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4章 人比人气死人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14章 人比人气死人

虽然放下了担心,没有要求把高寒秋送走,也决定跟天劫玩玩,但沈浪还是保持着一份谨慎!

因为之前会有心绪不宁,天机之轮也有预测到危险。所以,就算高寒秋现在很轻松,搞不好还会有什么状况出现。

沈浪这会儿来不及细聊太多,便准备在一边配合。

“浪哥,你且休息一阵,我感受一下这天劫的滋味,有什么危险的,我再唤你!”

高寒秋当然明白,沈浪匆匆赶来,定然是发现了天劫的动静,担心他承受不了。

这是很正常的反应,沈浪觉得他有危险,会赶紧过来帮忙,他发现沈浪有危险,一样会赶紧过去帮忙。

当初在不周山的时候,杀戮战士那个超巨型机器人,把沈浪和一群大仙都追小鸡一样,高寒秋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,一剑劈了两千米的“火巨人”。

他不觉得自己会扛不住,但对于沈浪的好心,还是感激的,所以加上了后面一句。

“好,你慢慢玩。我也玩玩。我上次失败了,还是有点心理阴影的。”

沈浪把这意念传送给他之后,当即移动离开了中心区,到了雷区的边沿。

这既然是人家引发的天劫,也想要玩玩,他不能喧宾夺主啊。周围本来是起封锁作用的,他也不会影响到高寒秋。

沈浪刚刚的话,却是让高寒秋惊讶了一下,没想到沈浪竟然能大方承认有渡劫失败的心理阴影!

当然,这并不会影响到沈浪在他心中的光辉形。

因为沈浪渡劫失败,他是几百年前就知道了的事,也是一直沉痛怀念的事。能再见到转世重生的沈浪,就已经证明沈浪的强大,即便渡劫失败,还能布局重生。

现在沈浪能重新修回这个境界,同样是非常的了不得。

他只是没想到,完美如浪哥,也会有心理阴影的时候。

此刻到了雷区边沿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的防御对抗,但天雷下来,还是自然的避开了他……

高寒秋本来心思都是在天劫这事上面,沈浪来了,能进入渡劫区域,他也是感激。对于沈浪能做到这一点,是没有任何的惊讶。

现在才是注意到了一点,他是要抵抗天雷的,但似乎天雷主动避开沈浪?

刚才在他附近,中心区域天雷密集,落下到时候,到沈浪的身边,也都拐弯向他。他就算觉察到了,也以为他引动的天雷,所以是“主角”,是会被定位命中的。

可现在到边沿,天雷依然是长了眼睛一样的避开沈浪,这就不是为了拐向他了!

浪哥就是浪哥啊!

他不由得暗叹了一声,也没有去想具体是怎么造成的,反正作为一个“老迷弟”,他即便现在比沈浪境界更高,也觉得一切发生在沈浪身上的不可思议,都是正常的。

沈浪则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……

这些天雷避开他,大概是因为他拥有同类的雷电,让它们觉得是“自己人”。

那岂不是他再遇到天劫,也是干耗吗?本身并不会有危险啊。

可是,他现在想要体验啊,想要顺便吸收一点雷电之力啊。

之前抓蛇神克姆里苏的时候,他就运用了雷电,这能量还是很有效果的。

结果便是,沈浪的身体快速的移动了起来,那刚刚绕开他的雷电,被他主动的迎了过去!

只是,雷电的速度也是极快的,而且是不攻击他,即便他预判到了,抢先一步过去它避开的方向,它又自然的滑向了另外的方向。

沈浪快速的闪动着身体,却是把本来封锁周围的雷电,搞得东倒西歪的乱晃……

高寒秋看着这一切,不由得再次叹服。

人比人气死人啊!

他是凭实力硬扛,浪哥是雷电都躲着他,变成浪哥追着雷电跑了!

就在这个时候,雷区之中,出现了一点空间波动!

霎时之间高寒秋和沈浪,都清楚的感觉到了,虚空仿佛被破碎,出现了一到门户孔洞一般的裂缝!

高寒秋不由得精神一振。

早年孜孜追求的毕生理想,就是渡过天劫,破碎虚空白日飞升。

之所以会有“破碎虚空”“白日飞升”等画面感传说留下来,就是前人大神渡劫的时候,有弟子、友人等,远距离观看到了。

所以基本有一个大概的印象,似乎直接飞升不见了,或者空中碎裂,直接穿入其中消失了。

大家就此演化出结果,都觉得那是通天之路、登仙之门,是大家修仙到最后的归宿。

在中岛大陆生存修炼了几百年,到了如今这个境界,他已经卡住很久了,想要再更进一步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,也不知道追求什么了。

所以他也热衷不周遗迹、云宫圣地等探秘,希望能够找到一条路。

现在,重新体会以前没有遭遇过的渡劫,并且见到了虚空裂缝,能不激动吗?

虽然沈浪之前已经讲述过了种种猜想,也给予了叮嘱,但没有亲自经历过,依然还是会好奇啊!

再说了,那也只是沈浪的猜想,毕竟沈浪自己也没有亲历过。

此刻看着空间之门,他还是有过去的极大渴望!

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到了空间裂缝之前,神识也往里面探索过去,想要看看那一边是什么世界。如果真的是中岛大陆,那他就直接这样回去了。

但神识自然是无法穿越空间探索另外世界的,想要知道那边有什么,还是必须要本人过去。

人们看到一座山,总会想要知道山那边是什么。实际上那边可能并没有什么,风景甚至还不如这边。

但在没有去过之前,即便别人说了,也还是会想要过去看看的。

高寒秋这个年纪和境界,是能看透一切了,但依然会有更高的追求。在难有变化的环境下,免不了寄希望于没有经历过的环境。

狗神当初能被沈浪忽悠出来,也有类似心态。

沈浪没有过去,在雷区的边沿,他也是惋叹不已。

人比人气死人啊!

人家渡劫怎么这么轻松就完成了?他当年多惨啊!

不是应该遇强愈强吗?怎么这阵势连他当年都不如?

难道天劫也是欺软怕硬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