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4章 陈年恩怨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84章 陈年恩怨

林樾之本和沈浪就没有多少交情,也就因为同样来自地球的人并没有几个了,才会多说几句,本身也不需要怎么叙旧了。

说完之后,他的目光看向了高寒秋。

“老高,你应该无话可说吧?”

高寒秋叹道:“老林,不管你对我有什么误解,你都不应该把秋林剑宗给毁了啊。这是我们共同的心血基业,杀的那些,都是你的徒孙后辈,于心何忍?”

“等等!别说得那么好听。这秋林剑宗,不是恩师亲创的秋林剑宗,是你独占的秋林剑宗!即便有我们的弟子,选择投靠你,便是认贼作父,更加的该死!”

之前说话的那个人,马上直接的喷了起来。

高寒秋微微皱眉。

现在是他和林樾之在对话,便是辈分不比他们低的沈浪,都不参与打断。白娓更是静静的在一边听着,林樾之的弟子,却抢着对他喝斥指骂,是很没规矩的。

不过他还是没有揪着这一点做文章,想要解决问题,就要求同存异,不能因为一点小问题,而把气氛搞僵了。

“李睦,你误会了。这些孩子都是秋林剑宗的弟子,他们不是什么投靠我,他们是一心为了剑宗,这是我们的门派。你们当年也一样,我……也一样。”

高寒秋的耐心解释,并没有得到一个好的效果,那个叫李睦的,直接嗤之以鼻。

“高寒秋!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!你和我们不一样!”

“当年师父和我们,一心为的剑宗,是大家的剑宗。而你,是夺取了果实,将剑宗据为己有,为的是你的剑宗!”

另外一个没有说话的,也开口帮腔。

“老林,我也不跟他们两个小辈废话了。直接跟你说吧!当年的事,不管是什么结果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;不是我要害你们!”

顿了一下,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而且我现在也弄清楚了原委。”

“你不觉得可笑吗?”林樾之冷笑了一声。

“你不是向来崇拜他吗?你敢说出来让他评评理吗?”

他说的是沈浪。

“他完全不知道,你没有跟他说完。你怕他会对你失望吧?”

沈浪淡然的看着他们,无论听到什么,他都不会有什么好失望的。

上一世,他是高高在上的天才人物,但那只是地球,严格来说,只是华夏而已,连地球的巅峰都算不上,在世界其他的角落,可能还有更甚于他的。

这一世,他经历了更多。

观念是会变的。

正所谓“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”。

即便高寒秋真做了什么对不起林樾之他们的事,他也是能理解的。

因为以他对高寒秋的了解,肯定不会是有意伤天害理,定然是有其原因。

这也是他对两世兄弟的信任!

不过这会儿沈浪什么都不了解,当然也不会随便评价什么,信任谁、帮助谁,是一回事;了解事实的真相,了解一件事的两个面,是另外一回事。

高寒秋微微吐了一口气。

“本来你们毁我基业,屠戮我大半门人,我是怒火冲天,直接就要和你们拼老命的。但既然是你老林回来了,是你带人来报复,那有必要说清楚!”

李睦冷笑:“还有什么说清楚?你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吗?当年云宫圣地的线索,不是你得来的?结果你没有去,却把我们都坑进去了!您这是挖坑设陷,还是借刀杀人呢?”

沈浪微微惊讶,云宫圣地?

又跟云宫圣地有关系?

光这一个线索,马上就让他分析到了一个大概。

高寒秋没有理会李睦了,而是继续跟林樾之讲理。

“当年云宫圣地的线索,是我得来的,但我也不知道是陷阱。谁也不知道是陷阱!当时我想要我带人去的。”

“得了吧!你还好意思卖乖!”

“当时分明是你蛊惑师尊!说云宫圣地有圣药,能让师尊疗伤延年,又说不放心师尊单独前往,你要留下来镇守剑宗,所以让我们几个跟随师父一起去!”

林樾之没开口,是他的两个徒弟声讨。

这一点沈浪倒是能够理解的。

这或许已经是一两百年前的事,他们觉得被自己人坑害了,可不憋得难受吗?会极端、偏激,都很正常,此刻有机会,自然会痛斥发泄。

当年在死亡森林,他被楚云飞他们坑在里面一两年,就已经憋得怒火冲天,回来之后也是报复。

“别激动,大家既然见面了,就好好对峙。你们把你们的说出来,小高也把他的情况说出来。有没有误会,大家都是明眼人。”

沈浪终于是开口圆了一个场。

李睦二人,本来是要对沈浪喝斥的。但毕竟他们的年纪也很高了,极端和偏激固然有,心境修为也是有的。

理智的一面,让他们听到了“小高”的用词,再结合师父的态度。让他们心中一凛,不敢对沈浪无礼。

高寒秋继续说道:“当年我们都有伤,都不轻。你们还算是年轻,我和老林则是年纪很大了。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,最多再熬个几十年必死!”

“我们想办法、找途径,可不是一天两天,也去过很多地方,试过很多药物。云宫圣地的传说,你们也不是不知道,那些传说中的大门派,创派祖师就是去过云宫圣地蜕变的!”

“得到这个消息,你以为我不想自己前往吗?那是关系到修为、关系到性命!”

“如果那时候,我和老林一起去了,就你们几个,守得住秋林剑宗吗?”

“我们必须留下一个支撑着大局!我让给了老林,只要他能从云宫圣地出来,哪怕不能带回来什么,他也能在我死了之后再撑住剑宗!”

“我不想让我的弟子跟随前往吗?你们两个敢说当时不想去?老林对你们最了解,你们最默契,这才是让你们跟随的!”

高寒秋早就是前辈高人,在瑶池盛会的规格,都是能坐上席的,像现在这样略微激动的说一大通话,实属少见了。

“你们后来回不来了,别的门派的人也一样,我们都很悲痛!但我们还能怎么办?那对我们就是巨大的损失,我们只能更加小心的守护好剑宗!”

虽然高寒秋的一番话,说得也算合情合理,但李睦还是一声冷笑。

“所以,我们回不来了。你从容的全部掌控了秋林剑宗,我们剩余的师弟一个个都死了,你老不死还活得好好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