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5章 认怂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95章 认怂

刚才他们已经交流过了,南宫适在旁边是要预防其他人帮助高寒秋,也是要接应受伤的樊天星。

但他们预计的前提,是把高寒秋弄死!

最低限度也要是两败俱伤,那样的话,他带着樊天星先离开,日后再来,就能把秋林剑宗灭了。

但刚刚过招的效果,却是樊天星直接被破功,然后连防御都无力防御!

这几乎就是秒杀的效果!如果不能及时的叫停,那下一步的樊天星就死在当场了。

这也充分说明了高寒秋的实力超过了他们的预期许多!

南宫适和樊天星,不仅仅是两百年交情的问题,而是他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,一损俱损一荣俱荣!

有两个人的话,即便对方多了几个超出预料的高手,他们还是能硬杠的。但如果剩下他一个人,那就真的什么话语权都没有了。

所以发现樊天星的状况,南宫适果断叫出了“手下留情”。

此刻高寒秋的一剑,已经完成了往前劈出,但还是保持着剑指樊天星的状态,也能感受得到,还有强大的剑气迸射过去。

南宫适开口之后,沈浪马上接了过去。

“这是他们生死一战,高寒秋如果手下留情了,岂不是要被樊天星反扑?”

高寒秋现在看似简单,也是完全的占据上风,但沈浪不能让他分心。强敌过招,稍微有点分心,结果就很可能改变。

南宫适有点尴尬,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承认。

“樊天星不是高寒秋的对手,如果不手下留情,他就要毁于一旦了。”

“你们难道是来友谊切磋的吗?如果樊天星占据上风,他不会把高寒秋毁了?”

沈浪的反问,让南宫适无话可说。

他们本来就是打定了单挑瞬间干翻了高寒秋的主意,只是现在失败了而已。

“手下留情就手下留情吧!”

他们之前对话的时间,其实已经超过了两个人交手的时间,此刻高寒秋已经完全的确定了樊天星的状态。

樊天星的防御被他破了,然后是攻击加上反噬,但他也有可能还是能逃脱的。

所以刚才高寒秋还是剑气持续施压,让对方没有余力对抗,而几秒下来,则已经把状态稳定了,樊天星已经只顾无暇、无力反抗了。

现在他已经可以从容的收剑,不怕对方出妖蛾子了。

“……多谢。”

不管对高寒秋怎么样的态度,南宫适这会儿还是不得不道谢一声。

高寒秋真的手下留情了……

但这个轻松的态度,却又让他心里不容乐观。

如果是好不容易放弃,才能说明那是不容易做到的状况。现在对方那么轻松,似乎并不在乎,那就说明樊天星现在的伤势,比他预计的还要更加的严重!

出于谨慎,南宫适并没有直接降落过去樊天星的身边,而是保持着观望的态度。

不管再怎么样一荣俱荣,他也不能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。

万一有什么不对,已经无法拯救樊天星了,那他当然会是果断的自己逃跑!

在高寒秋收剑了之后,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樊天星的身上。

现场出现了几秒钟的冷场。

而结果便是许皋月和莫飞流,也都看出了樊天星的情况。

他的身体还在不断的变化着,偶然此处出现隆起膨胀,然后又消散,再出现在彼处。

很无疑问,身体还是在遭遇到剧烈的冲击,随时在爆体的边沿!

想到爆体,大家又都保持着高度的防御。

这可是一个大神境界的强者,一旦出现爆体,哪怕不是有意的爆体袭击,不会出现加强的攻击,但威力辐射出去,也还是会让大家受到强烈的波及。

南宫适没有第一时间过去,也正是这个缘故。

要不然的话,他就是第一个受到冲击的。

“他刚刚并没有对我手下留情,直接是想要我的命。只可惜樊天星也没有什么长进,没有威胁到我,反而被我逼入了他自己的体内。”

高寒秋气定神闲的在旁边讲述了起来。

“后果想必你也清楚,他最佳的结果,就是保持着这样紊乱的状态。稍微有点刺激,可能就爆体而亡。”

“……”

到了这一刻,南宫适想要说一点大话都没有机会了。因为这主要是把樊天星的攻击逼回到了他的体内,越危险越说明他刚才的攻击强大。

这又如何怪别人?

沉默的尴尬,让南宫适感觉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长。

他个人是尬得要死,这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。但樊天星则是随时在死亡的边沿,谁能确定哪一下就戳爆?

如此就算让他把樊天星带走,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活啊。

而对方又有什么理由会让他把输了的樊天星带走?

“轮到你了。”

冷场之后,高寒秋主动的开口邀战了。

刚刚他们要的是单打独斗的机会,现在高寒秋一一成全他们,而且不惧车轮战!

南宫适暗暗苦笑。

这真的是严重的预计不足!

他们之前没有想到高寒秋还活着,以为也就是哪一代的宗主强大了,更没想到还有沈浪几个强敌。

现在才发现,不说这另外的几个,光是高寒秋一个,都不是他们能搞定的。

刚刚樊天星已经证明了,这是带有偷袭色彩的,结果也不过被高寒秋一剑就解决了。

南宫适不会觉得他自己比樊天星强大得多,他出手的话,就算更加的小心,更加的重视,估计也就多撑两招而已。

整体的结果不变!

此刻,他也是深刻的明白了,此番已经报仇无望了。

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

樊家和南宫家,跟其他各派一样,全部都灭了,他们就是剩下的独苗了。

如果也实在这里,那就彻底的从历史长河消除了。

有实力报仇,不去报仇,那无颜见列祖列宗。

但现在实力已经不够报仇,敌人的强大超过预期,那需要做的,就是保存实力,以观后效。如果再进一步的话,那就是再找女人生育,重新培养家族后人出来。

那是漫长的事,想要把一个门派重新拉扯起来,也需要付出巨大的心血。

但如果只是要把种子撒播出去,只是要开枝散叶,那就只是需要他们都耕耘就好了。

前提则是要留有性命!

“我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南宫适瞬间便认怂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