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3章 兄弟问题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113章 兄弟问题

听着这个声音,是一个男子的喝斥,和他一起过来的,还有一个女子,都是气势汹汹的。

沈浪乍听到这话,还是有点好奇的。

以岳镇南如今的修为,在岳家、在平西修真界,都是绝对的老大。那就算是官员富豪,因为他世俗的身份,也不会这样的喝斥。

如果这是他老婆叶瑶,那还说得过去,毕竟叶瑶本来就很强势、有主见的,也是因为被叶家寒心了,再加上沈浪的高压,再加上岳镇南没放弃她,才结婚的。

但过来的女子并不是叶瑶,年纪要大许多,看样子应该是有四十了。一起过来的男人,似乎比女子年轻一点,但也应该快四十了。

不过沈浪马上就醒悟过来了,因为这男子和岳镇南,是有几分相似的,另外和岳刚也有几分相似。

刚刚叙旧,还联想起当年的事,沈浪也记起岳镇南是岳家二公子,是另外一个大哥岳镇东,在国外留学,后来就留在海外配合发展岳家的生意。

这也就了然了,哪怕岳镇南在牛逼,在岳家已经具备说一不二的家主地位,但在他们自己的小家庭里面,岳刚始终是他父亲,岳镇东始终是他大哥,叫他名字也很正常。

“大哥、大嫂。”

岳镇南有点尴尬的站了起来。

“你们过来干吗?我都说了出来见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……”

沈浪之前神识扫了一下,在那豪华包厢里面,好像就有他们两个。

应该是岳镇东夫妇从国外回来了,岳镇南做东在这里宴请,刚刚是从包间出来见他,让他哥觉得不给面子了吧!

“再重要的朋友,有家人重要吗?”岳镇东老婆已经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大嫂,你们……”

岳镇南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知道沈浪并不会介意,不会觉得冒犯。因为现在的沈浪,看他们完全是看蝼蚁一般。

但他是难得有机会见沈浪一次啊,可不想错过了维系交情的这一次宝贵机会。

至于陪他们吃饭,随时可以一次两次,一百次都可以。

但他这也不好怎么直接的喝斥。

就在这时候,岳镇东妻子再一次气冲冲的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本杰明被人撞了,非常严重!现在在医院里面!”

岳镇南听到这话,眉头跳动了一下。

“哪个医院?你们先过去,我随后就到。”

本杰明是他大哥的儿子,要说感情,没有相处过多少,也不会多深厚。

但因为是岳镇东的儿子,出生的时候,他也才十几岁,所以这个侄子是看着长大,也是伴随他自己成长的,那有另外一种深刻。

尤其现在在平西,他把家族各方面都发展得非常的好,大哥大嫂回来,就像贵客一样,要招待好的。

现在亲侄子,竟在自己的地盘上,被人撞了,非常的严重,他当然不能不管!

不过沈浪在这里,依然还是沈浪重要!

听到这话,岳镇东两口子不由得怒了。

“你小子说的什么话!你侄子被撞得重伤入了医院!他才十六岁!脸上插满了玻璃,都无法解锁手机!你竟然不关心一句,不把撞他的人刮出来,还在这里闲聊?”

“我算是看透了!岳镇东,这个岳家是别人的,就没你什么事!我们回来做客一下就应该走!”

沈浪在旁边,事不关己。

本来也就和岳镇南叙旧几句,再给予他一点资源,让他以后可以修炼到更高。真要继续多聊下去,大家也会没有话题而冷场的。

所以岳家真的有事,他也是准备告辞离开的。

但现在这几句听下来,已经让他知道了一个大概。

敢情之前那辆跑车的驾驶者,就是岳镇东的儿子?

不知道现场是不是有路人帮忙救了那叫本杰明的小子,要不然就是要等到交警了。

如果是岳镇东的儿子,又才十六岁的话,那肯定不会拥有国内的驾照,车子应该就是开的岳镇南的。

那就没有他的身份信息了,不管是身份证还是护照,应该都不会有国内的信息,其他就要靠手机了。

他手机如果是指纹锁的话,还可以解开,如果是密码,就只能等醒来。而听这意思,是脸部识别解锁的,当脸上插满了玻璃和血的时候,自然无法识别。

估计电话会打到岳镇东这里,还是从车上的行驶证查到岳家,通知到岳家谁,再转告到岳镇东这里。

这其中应该是先救人,送去了医院,再想办法联络家人。加上波折,所以一直到刚刚,才通知到岳镇东这里。

而岳镇东夫妇,这是还不清楚具体的状况,要不然只会更加的疯狂了。

国人遇到了事情,第一个就是打电话求助,一般是找最有能力的亲友。岳镇东他们也一样,这是在平西出事了,岳镇南又在这里,当然直接就来找他了。

再则,他们刚刚是从包间出来,安排车也需要时间,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跑医院。

不过这会儿见岳镇南的态度,已经让他们非常的失望,这就要离开了。

“大哥大嫂别着急!我们先去了解情况,为本杰明治疗,其他情况,我会查清楚的!”

岳镇南马上表态。

岳镇东留学国外,然后留着不回来了,固然是个人的习惯,但也是岳刚有意的安排。

目的很明显,就是遇到楚家要灭他们这种情况时,还有一支能在海外开枝散叶。

岳镇东在国外,就算不能把岳家的生意做到多大的程度,至少也比一般人要强得多。

本来按照正常的发展,他对于家里,对于整个家族,都是很重要的一环,回来也是有优越感的。

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岳镇南的实力,让他已经毫无争议的成为新的领袖,就算家主还是岳刚,那也只是出于尊敬,实权还是在他这里。

只有他能镇得住其他各方势力,再加上叶瑶也不简单,等到现在岳镇东回来,不免会有极大的落差。

这是被以前不如他的弟弟比下去的落差,也有父亲被弟弟提前接班——甚至是夺权的一种不爽。

刚刚,也就是一个爆发的契机而已。

岳镇南历练到现在,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,所以马上表态。

他也是想通了,现在这样的气氛,跟沈浪也不能友好的闲聊下去了,那就还是安抚好亲兄嫂吧。

“等一下。”沈浪开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