伯的态度,也不太正常,并没有跟老友重逢的味道。

在进来的过程中,他已经想到了这些,也已经暗暗整理了措辞。进入到了房间里面之后,马上快速的介绍了起来。

“师父,现在的天下各处都出现了一个大的情况变化,我们也不能幸免的被波及了。您不在,我们只能仰仗白姑娘,是非常的被动。这个时候,林师伯他们归来了,给我们带来了强有力的支持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