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9章 不惯着他的毛病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19章 不惯着他的毛病

风无姬是马上忙碌了起来,收集各方面的信息。

沈浪也是在思索了一下。

他觉得不能把对方想得太君子了!

面对想要图谋华夏的敌人,还是保持一份“小人之心”,甚至最大恶意的揣测他们,谨慎总不会有错的。

所以,正面的挑战,选择的是在偏远的冈仁波齐山峰,那会不会是一次调虎离山?

而且要假设好他没有回来的情况。

假如他没有回来,那对方肯定是想要把华夏的顶级强者一网打尽,这样就扫平了第一波障碍,哪怕还有大部分的修真者,但水平已经较低。

而且只要沈浪不回来,后面用几个月、几年的时间,就好办多了。

那这一次,就是最关键的一战。

没有沈浪,其他人为了能够不败,必须去更多的强者,那便和造成其他地方的空洞。

对方是两个大教派,外加很多站队的两大阵营,实力不可估量。

如果届时几个教主去了冈仁波齐,但其他大主教之类的,则聚集一起,前往各地,说不定就把各大门派逐一扫平了。

这个可能性还是极大的!

他们对落轻舟等人的实力了解不足,抛开还有很多隐世老祖不论,但以“无归海狱”探秘之行的信息,教宗和另外两个教主,真的足够灭了顶级的强者。

那在调虎离山之后,其他人就可以团灭其他的门派。

大家的吸引力,都聚焦到了冈仁波齐,只要够快的灭门,信息也不会迅速的扩散,可以让他们完成得更多。

如果实力够强大,更是可以同时多方面出手。

这样的话,就等于一天的时间,从顶层到中高层,一下灭了一大片。到最后剩下的,就完全没有抵抗力了。

当然,天师府不会是张逐浪一个,北海乔家除了乔戮仙也还有乔战天,其他还有很多存真境的,不会那么容易被灭的。

但有心算无心的偷袭,就容易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。

沈浪决定跟风无姬说一下,让她着重的提醒一下,让各家各派都重视起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风无姬来了一个电话,她看了一下呼叫者,有点犹豫,看了一下沈浪。

沈浪示意她尽管接。

风无姬点点头,便当着大家接听了,并且是开了免提。

“刘主任。”

她的一句称呼,就简单的把大概的信息表明了。

之前讲述联盟的事,已经知道官方的负责人,是一个叫刘胜伟的。行政级别不低,而且颇有背景来头。

这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,毕竟可以算是事关国防战略大局了,必须有级别不低的,才能统筹得了各方。

“小风啊,让沈浪接电话!”

电话里面传来了刘胜伟的声音,带着一丝习惯的官腔傲慢,甚至还有一点不耐烦。大概是因为风无姬没有第一时间接听,让他有点不爽了吧。

风无姬不亢不卑的回应了一句。

“刘主任,沈浪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。明天……”

“什么叫不方便接听电话?”刘胜伟直接打断了她的话,语气也变得严肃了起来。

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你们还要装神弄鬼?对外故作神秘也就罢了,对领导也隐瞒?所有一切都是要有计划的!沈浪既然回来了,那就必须要服从命令、服从安排!”

他一副严厉批评下属的态度,让沈浪和她们几个都皱起了眉头。

再看风无姬,她们几个都有点佩服和不忍,觉得她平时很不容易。

风无姬则是游刃有余,并没有情绪,还是保持着淡定理智。

“刘主任,你就放心吧,我向你保证,沈浪明天一定会出现。”

“风同志!你不会不清楚事件的严重性吧?什么明天!现在就给我回来!向我当面汇报,跟大家一起商量战略战术,然后集体行动,我们不允许有个人英雄主义!”

刘胜伟的称呼变化了,态度也更严厉了许多。

正如大家都脑补合理化了,觉得沈浪今天回来并非巧合,而是早就回来了,刘胜伟也是这么觉得的。

但别的人是觉得欣慰和激动,他则是不爽了!

你既然回来了,为什么几次三番的征召,都让女人代替推脱?

既然回来了,不过来和大家一起商量对策,这是耍大牌吗?

那些有着千年历史的显赫门派,那些年近百岁的老前辈,不比你大牌?

大家都义不容辞的站出来了,都当仁不让的在联盟献计献策,你算什么?

连现在战书都送过来了,还在这里装!

他很不爽,所以没有通过助手之类的联系,直接亲自电话打过来了。

这是没有办法,只能通过风无姬,要不然的话,他直接就打给沈浪本人了。

而且以刘胜伟的经验,也能猜到沈浪极可能就在旁边听着,所以这看起来是说风无姬,实际上就是说给沈浪听的。

“刘主任,沈浪有沈浪的计划,你……”

风无姬耐心的想要解释一下,结果刘伟强更加的不爽了。

“哟!沈浪的计划!我就不说国家了,联盟是你们公认的吧?联盟的计划,不算计划,他一个人的计划才叫计划?”

他的语气,已经阴阳怪气起来了,毫不掩饰他的不满情绪。

“他这是要所有人围着他一个人转吗?还有没有组织性、纪律性!”

“刘主任,我们在比较远的地方,赶回去是来不及了,明天要到冈仁波齐呢。所以还是直接去那边汇合吧……”

风无姬耐着性子,从时间上来解释。

“你别给我找借口!沈浪有没有在,全是你一句话!以前说联系不上的是你,今天刚刚下战书,马上说回来了的,也是你!他到底有没有在,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!”

刘胜伟说完之后,严肃的补了一句:“这不是求你,不是和你商量,这是命令!”

“我……”

风无姬一张口,还想要和他解释的时候,沈浪已经伸手按断了电话。

“咱不惯着他的毛病!命令?向他报道?德性!把我当他的手下了?”沈浪冷哼了一声。

他是连对岸总统府的屋顶都能掀了的人,区区一个刘主任能给他什么压力?

“可是他毕竟代表……”风无姬欲言又止。

“你等我一下。”沈浪直接开始读取风无姬近期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