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6章 宝藏猜想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26章 宝藏猜想

沈浪虽然不是要密谋什么,但留下大家来,还是要商量一下的。

“明日之战,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他们。不过我想要问一下各位,你们都是老前辈,比我见多识广,不知道对冈仁波齐有多少了解?”

沈浪这简单的一段话,却是让大家心情变化了好几下!

前面一句,让大家都安心下来。他这么有信心,也就不需要他们前往,就算他们跟着前往,也不会有危险。

第二句,让大家都很舒服。是啊,虽然没有沈浪这么天才,没有他这么厉害,但大家年纪大,见多识广,这还是比沈浪多的。

可是最后一句,又让大家尴尬了。

片刻的沉默冷场之后,还是跟沈浪最熟的乔戮仙开口了。

“不瞒你说,对于冈仁波齐……我估计大家了解都比较少。我们北海乔家,在大西北已经是偏僻了,可是冈仁波齐那边比起来,还是更加遥远的西域边疆啊!”

“对啊,自古以来,大家往西域往往也就到昆仑,那已经是茫茫数千里,鲜有再往西南而去。”

“除了那边的一些教派,我们中原各家,真的是了解有限。”

“冈仁波齐,从拉萨过去,直线距离还有两千里,实在是遥远。”

大家开始一一讲述起来,说的也都有道理。

事实上查看华夏的疆域地图,也直到清朝,才真正的统治大西南那一块高原。在更加古老的年代,国家人口没有那么多,朝廷军队也没有那么多。

无论是大西南、大西北,都是苦寒贫瘠之地,连敌人都难以涉及。而且地广人稀,根本收不到什么税,派遣官员驻军,是非常不合算的。

对于朝廷行政如此,对于修真界也是,中原的名山大川洞天福地已经够多的了。鲜有往东北发展,往西、西南,往往也就到天山、昆仑了。

沈浪点了点头。

“我也是了解有限。正常分析,就感觉冈仁波齐实在偏远,所以才会猜想,会不会是对各位的调虎离山之计。”

大家都深以为然,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。

“不过现在不必古代了,我们也不固守中原的概念。冈仁波齐神山之王的名声,也有扩散到国际上。”

“他们会想通过踏足我们的神山,来对我们形成一个声势上的压制,是有可能的。但我另外也猜想,冈仁波齐会不会有什么神秘宝藏!”

本来大家因为对冈仁波齐不太了解,正是有点尴尬,可能调虎离山、神山噱头,也都是有所了解的。

但现在沈浪说会不会有什么神秘宝藏,大家都不由得精神一振!

他们当初为什么会前往无归海狱,就是因为自家地盘已经开掘得差不多,其他人的地盘、乃至其他国家的地盘,也都类似。所以想要去未知的世界,看看能不能寻宝。

现在听到冈仁波齐,或许可能存在神秘宝藏,当然都马上来了兴趣。

“有道理啊!他们几个教派,也是有底蕴的,会将其视为传说中、神话里的神山原形,难道仅仅会是因为外观吗?”

“比冈仁波齐高的山峰有很多,却没有被神化,肯定有其道理的。”

“不过,常年积雪、无法攀登,金字塔状的世面绝壁,天然卍字痕迹……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“这是宗教用来联系到一起的线索,或者是普通人的解读,我们修行者,应该能看到更多背后的东西!”

“不错!无论哪一派的祖庭,都会往祖师爷、往神话的角度攀附,但我们直接很清楚,本质上就是因为那里环境极好!”

“话说回来了,祖师爷肯定也是去过很多的地方,会停下来修炼创派的地方,本来就是挑选得很好的地方啊。”

大家这么一合计,都觉得很有道理,说不定那真的是有什么宝藏!

因为宗教圣地,加上安全考虑,政府禁止攀登,这也就让它直到现在,依然是保持着神秘的面纱,不像很多名山大川都被开发完了。

那两大教派,想要入侵华夏,就是为了利益,说不定早就有对各地详细的调查!

还有一点,沈浪没有直接的说出来。

那就是信仰之力!

光明神教他们,都是有凝聚信仰之力的方法。其他的宗教,应该也有类似的。

冈仁波齐作为宗教神山圣地,现在主要是Z传佛教,而Z人就是核心信徒。因为种种原因,他们是非常虔诚的。

往往很多人一辈子都是要前往朝圣过一次的。

他们那是一群人一起上路,用小货车拉着木头、帐篷、锅灶等,沿途是真正达到“五体投地”的匍匐跪拜,不管下雨、下雪,一步步拜过去的。

在外面支帐篷睡觉、煮饭,解放鞋都是直接几十双磨烂。最基本的资金用完了,就停下来打工,然后再继续。

远的地方,可能就是五六千里!一趟下来,往往是一年多的时间!

以前没有车的年代,牛车、人力拉扯,上山下坡,拉过去了之后,停下来退会原地再五体投地拜过去,几乎是一米也不偷懒。

所以,不管大家对宗教的观念、态度如何,对于这一种行为是否赞同,至少无法否认这一种虔诚和毅力。

如果是以前,沈浪也不会多在意这种行为,但现在却有不同的感触。

光明神教——包括沈浪用的方式,都是靠基数大!信众数量越多,总会有一定比例的虔诚者,积少成多,提供的信仰之力就不菲。

这也是教宗他们接触到光明山之后,光明神派遣神使、甚至不惜分身过来的原因,就是现在地球巨量的人口,可以提供极丰沛的信仰之力。

但信仰之力又不纯粹靠数量,质量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。比如修真者的信仰之力,就要远胜于普通人。

这些能够五体投地跪拜,一步步走完数千里的朝圣者,那信仰之坚定和虔诚,是一般去烧个香、求个签的远远无法比的。

他们一个人或许就能抵得上一千人、一万人!

而且宗教信众,往往是去教堂、寺庙等宗教场所的那一会儿,才会非常的虔诚。这些信众是日常就是如此的虔诚!

便是无法朝圣的,或者朝圣过的,到了闲时,也会去山上、河床,在石头、石壁上面凿刻经文等。

简而言之,冈仁波齐极可能凝聚着非常澎湃的海量信仰之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