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6章 杀了我吧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96章 杀了我吧

“那又如何?”

高寒秋冷笑:“你们不是来上门切磋的,是要寻仇的。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了?”

这话说得南宫适老脸滚烫!

可不是吗?

本来是要来寻仇的,自己的家族别灭了,哪怕拼命也应该要干死对方!

但是……拼命都没有效果呢?那就是白死!

他能活到如今一大把的年纪,能有如此实力,自然是有过各种艰险和生死的考验。对于死,还是畏惧的,更别说白死。

但现在被人当面踢爆,那就非常的脸上无光了。

“南宫适,你应该很明白,到了现在,我们已经没有调和的空间了。”

高寒秋叹了一声。

南宫适略微的一怔,然后苦笑了起来。

确实!

各派如果不联合起来对秋林剑宗斩草除根,那高寒秋就不会灭了各派。

不灭各派,哪怕他们知道高寒秋还活着,也最多是切磋而不会生死相搏,大家或许还能合作共赢。

但现在有了灭门的血仇,是不可能善了了。

不说切磋,就算是一般的仇敌,高寒秋展露了实力之后,都可以小惩大诫的放一马。

但对他们不能!

因为他们是灭门血仇,就算现在他们承认实力不如,就算放他们离开,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,日后还是会找机会寻仇。

而这个寻仇的目标,不仅仅是针对高寒秋一个人。

高寒秋不会怕他们任何的寻仇,但秋林剑宗其他人承受不了。

对于他们两个来说,发现不可能杀高寒秋之后,或许就会退而求其次,把秋林剑宗其他弟子杀光,剩下高寒秋一个光杆司令,也同样等于是灭门报仇了。

就像他们不能允许被灭门一样,高寒秋同样也不允许秋林剑宗被灭门。

想要避免那个后果,就只能提前把他们都干掉!

这就尴尬了……

求饶认输都没有用了!

南宫适苦笑的刹那,也是在做最后的计算——还有什么办法?

抢先和偷袭,这已经没有用。樊天星就已经用过了,干不掉高寒秋,更别说旁边还有几个在虎视眈眈呢。

“你杀了我吧!”

高寒秋的剑还在手里,随时准备着出击。

樊天星已经失败了一次,南宫适肯定会吸取教训,下一次的袭击肯定会更加的汹涌。

所以他一点也没有松懈,随时准备着搏命!

可是南宫适竟然在这一刻,说出了这一句话,而且在说话的时候,放弃了防御,直接从空中降落了下来。

这是哪一出?

不过下一刻,高寒秋也反应过来,这是以退为进。主动的放弃抵抗,让他碍于正道,反而不便杀。

另外也可能随时准备了逃跑,随时准备了反杀!

这个状况,却是让他略微的犹豫了一下。

作为一个活了数百年的老家伙,真要让他杀毫无反抗、慷慨赴死的人,还真的有点纠结。

当日下灭门令,也是因为各派直接触了霉头,在他最愤怒的时候过来斩草除根。

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情况出现了变化!

从空中飘落下来的南宫适,骤然的凝固不动了。

“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

沈浪!

以沈浪对高寒秋的了解,不等看到他犹豫,就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所以果断的出手!

他不管对方是无奈还是伪装,直接施展神之领域,瞬间把降落的南宫适给禁锢了。

而在说话的时候,则是把南宫适瞬间的牵引到了他的面前。

“德古拉伯爵,你去把那个干掉吧,别真的爆体了弄得到处很恶心。”

沈浪在把南宫适抓过来的时候,还顺便吩咐了德古拉伯爵一句。

南宫适此刻是惊骇得目瞪口呆。

他刚刚以退为进,当然还是有暗暗戒备的,怎么能真的甘心赴死啊。

可是他的防的是高寒秋,没想到在他都示弱求死的时候,沈浪竟会插手。

但在那神之领域的禁锢的刹那,他便意识到对方的实力是如此的强大,这场域他根本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!

想想刚才,樊天星之前掌握了先机,结果高寒秋可以破了他的场域。而此刻自己被动了,却连动弹一下都不能。

秋林剑宗怎么会有如此的实力?

高寒秋怎么会认识那么多的强者?

这一两百年来,都发生了什么!

但在这一刻,他已经无法再震撼和思索了,他感觉到瞬间极度的困乏,一下连思索都难以思索了。

把他抓过来之后,沈浪直接镇压了他的意识!

紧接着便开始读取他的记忆。

沈浪另有一份心思,那就是要不要汲取南宫适的精神力!

这收获无疑是非常快和巨大的,虽然也要承受风险,但从几头魔龙而来,让沈浪颇有尝到甜头情不自禁的。

但他还是有点顾忌,魔龙终究是魔龙,还可以解释非我族类。

对人族强者运用吞噬之法,未免不够正道,真要这么做,要么是之前闵鹿那样的想要害他的敌人,要么是没有办法。

但现在这个是高寒秋的敌人,对他并没有直接的威胁……

那边的德古拉伯爵,在听到了沈浪的话之后,马上答应了一声。

随即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樊天星的身边,然后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他已经咬住了樊天星的血管!

紧接着在德古拉伯爵疯狂吸血之下,樊天星的身体,以可见的速度变化着。

本来疯狂膨胀的变化,开始停歇了,然后身体便是明显的变得老化、变得干瘪起来。

这一幕,让大家都很震惊。

因为大家都没有见过吸血鬼这种生物,这算是异类,但也可以算是人族中的异类。

许皋月是知道他身份的,高寒秋当然也知道了,他们是能理解的,但莫飞流则一知半解。

但不管理解还是不理解,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德古拉伯爵吸血。

竟然吸活人鲜血,这本来就触了大家的禁忌,那是邪魔外道的行为。而在对方有爆体危机的情况下,他能那么快的过去,吸血的速度那么快,并直接把樊天星完全抽干……

这些又让大家有点惊怕。

许皋月也是暗叹明了,对方这手段是他学不来的,难怪只要给了机会,德古拉伯爵能飞跃式进化。

除了一个人。

沈浪是毫不惊讶的,因为他不仅仅早就见过德古拉伯爵,后来更是有桃乐丝,那是见多了。

刚刚他开口,就是让德古拉伯爵去把樊天星吸干,把能量都吸收了,自然也就不可能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