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4章 放大招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94章 放大招

他们这也是有策略的,南宫适既是要充当掠阵的角色,就必须保持着距离,才能纵观全局。

实在必要的时候,他也是要肩负着果断撤离的。

樊天星在下来之后,高寒秋也往前了几步,单独和他对上了。

许皋月和莫飞流两个,是现场最弱的两个,他们也没有硬撑,自觉的退后了一点,以免被抓为人质了之类。

沈浪和德古拉伯爵没有动,白娓也是在他身后站着没有动。

“来吧,看看我有什么长进!”

高寒秋说话的时候,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把剑。

而樊天星在缓缓降落的时候,看似的警惕着他们,但实际上却是已经提前布局,场域封锁了他和高寒秋的周围!

樊天星也是有自觉的,没有扩大范围,以免招惹沈浪他们,给了别人借口。

只是和高寒秋的话,则无话可说,这本就是他们两个的战斗。

当高寒秋说完出剑的时候,樊天星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!

刹那之间,就在他们周围的场域之中,瞬间变得乌天黑地,仿佛充满了诡异的乌云,甚至还有电闪雷鸣!

而在山上观战的众人,哪怕不在场域范围之内,也都可以感觉得到,那是极其强烈的能量波动,似乎里面的所有一切,都能把人吞噬粉碎!

南宫适在空中,也是如临大敌!

他们刚刚意识交流的时候,就已经迅速的商量了一个大概的方案。樊天星趁着下落的时候,在高寒秋傲气单挑他的时候,就直接下杀手!

而南宫适,则是要做好接应的准备。

因为樊天星这是一上来就直接放大招,成功了的话,对方不死也会重伤。但如果不成功,那他自己的下场也会很惨!

当那局部风云色变的时候,高寒秋的剑缓缓的举起,并对着前面缓缓的劈了出去!

整个速度很慢,以至于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。

现场的状况,明显是樊天星操纵着场域,高寒秋是在控制之下,那速度很慢也是情理之中。

可有点奇怪的是,明明看起来速度很慢,也是和缓无力的样子,似乎只是勉强完成袭击。

但在这个过程中,那乌天黑地、电闪雷鸣的场域环境,却一点也没有袭击高寒秋!

樊天星不可能只是搞一个效果,他这就是直接在对方还没有注意到的前提下,发了你死我活的大招。

可这大招光有声光电的效果,却并没有逼近到高寒秋的身边。

如此一来,所有的一切,反而显得好像是衬托高寒秋那一剑了。

于是乎,高寒秋那一剑,看起来就像是公园老人练习的太极剑一样的和缓,但在划过空中往前的时候,却骤然爆发出了毁天灭地一般的汹涌之力!

本来在他们周围黑压压的一片,包括所有的电闪雷鸣,全部狂卷了起来。就像乌云遭遇暴风,瞬间往一边刮了过去。

呈现在大家的面前,就像是高寒秋缓缓一剑劈出去,直接就把黑幕拉开了似的,清晰明了。

而在下一刻,所有一切的乌压压的全部落在了樊天星本人的身上,促成这一切的,则是一道无匹强大的剑气!

对方一上来就放大招,高寒秋岂能不知?岂能大意?

他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,实则蕴含了毕生之精华,不仅仅石破天惊,更把对方的所有一切攻击,全部包裹着回敬了过去。

当那一剑出现的时候,樊天星已经感觉肯定了不对,但他却发现,这明明是他掌控全局的场域,此刻却无法随心所欲,仿佛已经被别人控制了似的。

更重要的是,场域和他是一体的,现在场域被别人牵制住,他想要撤离都做不到!

他能做的,就是赶紧全力的防御,让自己不至于遭遇到了反噬。

但结果却还是超过了他的想象!

从他的角度看过去,那缓缓的一剑,却比直视太阳还要更加的耀眼,而夺目的瞬间,已经有无尽的力量到了面前,撕破了他所有的防御。

紧接着轰入他身体的,不仅仅有高寒秋那汹涌的剑气,还有他整个场域的攻击力,全部倒灌了回来!

在他个人的时候,那是一刹那如同永恒一般的漫长,每一个微秒也是无限的放大,希望能够寻找到任何一点漏洞,可以反抗可以防御可以撤离。

但在对方强势的袭击之下,却是一点也无法做到!

在那一刻,樊天星一下明白了。高寒秋不是和他一个水平,甚至连更甚一筹都不止,是要比他强很多,极可能是大神巅峰!

这就是信息缺失的代价,如果他们早早的跟高寒秋一样,用一两百年融入到了更高的圈子。就会发现,连那些底蕴深厚名门大派的老祖们,都对高寒秋敬让三分,可不是冲着年纪和辈分!

樊天星刚刚那一击,之所以会视为生死大招,就是因为在场域布置的那一刹,已经把所有的攻击释放,那是类似于阵法,让所有的攻击无处不在。

这本是为了让高寒秋防不胜防、无处可逃,可一旦没有袭击成功,那一股力量也就暴走了,反噬的后果也非常的严重。

他果断而及时的自我防御,是可以将反噬危害降到最低的,可是高寒秋那一剑,直接把他的防御破了!

结果就是他一方面要承受高寒秋那一剑的余力,自己攻击的反噬之力,也必须全部正面的承受。

在下一刻,大家又看到了另外一个诡异的画面。

樊天星整个人骤然的膨胀了一大圈!

然后身体开始扭曲起来,变成部分膨胀部分凹陷。

这个画面其实也就是一个瞬间,但已经呈现出了众多不一样的效果。

所有人看着都有一个预设,仿佛在下一刻,樊天星就会爆体而亡!

乌天黑地没有了,电闪雷鸣没有了,狂风暴卷也没有了,所有一切,似乎都被压入到了樊天星的体内,此刻正在他的体内暴走!

“手下留情!”

空中的南宫适立即快速的大叫了一声。

刚刚他们两个人的交手,整个时间很短暂,但观战的每一个,都不会觉得短暂,都觉得是非常惊心动魄的一场交手。

南宫适跟樊天星,自然是要更加的了解,一看此刻的画面,比其他人更加清楚接下来的后果会是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