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7章 放弃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07章 放弃

地上的新教主,整个人瑟瑟发抖,脸已经不敢抬起来了,完全贴着地面。

刚刚他叫嚣得厉害,现在便是想要解释,都没有办法了,越描越黑,说什么都是假的。

“我……认命了,你杀了我吧。希望你放过其他人……”

他勉强说出了这么一句,这一句不是想要表达有骨气,是真正无奈之下的哀求。

人之将死其言也善。

这一次是他选择站队的时候选错了,自己也付出生命代价,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但要连累其他人,就过意不去了。

沈浪看着他,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
“你觉得我要把你们真神教灭了,做不做得到?”

听到这话,本来瑟瑟发抖的新教主,嘴里苦涩,但不得不承认。

“要把所有真神教的信徒都杀了,这是做不到的。但以你的实力,要把两派核心灭了,是举手之劳。”

他说的是事实,所有信徒是以亿甚至十亿计的,再厉害的人,也不可能全部灭杀了,那也是滔天大罪。

但要把这个宗教打垮,只要灭了主要两个大派的核心成员就可以了。

或许短期之间,会激发所有信徒的反弹,造成很多冲突事件。但没有了精神领袖,没有了核心管理,也就会群龙无首、一盘散沙。

即便不会马上树倒猢狲散,也会迅速的衰败。而其他的宗教、势力,包括很多国家,都会趁机而上,把他们瓜分蚕食。

就算难以完全的灭绝,用不了多少年,就会沦为毫无存在感的边缘化宗教。

至于灭他们这些核心成员,一百个一千个,对沈浪也只是一个数字,连神的意志都能抹灭的人,地球上还有谁能拦得住他?

“你很识趣。我也懒得杀你,起来吧!”

沈浪这一句,直接让他怀疑听错了。

刚刚他可是要借神的力量来杀他呢,他不报复?这跟传言中的沈浪不符啊。

“我有让光明神教那边,做出一个呼吁。以后你就是真神教的领袖了,你也配合一下吧!”

“好、好,我一定配合……”

不管到底是什么事,能够活命才是最大的事!

而且,沈浪真有事情让他去做,他还安心一点。要不然狠狠得罪了,就这么轻松饶过他,他要怀疑有更大的阴谋。

至于到底呼吁的是什么,既然光明神教可以做,他们当然也可以跟着做。

这一刻,他又是腹诽光明教廷,还是他们识时务啊,乖乖的归顺,一点损害都没有。

虽然沈浪让他起来,但他也不敢随便的起来,等过了一会儿,发现没有任何的动静了,才偷摸着抬头,发现沈浪早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。

新教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一条命算是捡回来了!

他整个人冷汗直流,直接瘫倒在了地面之上。

沈浪取得了自己所要的东西,还给了真神一个警告,自是满意而归,其他的东西都看不上眼了。

他算不上是睚眦必报的人,但也没有到以德报怨的程度。本来这个新教主这种想要搞死他的,他是一定会灭了的。

但这一次有点不一样。

第一个是这新教主本身是没有威慑力的,正因为不够强,才会墙头草。而只要他够强,墙头草就会一直向着他这边。

另外一个,则是震慑效果的问题。

刚刚只有这个人见到了真神的影子,见到了他把神的投影都灭了。还有比这更好的背书吗?

毫无疑问,能干他们崇敬的神,在他的心里,会是一个恐惧的阴影。这会一直在他的脑海里,除非沈浪被真神灭了,要不然是不会改变的。

这就决定了他以后对沈浪、对华夏都会是恐惧的。

如果把他灭了,自然又会有其他的人接任教主,把这一批都灭了,把这个总部也毁了,还是会有其他国家、城市的主教站出来。

如此大基数的宗教,是杀不完的。而其他人没有亲身体验到沈浪的恐惧,反而没有那么好控制和影响,还会有更多事端出来。

留着他的命,比杀他的效果好得多。

沈浪离开之后,当即带着克姆里苏水怪,到了城外一处空地。

“我要回去了,你自己回去吧,不用跟着我。”

克姆里苏水怪马上表态:“我作为奴仆,是要跟着主人的,有什么需要干的事,都可以交给我。”

“别演了。你是谨慎如龟,是不愿离开你的安全区域的。就算要去别的地方,也是确保我带着你。我才没那么多工夫带着你见世面呢!”

“……”

克姆里苏水怪一阵尴尬。

本来对于要跟着沈浪,它是认命的态度,但此番发现,不仅仅能见识到其他区域的情况,还能大有收获,已经心甘情愿的跟着沈浪身边了。

至于回去它的地盘,相比起它万年的寿命来说,就算离开一百年、两百年,也不算多长的事。

它对于任务话不多说,直接吞了一批真教派的大主教们,也算是把任务完成得很好,本以为沈浪是愿意带着它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赶走了。

“你也有你的尊严,做我的奴仆,是你当时无奈的选择。我们也不算有仇,我可以放了你。”

说话间,沈浪直接便解除了灵魂契约,还给了这克姆里苏水怪自由。

“……!”

水怪再一次震惊了起来,这是它更加没有想到的结果。

虽然那是它当时无奈赎命的选择,但对于哪一个人类来说,拥有一个万年大妖作为打手奴仆,应该都很满意吧?

就算不需要经常战斗,带着当宠物溜,也是很炫耀的事啊。把它放了,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再完成灵魂契约了。

这沈浪……是真的舍得啊!

在这一刻,它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有智慧的人类,有时候会有犯贱心理;这有智慧的万年老妖,一样会犯贱心理。

本来禁锢了它,献上灵魂,付出自由,如此被奴役是很惨的代价。可别人毫不在乎的放了它,又让它很不舒服,显得自己毫无价值,显得自己在沈浪面前,是很普通很随便的一样东西。

但又能怎样?

难道让它哀求着成为沈浪的奴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