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3章 收割神的礼物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63章 收割神的礼物

信仰之力,是对光明神的,当然只有光明神才能吸收,一般则是分成了三部分。

一部分,是跨越时空,直接光明神接收了;一部分是信徒最熟悉的教堂,里面的神像乃至整个教堂,都因为他们熟悉的信仰而吸收了一部分。

还有一部分,则是被这个水晶球吸收到了这里!

这水晶球能够做到这一点,自然是因为它蕴含光明神的气息——这是神赐予下来的圣物!

无数信徒的信仰之力,第一部分,是不用说了,直接往神哪里去了。第二部分,教廷会通过流通圣画的方式,把收集到一定程度的精神之力带回来。

剩下的,则是和教堂、和神像一体,既是对当地教区的神职人员大有裨益,也能让教堂更加的神圣。

便是带回来的圣画、圣水等,也是作为内部资源,用来帮助教廷上下修炼。

而这水晶球吸收到的第三部分,吸收的溢散的,主要是在非教堂等集中场合的,比如家庭、个人的时候,那些信仰之力,更少前往了教堂,就被汇聚到了这里。

当然,也有一部分,是把各地教堂的也吸收了过来。

这是如同神使、神的分身一样,是蕴含了一定神的意志力的,所以才能达到吸收的效果。

吸收过来之后,汇聚到了这里,最后就成了液态的信仰神力之水。

但吸收只是它的一部分作用,另外一部分作用,则是释放!

这一种释放,不是释放给哪个人,而是这些城外信仰神力之水的力量,再通过它集中的向“天国”的光明神“发送”!

这其实就是光明神在最大化的吸收信仰之力,如此两波之后,是大部分信仰之力,都已经到了光明神那里。

即便是在光明神教内部,这也是高度机密。

教宗明白这一点,知道这是献祭给神的礼物,是不能断、不能贪的。但他自觉得是神在人间的代言人,为了神的光明能够更加的普照,他必须要更强。

所以教宗也是会运用这里的信仰神力之水!

这就是为什么,保罗大主教已经是西方一等一,只有化神境巅峰的水平。而教宗在光明神灌注之前,就有半仙水平。

差距就是做了教宗之后拉大的。

乔戮仙、南流川、张逐浪等人,没能达到这个程度。就是缺乏了这么的一层底蕴,缺乏了无数信徒的累积!

其他大主教即便不了解内情,但能感觉得到,做了教宗之后的飞跃,也就明白,还是有核心的资源只有教宗掌握。

这就是为什么都会有野心,渴望的不仅仅是声誉,更是利益!

刚才沈浪让他们猜拳赢了的那个,本来大家水平相当,但在他做了教宗之后,掌握了这个藏宝库,数年时间,他就会拉大和其他大主教的差距。

现在,沈浪这一次的目标,就是这献祭给神的礼物——一池的液态信仰神力!

这些是现成的,沈浪不需要压缩什么,直接把它们全部收了起来,留待日后备用。

整个过程很快,刚刚吸收完了之后,那上面悬浮的水晶球,明显受到了影响。

它往光明神输送信仰神力的过程,是均匀和缓的,现在下面一下空了,直接影响到它的供给,让它无法再继续保持着原来速度供给。

这里能有这么多的储备,自然不是一年两年存下来的,至少也是一两百年的累积!

信仰之力收集的数量,大过于供给给光明神的量,多余的才能停留下来。又凝聚到了一定的数量,才能聚集成液态之状。

信仰之力的产生和吸收,有一个固定的基本盘,但并不会每天都一样多的。遇到节日、大型宗教活动之类,是能贡献一波很多的,日常则会更少。

开发出了更多的信徒,会有更多,一部分信徒被改信了其他宗教,又会更少。

像最近大量神迹出现,也是会让信徒的信仰之力更多。

但不管怎么样,能够长期保持着均匀供给,就是靠这累积了一池子的液态信仰神力。现在骤然的完全消失了,从世界各地吸收过来的信仰之力,就来不及储存,马上就被水晶球吸收献祭传送出去了。

这就像一个水池、一个水库,里面有足够多存量的水,放水的时候,是可以固定量的。

但如果突然水池、水库存量的水干了,那能放多少,就取决于进水多少了。进水量小与出水量的话,那就来多少走多少,明显的不够。

沈浪只是把这些全部收走了,但并没有破坏这个水晶球,没有破坏这里的系统。

他这是来收割了一波韭菜,没有必要把根挖了。

说不定什么时候,还能再来一波呢!

沈浪都能明显感觉到水晶球的变化,相信百乐园里面的光明神,更加清楚的知道吧。

可是又能奈我何?

至于这里,本来教宗应该是能有所发现的,不过现在教宗没了,猜拳新选出来的教宗,只怕会造成一次断代了,现在自然不知道的。

完成了这最大的一票之后,沈浪思索了一下,没有离开,再一次回到了会议室。

他之前吸收那些宝物上面的能量,是用了不少时间,但主要是在压缩方面,那是在天书空间里面完成的。

整体上来说,离开并没有太久。

此刻回去,他们还是在会议室里面,新教宗似乎已经决议出了一个新的领导班子,大家也算是已经基本满意了,毫无疑问,谁都得到了一定的补偿。

正商量着加冕等事务,见到沈浪又突然出现,大家却都没有任何的惊讶。

反而都是暗暗舒了一口气,果然这家伙没有离开,是隐形着看他们啊。还好没有说什么对他不敬的话,要不然又麻烦了。

“沈浪阁下。”新教宗已经很快适应了身份,马上代表向沈浪问好。

“这些新的教宗,我也算是帮你的忙了,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沈浪和气的说。

听到他这态度,加上用的是“帮忙”的话,对他很恐惧的大主教们和新教宗,都有点受宠若惊,又有点担心。

“您客气了!什么叫帮忙啊,有什么用得上我们的,尽快开口,我们一定会做到!”

“对、对,我们都是您忠实的朋友,任何要求,我们都会做到!”

刚才的会议,已经让没得到教宗位子的大主教,也得到了之前不敢想的很多资源补偿,这巨大的好处,确实是沈浪带来的。

这会儿说起来,还真的是有点衷心献媚的意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