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6章 那样才公平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46章 那样才公平

真神教的两个教主,互相看了一眼,三个人便达成了意向,带着大家一起飞落到了山峰之上。

“你就是沈浪?久仰大名!”其中一个教主紧盯着沈浪看。

教宗介绍了一下:“这是真神教,真教派的当代教主莫里埃。这位是神教派的当代教主哈瓦迪纳。”

君士坦丁五世教宗,是和沈浪有过多次交道的,上次在纽约,更是直接被捶打,灭杀了保罗神使、灭杀了布鲁克斯。

所以他对沈浪,始终是保持着敬畏的姿态。甚至在见到沈浪的那一刹,就对此行的成功,不抱希望了。

但真神教的两位,却是没有和沈浪直接的面对面。

他们对于沈浪的了解,是从那些参与过无归海狱的西方修真者那里得到的,其次就是沈浪公开的信息了。

教宗虽然有第一手的真实密料,但关系到他个人和宗教的面子、尊严,岂能和盘托出?只能侧面描述沈浪的强大。

甚至在必要的时候,他还必须要做出跟沈浪关系不错的样子来!

因为他之前公开录视频为沈浪站台背书,如果关系不好,别人就会猜测那是被威胁的了。

所以他们两个对于沈浪的实力,一直是半信半疑的态度。他们甚至怀疑教宗和沈浪这边有所勾结。

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是僵持了一段时间的缘故,双方都不能相信,自然也不能迅速的合作。

现在到了面前,他们两个看着沈浪一行,也是马上有了一个判断。

毫无疑问,沈浪和几个女的,实力应该都和他们一样强!

沈浪比他们强得多,自然他们无法看透具体的。

但从年纪上,从他们打听分析沈浪的成长轨迹,再加上她们几个女孩子的实力,让他们两个,都觉得沈浪应该也是一个档次,只是要比她们几个更强一点。

如此,他们就马上权衡起来了。

假设大家都是一个水平档次,那沈浪这边有六个,他们则只有三个!

虽然他们还有九个人,但加在一起,也补不上一两个啊。

这一番的顾虑,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“客气话就不多说了,你们下了挑战书,我们就来了。想要怎么搞?”

沈浪单刀直入的问了出来。

跟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,教宗的交情还不如保罗大主教呢,上次也都算是斩断了。

既然要战,那就直接战!

本来是他们两大势力主动下战书的,结果现在一见面,就变成沈浪直接邀战,把主动权夺过去了。

“你们……都是一些年轻人,能代表整个东方修真界吗?”哈瓦迪纳教主缓缓的应对了一句。

他们三个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情况不妙啊!

沈浪能这么嚣张,明显就是吃定他们了。

“东方是很大的,不过华夏确实是能代表东方修真界的;而我们华夏高人无数,一般像你们这种角色来挑战,当然用不着老前辈出马,我们年轻人就可以轻松搞定了。”

沈浪侃侃而谈,然后看他们的脸色不善,故作惊觉。

“哎呀!你瞧我这嘴!不好意思,我这人说话就是比较直,想到什么说什么,并不是说你们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,我知道你们都是西方的大人物。”

本来莫里埃、哈瓦迪纳等人的脸色,就已经很不好看了。

他们都能听得出来,沈浪就是故意的!

他们完全掌握信心,并不相信华夏还有多少比他们更厉害的强者,沈浪这一批,就是最强的了。

但别人故意说不需要老前辈出马,他们年轻人就能轻松搞定,就是有意的贬低他们,说他们是小角色。

现在这补充解释的一句,就让大家更加的不爽了。

大部分强调自己“比较直”的,其实就是说话难听!

这补充的解释,不仅仅强调了他们是小角色,还强调了他们是西方的大人物。

这岂不说,他们西方的大人物,在他们华夏眼中,就只配和年轻人过招的小角色?

如果换了其他人,他们早就动手了!

但人的名树的影,不管承不承认,沈浪都已经被塑造成了世界第一强者的形象,自然的就有了一层忌惮。

刚刚互相对比了一下实力,更觉得没有把握,自然不敢发难了。

莫里埃和哈瓦迪纳都看向了教宗,示意他开口。

教宗对沈浪的实力更了解,所以他反而并没有太多的郁闷,甚至连尴尬都没有。因为他相信,沈浪真的能够轻松搞定他们……

只是……

他们到底是一伙过来的,这会儿不能助长了敌人的气势,灭了盟友的威风啊。

“沈浪阁下,你是明白人,用你们的话来说,明人不说暗话。我们这次的挑战,其实是想要挑战和我们同一个辈分的。”

教宗这话一说出来,莫里埃、哈瓦迪纳几个,当即眼前一亮。

老家伙可以啊!

还是他最奸猾!

“不错!要说实力谁强谁弱,我们也不是西方最强的,还有更多的强者。我们的挑战,是想要和我们同辈分的朋友,看看大家谁更努力而已。”

“和你们交手,就没有意义了。我们就算赢了,那是本该如此,还是以大欺小。我们要是手下留情输了,于我们的面子就有损,这对我们不太公平。”

他们两个马上跟进,并且先打了埋伏。这赢了是本该如此,输了也是手下留情!

“所以,你们的意思,是不敢跟我交手,还是必须请同辈分同龄人来?”沈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。

“不是不敢,是那样才公平。现在的运动会竞技,或者职业拳击之类,都是分级别的。我们年龄上就不是一个级别,数量上也比你们多一倍。以大欺小、以多欺少,对你们不公平啊。”

他们先就打了退堂鼓,并搬出了年龄数量的不同,倒是出于沈浪的意料之外。

“没关系,我们还是很喜欢欺负老头的。至于数量嘛,都是一些土鸡瓦狗,再多也没有什么意义,你们一起上好了。”

他们选择了回避沈浪,沈浪则笑眯眯继续杠。

欺负老头……

土鸡瓦狗……

这两个说法,让他们一行人,除了教宗之外,都觉得非常的刺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