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4章 触怒神了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204章 触怒神了

他们都是同源的,各方面都是大同小异,这个藏宝库里面也是一样。

沈浪直接无视了其他的东西,来到了那些液态的信仰神力之前。

收取完这一波,加上另外两波,就是一个巨大的储备了。

因为这已经是第三波了,沈浪都已经不需要仔细观察了,直接就是收那些液态的信仰神力。

但一个让他没有想到的状况发生了!

就在沈浪刚刚把所有液态的信仰之力收了的时候,那个“接收与发射”装置的,突然出现了变化。

他们是一个石头,尖端指着整个寺庙的尖端的,一方面把各地的信仰之力吸收过来,一方面将信仰之力传送往神界,有多的则储备了起来,多到一定程度,则浓缩凝聚成液态状。

现在,当沈浪把所有液态信仰之力抽空的时候,一道强劲的能力,从大寺顶端而来,然后传送到了这石头的尖端。

“大胆狂徒!”

一声响亮的声响,当即在这个藏宝库里面响了起来,甚至传到了外面。

那个新教主当然也不是真的去泡茶了,就是找借口在外面候着沈浪,以免看着心痛、又让沈浪觉得碍眼。

此刻突然听到里面有第三个人的声音,让他不由得错愕了一下。

难道藏宝库里面,还有某种形态的守护者吗?

完全没有听说过啊!

只是他这个教主,是临时竞争上的,并不是选定接班栽培过的,更没有得到前一代教主的提点叮嘱,对于很多东西都是不清楚的。

这个藏宝库是大家都知道的,也意识到沈浪会来夺取,才一起商议出了结果,将其想办法开启了。

但也只是来得及转移了一下,今天又重新转移回去,其实对于里面具体有什么东西,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盘点。

现在听到里面有其他人的声音传来,让他猜想因为沈浪是外人,触发放出了什么守护神。

这个猜想,让他先是一喜,然后是一慌!

喜的缘故,自不必说,能有守护神把沈浪干下去,多好的事啊,干不下被灭了,也不会是他受伤。

但问题是,沈浪有那么容易干得下去吗?

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守护神,肯定都有历史了,也一定没有肉身形体了,就算能防得了普通的窃贼,防得了沈浪这个级别的强者吗?

沈浪基本就是地球上最强大的人了,便是三个教主级别的,外加九个大主教级别的,真神教、光明神教两方势力的顶尖级和第一流的强者,加在一起都被他灭了!

区区一个剩下灵魂的守护神,也就虚张声势的效果了吧?

没有干掉沈浪,却会激怒沈浪!

到时候以为是他故意安排的……

这么一想,他真的是慌了!

因为他们刚才的态度极好,也是直接带着沈浪进去,为了表达诚意,他还没有跟着进去。要是里面有守护者攻击沈浪,那沈浪肯定会认为这是他们故意设的陷阱。

到时候沈浪出来的话,说不定就要大开杀戒,把这里重蹈真神派的覆辙!

这个临危受命的新教主,感觉自己命运多舛,本来是风光无限的事,结果到自己头上了,就是危险重重的事。

昨日刚刚上任,就是要面对怎么对付沈浪的难题抉择;今天又再改了一次。

而到现在,又是一次艰难的抉择:选边站队。

相信自家的守护神?

还是先跳出来支持沈浪?

他对于守护神,是没有信心的,但论原则,则是应该支持的。

他相信沈浪很可能会硬,但要支持沈浪,简直就是吃里扒外,是不对的。

可现在,却必须马上做出决定,要不然高手过招,很快就会见分晓,到时候就不给他站队的机会了。

新教主当机立断,开启了门冲了进去!

他决定先进去,然后见机行事。

如果守护神非常的强大,那他当然是站自己一方,可以帮助守护神,最后要是能灭了沈浪,守护神不方便出来,这功劳就是他的了!

如果守护神远不够沈浪打的,那他就厚着脸皮站沈浪这边,把这守护神杀了灭口!

他能够在竞争之中脱颖而出,成为新的教主,自然是有他过人之处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。

声音是先出现的,然后在新教主闯进去的那一刻,那个声音的主人,才在石头尖端的上方,凝聚出了具象的人形。

沈浪是刚刚有能量波动的时候,就发现了,等声音出来的时候,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。

这当然不是藏宝库里面的什么守护神,也不是这个“连接信仰之力与神”的装置的守护者,这应该是神的分身!

在古老的神话里,都是有各种神的,有一些是演化、编造出来的,有一些则是强大修真者被神化的。

还有一种,则是神下凡创教,培育信仰之力。现在的沈浪,已经弄清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这个世界的空间规则的上限,相当于大神境界的实力,达到了之后,逐渐会被空间规则感应到,然后便是引发天劫。

自古以来的修士,对于天劫是又爱又恨,爱的是希望渡过天劫白日飞升,前往到仙界、神界、天界之类更高世界去。

恨的是往往渡天劫的最后,都是被滚滚天雷给击毙陨落了。

从光明神那边的情况来看,那些曾经来创教的,应该也是神的分身、使者,而不是亲自过来的。

光明神教如此,真神教应该也是类似的。

真神教的真神,不管是哪个世界的,也不管是多少代了,肯定是能承接到地球信仰之力的。

而地球上真神教所有的信仰之力,就是通过真教派和神教派吸收的,等于就这两个“发射器”。

昨天两方都把液态的信仰神力转移了,虽然装置还在继续,但吸收转化需要一个过程,应该给真神那边的体验,就是“香火”突然断了。

那一边断了之后,就没有再接上。

这里因为他们刚才开会的决议,又重新转移回来,这些液态的信仰神力,又再一次接上了,真神应该也是马上感觉到的。

结果这才过去没多久,有一次的断了,估计就惹火了他,而且这关系到长久香火,所以便对下界干预了。

沈浪了解前因后果,但还有一点判断不了,那就是这只是一个幻影,还是真神的分身降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