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8章 抢皇位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58章 抢皇位

“当务之急,就是必须选举出新的教宗,才能带领我们度过难关!”

本来前面说的,都是当前的情况,是大家都紧急的状态。

但这一句说出来,马上让气氛变得有点玄妙了。

选举谁来当教宗?

每一代教宗的产生,都是影响很大的,要考虑到全世界各大教区,考虑到红衣大主教们,功劳、声望,但最重要的,还是实力!

本来这一代教宗,短期内还是没有退位打算的。

尤其是保罗大主教,身为首席枢机大主教,在各方面都是俱佳,是被视为下一任接班人的。

但后来因为前往无归海狱失败殒命——教宗没有公开真正的死因,所以之后的局面,给了很多人希望。

因为保罗的关系,俨然已经是第一序位接班了,他的实力等,注定没有对手,也不会出现意外。所以并没有第二、第三序位,也没有人有这个野心。

毕竟人家都还没有接班,保罗自己也是如履薄冰,以免遭遇到教宗猜忌,其他人则不想被保罗猜忌。

当这个局面出现之后,很多在一个水平线的大主教们,都开始有意无意的布局了。

无论是在教廷的,还是在其他各地教区的,都尽量的表现,在大家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世俗的名望、对宗教的功劳,就是极大的加分项。

比如前段时间各种造势,既是教宗的战略,也是下面人卖力表现的结果。

比如这一次跟随教宗前往东方的三个大主教,都是想要争取功劳,从而让自己在接班体系中胜出。

本来大家都是一个起跑线上的红衣大主教,那三个脱颖而出之后,其他人也就偃旗息鼓了。

这明摆着,教宗是要考验一下他们,不一定非要他们表现多强的战斗力,但还包括跟东方修士、跟真神教打交道等。

最终的接班序位,都会是在他们三个。哪怕有人表现得差一点,只要不犯大错误,也会是第三序位。

留守在大本营的诸位,都已经放平心态了,以后就是辅佐的命。

可现在传过来的消息,是教宗和三个大主教,包括真神教的两批,全部都陨落在东方,全部被沈浪一人斩杀!

他们本该愤怒的,理智的话,就是要恐惧的。但现在,当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,就是让大家的心思都活泛起来了。

选举谁成为新一代教宗?

谁能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呢?

这让他们这些没有了任何希望的一批,一下距离教宗宝座,前所未有的近!

如果光是教宗没了,保罗首席大主教,还能压得住大家。

教宗和保罗都没了,之前那三个大主教,就已经有点吃力了,因为不过是才刚刚领先而已,他们并没有任何证明自己远胜于其他人的地方。

现在他们这三个也完了,剩下的就更加不用说了。

谁也不服谁!

要论资排辈的话,那肯定是能论出一个来的,年龄、教龄、晋升、功劳等,都是可以衡量出来的。

但要做教宗,尤其是临危受命的教宗,还需要最关键的一样——实力!

这就不好说了,他们大家都是一个级别的,谁也不会觉得自己比别人弱了。

最重要的是,这突发的状况,失去了绝对的领先者,也失去了主宰资格的教宗意志,那大家的野心都释放了,凭什么我不能上?

现在这个问题问出来,便是一个互相试探的时候。

这一刻,大家都把教宗等人的仇、宗教发展的大局观什么的,都放到一边了,全部都是想着选谁的问题。

“我觉得……敌人可能已经布局杀过来了,我们必须要尽量快,不能循着常例,最好出现在就能决定出来。”

在大家冷场互相观望的时候,有一个红衣大主教提了一个建议。

“对!我觉得很有道理。”

“是的,这是我们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危机,必须要随机应变,不能死守着规则。”

“现在是到了我们生死存亡的关头,应该要破例了。”

“教宗陛下他们出事了,在座各位就是我教核心栋梁,必须尽快拿出方案啊。”

这个提议,马上得到了大家一致的附议。

很简单,这关系到至高无上的利益。现在大家已经难以分配,如果把范围扩大,在各国其他教区还有一些大主教再加入竞争行列,那机会就更小了。

因为危机,大家现在一切从简,才是利益最大化。不管到底是谁上,都是在场的人,其他的人也能分配到好处。

无形之中,现在神殿里面的诸位大主教,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圈子,在还没有直接竞争之前,大家是一伙的,跟其他教区的大主教分开了。

即便大家竞争,也可以视为内部竞争。

“既然这样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,如果选举我做教宗,我保证在座各位的资源利益,会翻一倍!”

大家都已经认同了破例,由现场的人决定教宗,那就不用遮蔽野心了,马上有一个大主教发声了。

“我们要一起对抗外地,做不做教宗,都是为了有一个领头的。我不在乎权力、资源什么的,若是我做教宗,所有一切都是和诸位共享!”

现场的大主教们,虽然是在一条水平线上,并没有特别出挑的,但这主要是在实力方面。年龄、教龄、威望、乃至于日常强势与否的态度,总还是会有差别的。

抢先开口的,自然是更强势的,他们也是直接许诺利益,把其他人的票拉过来再说。

除了教宗代表的无上荣耀之外,掌握的资源,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。荣耀只能一个,但资源可以瓜分!

当然,真正掌权了之后,资源怎么瓜分,怎么兑现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事关一生中最重大、也唯有这一次千载难逢机会的时候,大主教们,在这密室闭门会议里面,也是放下了面子,直接吆喝起来了。

有的为了争夺支持,先把大饼画出去再说;有的则是选择跟自己关系好的搭档作战,我做了教宗,许你首席大主教;有的则是展示自己有多少门徒、人脉,能够掌控得住整个教派。

沈浪一直是隐身在其中。

他来这里的目的,本来就是想要看看他们的计划,如果他们为了拉支持,不惜要发动对华夏的袭击之类,那就不客气的先教训他们。

结果看到的,却是他们为了争夺教宗之位,差一点打起来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