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7章 恩断义绝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87章 恩断义绝

沈浪给出的建议,是双方都没有更好方案之下,可以接受的一个选择。

尤其是他刚刚展现出的实力!

实力才是硬道理!

光是他的身份来历,或能得到林樾之的几分重视,但还不至于敬畏。

刚刚沈浪露的一手,已经让林樾之意识到他未必能够干得过。

一个高寒秋已经需要他联手两个弟子一起分批解决,现在多了一个同样强大的沈浪,还有一个未知如何的女子,让他只能作罢。

这也包括他要找沈浪麻烦的事,林欢那儿子的死,算是有沈浪害死的成分,也并非沈浪直接杀死的。

如果他的实力碾压,当然是会保持的,但现在已经没这个把握,也就只能装作忘记了。

高寒秋听得他的话,叹息了一声。

“按照我们那边的说法,家丑不外扬,这件事不会泄露出去,你们依然是弟子们敬仰的祖师前辈。”

“至于以后……我们不可能日日守着,要是老林你非要铲除了剩下的人,随时都可以做到。好自为之吧!”

高寒秋这话,已经表露出了他的心累。

他能够意识得到,现在是因为有沈浪和白娓在这里,所以不得不屈服。

但别说沈浪他们,就是高寒秋自己,也不可能随时守着。对方真还要有怨怼之心,依然还是可以袭击秋林剑宗,袭击他。

他做不到现在把对方剿灭了,那就必须承受这个后果。

能不能消除林樾之的怨气,这也是没有强迫的办法,道理已经说过了,只能看他们自己的了。

要真的再动其他人,高寒秋是没心力再重组、再报仇什么的了。

林樾之没有回应他的话,他还能说什么。

之前是隐藏了身份的,现在则是已经曝光了,如果日后再袭击秋林剑宗,高寒秋会不会对天都林园袭击?

秋林剑宗还有他的一份,林氏后人,则全是他个人的,跟高寒秋没有一点关系!

林樾之的目光是看向了沈浪这里。

沈浪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,碰都没有碰李睦,他的身体便飞了回去,回到了之前所在的地方。

紧接着大家都感觉到周围的场域消失了。

李睦的脸色铁青。

一方面他是后怕!

刚才的情况非常的危险,如果不是师父及时开口接受了对方的条件,搞不好他就被灭了。

另外一方面,他又非常的不甘!

他觉得沈浪这是偷袭,他空有一身本事,都还没有发挥的机会。

可是不管是后怕,还是不甘,他也不得不承认,沈浪的实力,是他挑战不了的。

师父肯定可以一战,但师父还要对付高寒秋呢。

他们两个本来是协助干扰,帮助师父击毙高寒秋的,现在对方有如此强援,他们不得不低头了。

“走!”

林樾之缓缓的说了一句,然后转身便飞跃了起来。

李睦二人不管心情如何,都赶紧跟进,紧跟着一起离开。

林樾之一旦走了,就他们两个,根本不是对手了。

飞身起来之后,林樾之在空中等到他们两个跟上,又停顿了一下。

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,飞身远去。

高寒秋一直是沉默着。

沈浪也不好劝慰他什么,他们毕竟是相交多年的老兄弟了,结果因为误会,闹成这个样子。

刚刚林樾之的离开,也就标志着两人的恩断义绝了。

当然,再往前算,从林樾之把秋林剑宗毁了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恩断义绝了。

哪怕对于死的那些后辈弟子,高寒秋并没有多熟悉,也没有林樾之的交情重,但这些都是秋林剑宗的弟子,道义上说不过去的。

“宿命一点说,都是注定了的,别想那么多了。”

沈浪勉强的安慰了高寒秋一句,这肯定没有什么效果,但他不打破这个宁静,白娓也不可能说什么啊。

高寒秋也是勉强的笑了笑。

“浪兄,今天要不是你在这里,我真不知道怎么处理。”

这是大实话,哪怕他活了很长的一大把年纪,遇到过各种情况,但怎么也没有想过这种情况。

“从好的方向想,林樾之他们三个还活着,也算好事。凶手找到了,也算解决了,也是好事。”

高寒秋苦笑,这话安慰的……

凶手是任何人,他都是愤怒;但是林樾之他们,则不是愤怒,而是痛苦了。

自己人杀自己人,比任何寻仇、夺宝、夺地盘,更加的让人难受。

“行了。你都多大年纪了?就算是弟子们注定有此劫吧。几千年来,被龙门那些搞得死亡和灭门的,或许有几百几千,很多比秋林剑宗更显赫。”

高寒秋点点的头,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,把源头算到龙门那边去,能让他好受一点。

“我们解决了龙门的问题,等于救了不知道多少人。但在各派里面,还有没有、还有多少龙门栽培潜伏的人,还是不得而知。”

沈浪这也就是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。

高寒秋叹道:“不管了。世界太大,管不了那么多了。”

本来高寒秋还是雄心勃勃的,在这边活的时间比地球还长,早就有归属感了。当他个人的实力和地位,能够达到天下一流的程度,他自然而然的也愿意肩负起相应的责任。

类似于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而且哪怕是隐世不出的名门大派,遇到天下存亡的大事,也会参与进来的,这是一份历史责任。

高寒秋这么做,也是为秋林剑宗刷存在感,他的功劳越大,死了之后,秋林剑宗能够得到的余荫就能越绵长。

固然,长远来说,还是要看有没有人能够接班,但无论是莫飞流,还是更年轻的易不庸等,都需要时间。

就像这次搞定龙门的事,虽然没有公告天下,但瑶池方面知道。其他什么事,可能有其他的什么门派知道,堆积多了,能看往日面子照拂一下秋林剑宗的门派就多了。

但现在,他仿佛一下苍老了。

心老了。

打拼那么多,无非是为了徒子徒孙们,要不然他完全可以像童仙翁这样散修一样只为私己着想就可以了。

现在,还为谁?

沈浪知道他的情绪低落,继续劝慰也没有什么帮助,便让他先干正事。运用通讯玉牒,把仇敌已经寻找到、事情已经解决的消息发不出去。

高寒秋也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,要不然那些底蕴深厚的名门大派出手,说不到就把林樾之他们刮出。

那既把矛盾公开,逼得决一死战,也是家丑外扬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