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6章 凭我可以捏死你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86章 凭我可以捏死你

门派核心层都已经消灭了,现在除了高寒秋和莫飞流,就只是剩下一些之前他们不屑的年轻弟子了。

他们要接管秋林剑宗,高、莫二人应该也不会留下来,那接下的就是一个空壳子了。

林樾之他们如此年纪,也不可能还有心思再创业啊,重新教导拉扯年轻弟子,多费心思?

“秋林剑宗……我们并不需要。”

沉默之后,他还是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。

李睦和另外一个弟子,是皱起了眉头。

本来按照计划,他们是要把高寒秋击杀了报仇!

现在听师父的意思,似乎放下不管了?

他们没有得到那一段记忆,不知道具体的状况,自然是不甘心的,此刻目光都紧盯着林樾之。

“那你们的恩怨呢?怎么处理?”

沈浪问出这一句,看了看林樾之,又看了看高寒秋。

高寒秋的心思也是非常的复杂。

从回来到现在这一段时间,他就憋着火气,是准备拼老命的了。

可是这敌人出来了,是林樾之几个,让他这火气真的不知道怎么发。

把他们三个杀了,给大家报仇?

那不也是杀秋林剑宗的自己人吗?而且还是杀的祖师爷之一,和李睦等第一代元老弟子,像李睦曾经是做过一段时间宗主的!

从这个角度来说,杀了他们,比杀弟子更甚。

不报仇不行,报仇也不好。

而从个人的角度,林樾之是合作伙伴,是哥们,也是兄弟一般的情谊。

要让他对林樾之动手,也是难以做到的。

所以高寒秋是非常的痛苦和纠结。

林樾之也是。

哪怕他不承认,沈浪给过来的记忆,已经证明那可能就是事实,高寒秋从来没故意坑杀他们。

现在人已经杀了那么多,门派毁得七七八八。

将错就错?死硬到底?

那就是把高寒秋、莫飞流他们杀了,就真的能心安理得了吗?

更重要的是……能杀得了吗?

本来按照计划,他们就是分成几拨,把杨抱天等人都灭了,既激怒高寒秋,又能减去可能的帮助。

第二波,就像现在这样。看到了莫飞流带人出去,先放弃不管,集中三个人的力量,一起先把高寒秋这个重心干掉。

最后再来伏击莫飞流和其他的幸存者。

以逐个击破的方式,他们不需要两败俱伤,就能真正的报仇。

但现在到了近前,才发现沈浪跟他们打听到的消息有巨大的落差,俨然已经具备了大神的实力!

而确认那是沈浪的转世重生,也就确定这是真实的,并非伪装出来的撑场面的。

旁边还有一个诡异的女子,感觉不像人族,而实力极可能也有大神的水准。

再加上一个高寒秋,那他们三个就是必败了!

李睦他们还没有想到这些,林樾之已经想到了。

“你说说吧!你既然敢给我看你的记忆,以你的身份,我不能不相信你。”

林樾之选择了让沈浪来主持公道。

不过这也就是听一下,看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而已。如果要让他们自刎谢罪之类,那断然是不可能遵守的。

高寒秋也没有一个好的方案,在林樾之说了之后,也交给了沈浪。

“浪哥,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。你有没有好的办法?”

沈浪看得出来,他们老哥俩,都是陷入了纠结之中。

大家再回到之前的关系,那是不可能的了,情分已经尽了。

但林樾之要干高寒秋,他自然不会答应,而高寒秋也下不了手灭了林樾之三人。

“我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说提供一个思路吧!”

沈浪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的说了起来。

“局面已经这样了,公开只会更加损毁秋林剑宗的声誉。就看林樾之你们能不能放得下了,我相信小高是狠不起心和你们决裂死战的。”

林樾之目光复杂的看向了高寒秋。

他也做不到……

但这做不到,是狠不起心,还是因为实力上做不到呢?

“就此罢手吧!林樾之你们三个,就此离开,隐世不出也好,改头换面也罢,别在关联秋林剑宗了。小高也放弃找他们寻仇,就当没这事发生。”

沈浪这话,双方听起来都觉得是在替对方说话。

但有更好的办法吗?

没有。

林樾之已经没办法击杀高寒秋和莫飞流了,加上了解信息的心理因素,就此罢手,或是最好的选择。

高寒秋做不到杀了他们报仇,也不可能把这些凶手当成前辈高人迎回剑宗。

“凭什么!”

就在两个人准备答应的时候,李睦忍不住飙了一句出来。

“我不管你是马上转世重生的前辈高人,这是秋林剑宗的仇恨恩怨,就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!”

“高寒秋不死,我们怎么可能罢手!”

在他看来,秋林剑宗毁了就毁了,反正要早就没有感情了,但高寒秋必须斩杀!

这是一个随时会引来巨大祸害的危险,也是他们寻仇的罪魁祸首。

“就凭我随时可以捏死你。”

沈浪随意间,直接控制住了周围场域,运用的就是龙族“神之领域”的方式。

这一手便是让林樾之和高寒秋,也只能是觉察到了,但来不及闪避、抗拒。

李睦二人,就连觉察都没有觉察到。

沈浪说这话的时候,勾了勾手指,李睦便到了他的面前。

“你们之前杀秋林剑宗那么多弟子的时候,是不是感觉好像碾碎蚂蚁一样的轻松?”

沈浪的手指头指在了李睦的眉心处。

“我也一样。”

虽然沈浪并没有袭击他,但李睦还是觉得眉心有一种被戳开大洞的错觉!

他浑身动弹不得,连呼吸都极其的困难。

之前击杀剑宗弟子,对于他们,真的是易如反掌。因为即便最强的杨抱天,也不过是他徒弟一辈。

但现在,他感觉自己就是被碾压的那只蚂蚁!

沈浪的手指头按过来,随时就会把他的脑袋按碎了!

“我接受就此罢手,我会带着他们两个离开,以后不会再以林樾之的身份出现。秋林剑宗可以将我们身份公开,将我等除名,让剩余弟子视如仇寇。”

林樾之不能看着老弟子死在面前,马上屈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