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7章 破纠念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97章 破纠念

德古拉伯爵,一下把现场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

那场面把大家都震撼到了。

也包括了南宫适!

南宫适刚刚被这镇压了意识,但非常的困乏,连思索都乏力,但并没有直接的昏死过去,目光也是可以看到樊天星那边。

看到德古拉伯爵吸血的一幕,把他惊得人都清醒了许多。

然后在沈浪读取他记忆的时候,他也和其他人一样看到了樊天星的明显变化,这让他心悸了起来。

等到看到樊天星很快就变成一具形如槁木、苍老干瘪的干尸的时候,南宫适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就算是死,他也不想要是这样的死法啊!

这个后果实在太惨了一点。

在这一刻,他虽然被镇压了,但还是泛起了一丝意念。

“杀了我吧!只要别让我这样死,其他什么方式都好!”

他现在的状态,要给沈浪传送意念,其实是做不到的,但因为沈浪侵入他的脑中,读取他的记忆,所以他这刚刚泛起的意念,也就等于沈浪直接能共享得到。

沈浪微微一怔。

之前南宫适的话,可能是有作伪作假的,但现在这是直接通过意识的了解,则是能够知道,这是他真正的心声。

换句话说,南宫适现在是真心的求死,只要不是被德古拉伯爵吸血而死,他就瞑目了。

“你确定?你不怕我给你更惨的死法?”

南宫适感觉到镇压轻了一些,得到了这个回应,让他也是轻松了许多,就怕对方根本不听他的声音。

“我确定,只要不是这个死法,其他什么都好。学艺不精,愿赌服输,我死而无怨。”

沈浪其实刚刚也在关注着德古拉伯爵的行为。

他没有什么惊讶震撼的,但却是有所思有所悟。

一路修行到现在,他还能算是一个纯洁的年轻人吗?

当然不可能!

按照地球文明的伦理道德,他都杀人放火无数了,不管是什么原因,做了就是做了。说是恶魔也不为过,便是当年就有了嗜血狂魔的外号。

所以现在还纠结这些,说白了也就是自己的一个坚持,或者还没有过去那一道坎。

要说难听一点,那就是还有点矫情!

吞噬人族的力量是邪道,吞噬凶兽、魔龙等异族的力量就是正常?

那其实跟觉得“吃猫狗是野蛮粗鄙,吃鸡鸭鱼猪牛羊是天经地义”是一样的理论。

众生平等。

所有的划分,都不过是人类根据自己诉求的一种划分。

其他种族也一样,魔龙当道,它们也会觉得人族不过是食物。

行为也一样。

一剑杀了樊天星,真的就比德古拉伯爵吸血死高尚吗?

虐杀是更不文明,但本质来说,并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吸收了樊天星的所有能量,是减少浪费,让樊天星的修为,帮助德古拉伯爵,得到了另外一种形式的延续。

所以沈浪也很快就想清楚了。

要么从一开始就摒弃这种方式,现在已经有过多次,再纠结什么的就矫情了。反正他也是摆着不浪费的心态,又不是到处猎杀强者的主动行为。

当南宫适在表达出他学艺不精的无奈心境之后,沈浪就没有再和他沟通了,直接开始汲取他的能量。从精神力到元气修为!

等大家看着现场的两具尸体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德古拉伯爵简单粗暴,直接就是非常邪派的吸血,把人活活吸成人干。

沈浪应该也是差不多类似的方式,应该也是把一身精元都吸空了,只是没有变成人干,没有那么恐怖。

不过,又有什么好说的呢?

这可不是什么正道的朋友,这是上门来的敌人!

对于要拼出死活的敌人,还要讲究那么多吗?怎么死不是死,怎么杀不是杀?

现场几个人,其实还真的没有外人。

沈浪和德古拉伯爵两个是动手的,自不必说。高寒秋和莫飞流,都是秋林剑宗的元老,人家这都是为秋林剑宗出头,帮他们做的恶人!

所以不管怎么样,都应该是保持感激的。

白娓也不必说了,她是沈浪侍女的身份,完全是追随沈浪。

剩下就是一个许皋月了,这些人想要搞他大哥的门派,他只恨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大,不能直接的帮上大忙!

沈浪他是素来佩服的,德古拉伯爵是什么人物,他也是早就知道的,更没有什么好惊讶了。

所以,接下来便是莫飞流亲自去处理了尸体——虽然他是秋林剑宗的宗主,但算起辈分来,其他都是和他师父论交的,他也就是最小的一个了。

白娓倒不算和师父论交,也只是沈浪的侍女,但就算不冲沈浪的面子,来这里也是客人,而且实力也比他强。

从实力上论,他也是最弱的一个!当然打杂的事情,就需要他来干了。

随后高寒秋控制着整个山头,树叶狂舞了一会儿,等到停歇之后,在把甩到了山谷里面的所有弟子、匠人们,再一次的接了上来,继续的施工。

这些沈浪看在眼里,知道高寒秋刚刚驱动无数树叶的用意。

因为发生过的事,会因为有微弱的能量残留,从而强者还可以感应复原,从而如同“看见过去”。久远一点的话,通过青丘石还可以感应的,也便如同信号放大器一般。

他让无数的树叶狂舞了飞翔了一阵,就是要冲淡冲散所有的痕迹,就像电脑硬盘、光碟一样,写入新的东西,就更难恢复原先的内容了。

这也是举手之劳,是不是真的有用,需不需要这样另说。

随后他们再一次回到了后山深渊之处。

德古拉伯爵在知道了秋林剑宗出事之后,立即赶回来,也是让高寒秋等人都非常感激的,情况也没有瞒他。

得知是这么一个状况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他也说了一下他的情况,在不周山一直就沉睡着,前些日子才出来。

而刚才的情况,大家也是看到了,能够猜想得到,吸干了一个大神强者,应该也需要再沉睡吸收这些能量。

沈浪没有多说,但高寒秋之前是和他一道的,知道他是吸收了魔龙的精神力,刚刚又吸收了南宫适的精神力,极可能会出状况,也是需要给他修炼的时间。

所以在安置了他们在深渊闭关处之后,是留下白娓照顾,他自己是带着许皋月和莫飞流回到了山顶。

这是他们的家园门派,该他们自己守,不能更多的依赖朋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