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2章 单挑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92章 单挑

他们两个的方式是很对的,现在的高寒秋,是有大神境界,自然是有尊严要面子的。

要是单独在禁地之类的地方,那没得说,只要杀了灭口,反正不会传扬出去。

但现在这里,除了他的弟子,还有几个外人,他们两个也还随时可以逃走,被灭口的机会小,那传扬出去,就是遗臭万年的事。

他们先把话说出来,就是要逼高寒秋跟他们单挑!

他们两个都有大神境界,单挑的话,还是有信心的,现在就怕对方一起上。

而他们的目标就是秋林剑宗,只要把高寒秋他们几个干掉了,不需要招惹这些外人。

现在咬定的就是唐城的恩怨,不应该叫外援。

听到这话,德古拉伯爵当即左右张望了一下。

他是做客在这里的,处于义气,知道秋林剑宗出事了,自然要赶回来帮忙。但现在高寒秋他们都好好的,说到外人,他就有点纠结了。

而在这个时候,沈浪马上笑着开口了。

“两位大概没有搞清楚状况。”

这明显的计策,谁都能够看得出来,但沈浪怕高寒秋一激动就答应了,所以抢先说话。

“嗯?”在没有弄清楚沈浪身份之前,他们还是保持着一点分寸,没有直接的得罪。

“这一次秋林剑宗遭遇大劫,死亡大半,几乎就相当于灭门了。作为唐城的同道,你们的家族和其他的势力,并没有站出来对抗……哪怕是斥责一下外人凶手。”

“这是秋林剑宗自己的敌人,谁也不能干涉他们的内务!得罪了人,岂能指望外人来帮忙?”

南宫适马上绕回到了同一个论点之上。

“这样说也对,但你们各家来趁火打劫,准备把秋林剑宗残存的弟子斩草除根,那就不对了。”

“并且,当时我们都在这里,他们可没有说我们是外人,没有让我们这些外人离开。如果我们实力弱的话,那就全部被你们的族人一起斩草除根了。”

“没错!从你们的角度,根本不存在什么外人不外人;从我们的角度,我们都是一家人,并不是外人!”

许皋月开口说话了。

本来他作为高寒秋的小弟,这里有高寒秋在,还有沈浪在,他都觉得没有他说话的份。

但刚刚这一波,他觉得有必要站出来力挺,沈浪已经开口了,他要是不说话,难道还要等德古拉伯爵和白娓说话吗?

沈浪再接着笑道:“所以,说到底,是你们两个怕了我们,对吗?”

前面两个人的话,都是讲道理的,是说得过去的,以至于樊天星和南宫适还在想措辞应对。

但现在这一句说出来,就让他们很是尴尬了。

他们真的是忌惮其他人一起上,这直接说怕,就难听了……

“这些不是外人,他们不是秋林剑宗的弟子,但都是我高寒秋的兄弟好友!”

高寒秋开口了,经过沈浪和许皋月的说话,让他也是可以更冷静,有了更好的措辞。

“你们想要灭秋林剑宗,我的朋友不会袖手旁观,会特意赶过来助拳,我没有什么不好意思,我很感动很骄傲!”

这话让德古拉伯爵听着心里很暖。

“不过就樊天星、南宫适你们两个老鬼,我话放在这里!两百年前你们不是我的对手,现在依然不是我的对手!”

高寒秋这一句说出来,让樊天星、南宫适二人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起来。

“看来你是不怕天下人笑话,铁定要以多欺少了!”

“呵呵,你们各家各派联合来我秋林剑宗,不算以多欺少;我的一派弟子灭了你们多家,就是以多欺少?”

高寒秋冷笑之余,豪气说道。

“来吧!单打独斗吧!既然你们一再说以多欺少,应该也不会是想着两个打我一个吧?我给你们一个跟我单打独斗的机会!敢吗?”

到了这一步,沈浪则没有出声干预。

高寒秋这态度是表明了,不排除其他人帮忙,只是也有实力和他们单挑。

而只要是单挑,沈浪也完全相信他们不是高寒秋的对手,如果樊天星和南宫适想要两个一起上,那他和白娓、德古拉伯爵也可以名正言顺的一起上了。

脸色难看的樊天星和南宫适,不得不赶紧面对这个问题。

以他们的经验,不会猜不到这背后的意思。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,这已经是能争取到的最好的场面了。

本以为是他们一边倒的力压秋林剑宗,现在变成对方一边倒的力压他们。

道理已经摆明了,对方不介意一起上,那还能有机会跟高寒秋单打独斗,就已经是唯一的报仇机会了。

只是……

高寒秋还敢这样的开口,是不是有着必胜的把握?

亦或他们就准备好了,先打,一旦要输就一起上?

南宫适和樊天星两个人,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。

并且很快的意识交流了一下。

他们都有一个共识,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,那就没有机会报仇了!

个人的恩怨,还可以说豁达一点放下,这是传承千年的家族!无论是繁荣还是中落,有历史原因,更多的是人才的因素。

但现在被别人直接灭了,那就是弥天大仇!

哪怕以他们的年纪,已经完全不认识现在的子孙后代,也没有什么直接的情感联系。

但这一份血脉的关联,这一份家族的历史责任感,让他们不得不做。

不复仇,无颜见列祖列宗!

而要打,那也就只有一个方案,就是抓住和高寒秋单挑的机会,把高寒秋击杀!

如果这个过程中,对方其他人会帮忙,会营救,那就需要另外一个掠阵的人出手。不求能够击杀了其他人,至少要拖住其他人,以便完成这高寒秋的击杀!

只要把高寒秋杀了,剩下其他的就不足为道了,这几个外人,是看高寒秋的面子,不可能永远的守在这里,以后再对秋林剑宗斩草除根,只是迟早的事。

他们达成了共识之后,当即由樊天星开口接了过去。

“高老鬼!我们就来战上一番,看看两百年过去,你除了以大欺小,还有什么长进!”

他们两个本是在空中的,并没有靠近过来。

现在说话的时候,樊天星开始缓缓的往山头降落过来,南宫适也是靠近了一点,但没有直接的降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