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0章 山峰意识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30章 山峰意识

在冈仁波齐数百里之外,有一座小小的寺庙。

这里是建在一个山顶之上,在这阿里高原一带,本就地广韧性,除了极少数锻炼毅力的虔诚信徒,也鲜有来这里供奉的。

寺庙不大,也只有一个僧侣,今日正在简陋的居舍内老僧入定,突然睁开了眼睛,看向了冈仁波齐的方向,随后便直接从屋舍内消失了。

在冈仁波齐峰往东南几百里,雄伟喜马拉雅山脉的某一处不知名山谷里,一个人形雪人突然动了。

随着他站了起来,抖落了一身的积雪,露出的是一身破旧僧衣,赤足站在风雪之中,积雪足有半尺,之前打坐着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痕迹。

这个老僧,也是往西北望向了冈仁波齐的方向,目光似乎能够越过山峰的阻挡,直接到了冈仁波齐似的。

片刻间,他已经从山谷风雪之中消失。

而在这个时候,沈浪还是在和冈仁波齐峰顶沟通,他让自己整个人都放开了,宛如化成虚无一般,和这峰顶去接触、去融合。

落轻舟她们几个,本来是在尝试着感应周围的状况,但很快就都反应过来了。

落雨荻和沈浪,似乎都在针对性的查探着什么,她们既然没有什么收获,那便马上放下一切,开始充当放哨和警戒的作用。

由于大家现在已经在这峰顶了,所以两教的敌人要来,无论是不是从南边喜马拉雅的方向,还是从其他的地方进入国内了,都是往这里而来。

所以她们四个,这会儿是分别关注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,沈浪和落雨荻,则是在她们身后中间护着。

有沈浪在,基本上她们不担心会出什么大问题。需要警戒的,也就是敌人突然赶到的时候,给沈浪争取一点时间。

至于她们自己……

到底还是太年轻,虽然实力超凡绝伦,已经不会输给沈浪之外的任何人了。但毕竟光明神教教宗、真神教两大教主的来头大,让她们无形之中,还是没有把当成主力,还是觉得来配合沈浪。

此刻的沈浪,却是意识一片空洞澄明!

他已经完全的融入,忽略了人在雪峰之巅,忽略了一切,完全就让自己和雪峰融合。

这一种感觉,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。

他一次次的尝试和体验,其实已经非常多次数和角度,但具体呈现出的时间,却不过是一瞬间而已。

终于到了现在这个状态,他开始可以感觉到冈仁波齐的特殊性。

在这一刻,沈浪是感觉到了一个无法具象的存在,仿佛是这座山峰,又仿佛是一个佛像,又仿佛是万千的虚影……

在那一刹,沈浪可以感觉得到,刚才能够阻止他神识查探的,应该就是这个。

但这具体是一个存在于山体里面,还是依附于山体周身的,依然不得而知,只有一点是可以确定,这是一个拥有极大能量的存在!

那样的接触与融合,对于沈浪来说,其实也就是一刹那的事,而这种状况,一刹那也便如同非常的漫长。

那一刹之间,他仿佛和这无法具象的存在完全的融合了一下,随即又是分散了开来。

沈浪又做了一次次的尝试,依然是能感受到这个无法具象的存在,但想要与其接触融合,则是做不到了,仿佛对方有意在排斥他一样。

过了一会儿,沈浪便从这天人合一的状态撤了出来,恢复了自己的意识。

只是的思索了一下,他也是有点暗暗心惊。

他之所以敢和这冈仁波齐峰“天人合一”的方式接触融合,根本原因在于“它是一座山峰”。

这个“天”是“环境”,是与环境的融合。

可是刚才的接触,却依稀感觉这似乎有了自主意识!

一座山峰有了自己的意识!

这想想都有点诡异。

但对沈浪来说,并没有多么的难以置信。

像雷源,就是一种环境具有了意识;流域城邦那边的“小仙岛”,甚至也能说具有了一点意识。

而像云宫圣地,会不会也是一个“环境成精”了?

所以,这冈仁波齐峰,既然自古以来就有神山之名,受到国内外信众的虔诚朝拜,日积月累,最终具有灵性了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凶兽妖怪之类的,都是活的时间越久,吸收灵气越多,修炼得越强,开启的灵智也就越多。

一些古树之类也因为承受着凡人香火,长久下来,会具有灵性,甚至成精成妖。

能不远几千里,一步步匍匐跪拜前来朝圣的,无疑都是信仰之力非常精纯的,它辐射也也不仅仅是藏区,还有旁边几个国家,数量也不算少。

众多的信仰之力完全凝聚在这山顶,十年、百年、千年,最终也是可能让它具有灵性的。

沈浪回想当时的状况,也就很明确了。

他会觉得这是这座山峰,因为这本来就是这座山峰;会觉得是一座佛像,有可能是因为信息的自我暗示,也可能是信众形象的具象。

而又觉得像是万千虚影,那正说明可能是无数信众虔诚炽烈的信仰之力,汇聚在这里凝化而成!

只是沈浪也不确定这就是真相。

因为在进入那个状态感受到的一切,也有可能是他心理暗示的结果。——因为之前有过这样的分析,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但不管怎么样,如果真有了自主意识的话,那他就不能再随便尝试接触融合了。

那样是非常危险的事!

假如非山峰真的因为长久大量的信仰之力凝聚而有了灵智,那沈浪跟它合一,那它真要有歹念的话,直接就可以把他的意识吞噬了!

这已经跟沈浪强不强没有关系了,进入那样一个状态,本身就是一种不设防。

收回思绪了之后,沈浪站了起来,周围的情况了然于心。

她们几个能够迅速的防御,他还是很欣慰的。

“怎么样?”见落雨荻望了过来,沈浪问了一句。

落雨荻指了指上方。

“似乎上面来的。”

这让沈浪略微有点惊讶,刚刚在上来的时候,就感觉到了这一种阴寒,配合这金字塔状的峰顶区域终年积雪,他以为是有什么环绕峰顶。

刚刚让对这方面更加敏锐的落雨荻感应了一番,竟是从上面来的?

沈浪当即让自己进入状态,凝神仔细的感应了起来,有了落雨荻的提示,他也开始往上方探寻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