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3章 两百年没见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93章 两百年没见

(对不起,漏更了……)

沈浪也是简单的应付一下,并没有多问德古拉伯爵的其他情况。

而这个时候,空中的两个人,已经跟高寒秋叫板起来了。

“高寒秋,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还活着,今日我会让你们秋林剑宗付出代价!”

对方能认出高寒秋,多少应该是打过交道的,沈浪静观其变。

高寒秋出来之后就是救人,然后就关注着他们两个,跟德古拉伯爵打招呼都没有看过去。

这会儿当然也是看破了对方的身份。

“樊天星,南宫适。原来你们两个也还活着,我们这是两百年没见了吧。”

这会儿高寒秋当然没有时间跟沈浪讲述他们的具体身份,但从叫出的名字,沈浪已经马上展开了联想,并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。

他第一次来到唐城的时候,最先找他麻烦的,就是一个叫樊骥的公子哥。后面也是跟樊家有过交道,沈浪是直接教训了他们。

后来了解到的情况,樊家是唐城本地的一个家族,但跟秋林剑宗相比还是有差距的。

这里也还有一个南宫家族,算是比较中庸,即便几番的战斗,也没有留下多少特别的印象。

不过这也是能对应上了,这个樊天星应该是樊家的一个老祖,南宫适则是南宫家族的老祖。

就像牧西阳是牧家的一样。

而高寒秋的一句“两百年”没见,则透露出了更多的讯息。

这樊天星和南宫适,已经不知道是几代之前的老祖了,可能很久都没有出现,甚至樊家、南宫家族的人,都以为他们不在了!

这不是没可能的,当他们修炼到大仙巅峰,甚至大仙境界,就已经甩开同门很多了。比如牧西阳也就是大仙水平,龙蜕是大仙巅峰。

所以他们不会继续留在家族、不会继续留在唐城,这里的资源已经撑不起他们发展所需,继续留着的话,只会占用掉家族过多的资源。

在一定的境界和年纪之后,他们离开了唐城,云游天下,寻找各种资源,寻找各种奇遇。

至于他们家族在唐城的发展,一流二流,输一点赢一点,到他们那境界,都不会看在眼里。

比方说樊骥跟沈浪有摩擦,找家族的人来帮忙,便是当代家主也是不可能参与的,会觉得是年轻人的问题。

而各大势力争夺地盘的战斗之类,在樊天星、南宫适这种级别的眼里,也都是小事一桩。这是常常会发生的事,他们根本管不回来,所以从一开始就不管。

也许为了方便洒脱,直接就以逝世陨落的名头遁去。

但,关系到家族生死存亡,则不仅仅家主会管,他们这种老祖也不会不管!

小孩子打架,家长不掺和,但如果把小孩打死了,家长肯定就会管了。

家族之间争斗,老祖宗不会理会,但如果把家族都给灭了,老祖宗也肯定会管了。

他们两个现在,应该就是通过某种方式,知道家族被灭了,然后才从远方赶了回来。

结果就是和赶过来的德古拉伯爵先碰上了,然后两个一起追着他来到这里。

理清楚了这些,沈浪倒也不好说什么。

各派要趁机灭了秋林剑宗,秋林剑宗还有实力,反过来灭了各派。樊天星、南宫适两个过来,如果他们有实力的话,也是会灭了秋林剑宗。

所以只有立场的不同,难说对错。

不过作为他个人,当然是帮高寒秋的,现在就看他们两个的态度了。

“高寒秋!两百年不见,你老不死的倒是出息了,居然以大欺小,对后辈下狠手,老弱妇孺一个不留!”

“你枉为正道自居!今日我二人不仅仅要替天行道,还要把这真相公告天下,让所有人知道你的丑陋面目!”

樊天星和南宫适两个人,显然这怒气已经是憋了许久。所以即便如此高龄,见到高寒秋的时候,也是气得哆嗦。

对于他们两个的话,高寒秋却是很淡定。

“成王败寇,没有什么好说的。如果不是我们及时回来了,我秋林剑宗也会被你们各派联合斩草除根。别把自己想得那么高尚。”

“好一个成王败寇!你倒是倒打一耙了,早知道跟你没有道理可说!”

“当年我们就应该灭了你们秋林剑宗!我们各家一念仁慈,却是养虎为患,让你这白眼狼成为了唐城大患!”

老一辈的风格,还是很喜欢说当年的。

从他们说话的风格,沈浪也看出了很多端倪。

这两人应该也是在什么地方隐居修炼,一般较少和外界交流。要不然的话,他们达到大神境界了,完全有资格和那些隐世名门大派的老祖论交。

如果有走动的话,应该也早就知道了高寒秋还活着,并且实力如何了。

历说当年往事,也能看得出来,两百年前的高寒秋,应该是没有突破到大神境界,加上各种战斗,估计也是带伤的。

“我们不是凭空而来的,是经过了漫长战斗的,是我们付出了鲜血和牺牲,让你们各派有所忌惮,才最终立足的,可不是你们一念之仁。”

高寒秋的脸色开始沉了下来。

因为他们说及往事,又让他勾起了和林樾之等人并肩作战的日子,创业难,守业更难。最难熬的一段岁月,印象更深刻,回望感觉更美好。

但现在……

“反过来,不是我一念之仁,早就可以灭了你们各家,还等到你们上来撒野?”

他这话说的是有根据的,他大神境界的时候,完全可以确定唐城是没有敌手的,樊天星南宫适他们也没有出现了,如果那时候把唐城吞并,一点也不稀奇。

那时候樊天星南宫适就算得到消息赶回来,也不会是对手,只会是一起灭了。

“呵呵!”

樊天星当即冷笑了起来:“你的倚仗,就是这些外人吧?仗着邀请了一些外人,在唐城杀戮抢掠,你还有什么狗脸?”

“我们唐城的恩怨,不欢迎你们这些外人参与搅和,如果不识趣的话,可别怪我们不客气!可想好了,我们已无任何可失去的!”

南宫适更是直接扫向了沈浪、白娓和德古拉伯爵。

莫飞流和许皋月,他们都没有太放在眼里,只需要拿话将住沈浪他们,让他们不出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