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1章 加冕之忧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61章 加冕之忧

红衣大主教们,全部惊呆了!

这是选教宗啊!教皇啊!

每一次换代,也是内部巨大的事,对于全世界也是一件盛事。

刚才他们决定一切从简,已经是破例了,那也是大家据理力争的协商。

沈浪来指定接班人,不合规矩,但因为他实力强大,大家也会不得不服。

可现在这“公平公正”的方案,却是猜拳!

猜拳决定下一任教皇!

这倒是公平了,一切随机,但也忒儿戏了吧?

这就像是一个国家竞选总统,最关键的时候,不比选票什么的,让候选人直接猜拳定输赢。谁都会觉得太扯、太疯狂了!

沈浪不耐烦的说: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我很忙的!赶紧猜拳。还是你们让我来随便指派一个?”

大家苦笑不已。

虽然很扯很疯狂,但不管怎么样,猜拳再儿戏,也还是自己亲自参与的。输赢都是自己的手气、自己的判断。

如果沈浪直接指定,那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。

今天是第一次见面,看得出沈浪也没有对谁印象特别好,这样的情况下,几乎没有谁有把握会选中自己。

所以,马上都摆出了阵势,开始猜拳定输赢。

可就算是猜拳,毕竟事关教宗之位,关系到的是无数的资源、毕生的荣耀。

因而他们大家都是如临大敌,仿佛是高手的生死对决一般。

到了这种级别的人,是不会相信运气、手气,猜拳归根到底,也还是心理战术,还是逻辑分析的战术。

所以,对着这些熟悉的老朋友,大家都想要从对方的眼神里面,看看能不能判断出要出什么,而自己要怎么对接。

一把定输赢!

也就是说,只有一次机会。

你想要第二轮,第一轮就必须要赢,要不然的话,直接就淘汰资格了。

所以,大家凝神静气,互相屏息准备,一直过了至少有十秒钟。

“不猜是吧?”沈浪又懒懒的敲了敲桌子。

大家一惊!

不猜的话,就没有资格了。

突兀之下,也顾不上什么战术不战术了,本能的随即出拳。

一把定输赢,马上就淘汰了一半!

赢了的人,当即满面红光,虽然没有欢呼雀跃,但明显非常的激动。这等于距离教宗就近了一步!

输了的人,直接颓丧了下来,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遇,就这样消失在一次猜拳之中了。

赢了的人,也不敢骄傲,因为没有赢到最后,前面赢的,还是等于零。

马上继续下一轮的猜拳……

沈浪已经两次表达了不耐烦的情绪,因而大主教们,都不敢再酝酿情绪气势了,很快就把几轮都猜完了。

最终赢的那个大主教,仿佛经过了一番大战,几次猜拳就让他精力消耗大半。但同时又是非常的激动,因为他成为了教宗!

但他依然不敢得意忘形,因为沈浪实在不按牌理出牌,焉知会不会直接把这当玩笑给取消了?

其他人又是后悔又是妒忌。

“行了,他就是教宗了。把皇冠、权杖拿出来吧,我来给他加冕!”

沈浪这话,让那个赢了的大主教,终于是放心下来了。

但其他人的情绪都很糟糕,这会儿脸色更差。

一个外人,一个东方的年轻人,给他们的教宗加冕?

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啊!

不过又能如何?

历史上还有过猜拳决定教宗继位的先例吗?

但他们随即又担心了起来。

在不远万里的从东方来到光明之城,就因为怕他们内讧,帮助他们选出教宗?就只有警告他们不要再犯这一个要求?

这是什么样的精神?

谁也不能相信他是白求恩啊,没有足够强大的利益,就是他们也不会这么做的。

沈浪刚刚一直在这里等着,从猜拳的提议,到几度催促,都显得他是想要尽快的走完这个过场。

而现在又开口要他们取了皇冠权杖,要为新教宗加冕……

他们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事实的真相!

沈浪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冲着皇冠和权杖来的!

不是说这王冠权杖有值多少钱,而是它是教皇的代表,就是整个光明神教的无价之宝。

然后他们都想起来了,沈浪刚刚说什么来着?

不会灭了光明之城,不会杀他们,不会傀儡操纵教宗。

但可没有说不会夺了王冠和权杖!

真要动手,也无法指责他言而无信。

紧张和尴尬,又让大家的心情非常的阴霾。

就算看破了又如何?

难道他们还能阻止得了沈浪吗?

有这个实力阻止沈浪吗?

“沈浪阁下!多谢您的见证。不过我教的教规严格,虽然现在一切从简了,但真要加冕,也是需要选定日子的,而且将会举办一个盛大的加冕仪式。到时候还希望您能到场!”

刚刚赢了的新教宗,这会儿也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。

他这是以退为进,把加冕仪式的隆重惯例推出来,想要让整个教派和全世界都知道,就必须要这样的公开加冕。

对于光明神教,这也是大大的收割一波信仰之力的好机会。

他故意这样说,就是要把时间押后,又主动的邀请沈浪,以避免显得是他们不愿意。

以沈浪对他们的不耐烦,是不可能等着参加加冕典礼的。

那就有借口暂时不必把王冠、权杖迎出来了。

“另外,王冠和权杖,是收藏在一个绝密宝库之中,只有教宗才能知道开启的办法。现在……我们也只能另外想办法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资料记录了开启的方法。”

这一条说出来,也是合情合理。

每一代接班人,不管是假借去世之命遁离,还是直接的让位,都肯定会提前安排好。后面选举都是一个过程,接班人是早就定了的。

作为当家人,这些需要交待的东西,自然不能含糊的。

这一次教宗是提前意外的死了,是来不及交待这些。如果是保罗,或许还能知道一些,但现在他们,说不知道,还真的有道理。

所以,他们说的,于情于理,似乎都说得通。沈浪如果要坚持现在为他加冕,那就显得别有用心了。

对于他们的心思,沈浪岂能看不透?

他要给新教宗加冕,其实就跟心血来潮为他们指定教宗一样,不过是想要玩一下而已,看着他们的领袖又自己加冕而已。

王冠和权杖,固然也是法宝,但他还真看不上!

他来光明之城,看上的可不是他们看重的王冠和势力,而是累积的信仰之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