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3章 竟然是他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83章 竟然是他

“高祖师,您这是终于记起来了?”

开口说话的那个,不屑的嘲讽了起来。

三个人里面最强的那一个,这会儿也是掀了面具,露出了真面目。

另外两个,看他这样,也是如此。

这三个人苍苍白发,哪怕人的精神看起来很好,年纪显然也不轻了。

对比之下,现场应该年纪最大的高寒秋,却要显得更年轻一点。

“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

高寒秋轻叹了一声,喃喃问了一句。

沈浪决定不参与说话了,既然是认识的,那就由他们去沟通以前的恩怨,但他也是紧盯着三个人。

此刻看到他们三个的面容,其中两个大仙巅峰的,自然是没有见过的,但大神境界的那个,却是有点熟悉的感觉。

熟悉?又不是在瑶池盛会上见过的,那会是什么人?

沈浪暗暗皱眉,但脑子里结合起了高寒秋的反应,加上他们三个的反应,还有这秋林剑宗……

“你是林樾之?你没有死?”

他不由得惊讶的叫了出来。

这一次是几乎把秋林剑宗灭了,不看僧面看佛面,不说秋林剑宗本身的地位,光以高寒秋现在的地位,这必然是有极大能量才敢动手的。

在猜测敌人的时候,沈浪一再以为是他连累的,甚至觉得很大的可能性是光明神教做的。

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竟然是秋林剑宗的另外一位创派祖师林樾之。

这就难怪了,刚刚那个人,哪怕一直语气嘲讽不屑,但称呼用的词却是“高祖师”,而不是“高老祖”。

高寒秋是秋林剑宗的创始人,门中弟子后人,是会尊为祖师爷。关系好的外人,也会如此尊称。

但一般的客套,则是笼统的称呼“老祖”。

老祖不是某个境界的称呼,而是年纪、辈分等综合地位的尊称。不管是掌门也好、长老也罢,一般往往是各派数一数二不问世事的老前辈。

刚刚沈浪听到这人称呼“高祖师”,因为语气的关系,就以为只是讽刺的味道,没想到还真有一层关系。

他们两个,应该是林樾之的弟子罢!

既然是林樾之,沈浪就不好多说什么了,虽然真要动手的话,他肯定站高寒秋的,亲疏还是有别的。

但林樾之跟高寒秋一起创立秋林剑宗,这是起码百年深交的合作伙伴,其中有什么问题,也不是其他人了解的,他不方便直接的干预。

沈浪没有第一眼认出林樾之,是有几方面原因的。

一方面他前世虽然认识林樾之,但没有高寒秋那样深交,连许皋月也是不如的,就是见过的那种认识。

许皋月能对他毕恭毕敬,一个是因为直接间接都给予了好处,另外一个也因为高寒秋的关系,对他非常的崇拜。只是崇敬有余,亲近不足。

另外一方面,则是过去了数百年,林樾之不说容颜大改,也会是有很大的差别了。

以及,在高寒秋的讲述之中,林樾之早已经死了。

当年“无归海狱”探秘的那些地球强者,一部分没有到,一部分过来就死了,或者和本地竞争无法立足。能立足下来的,已经不多。

也正因为如此,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过来唐城的高寒秋和林樾之需要联合创派。

但到现在,不论被击杀、受伤早死的,光从年级上来说,高寒秋应该也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了。

沈浪没有一下认出林樾之,很正常。

林樾之没有认出沈浪,就更正常了。

同样的理由,而且沈浪不仅仅是容貌大变,根本就是转世重生了。

但在沈**出他的名字之后,林樾之也是恍然。

“原来是你。”

他凝视了沈浪一会儿,叹了一声。

“我听说了你的事之后,还以为这是他栽培的关门弟子,是为了纪念你。看样子,你这是转世重生了?也是,除了你转世了,还能有谁如此迅速飞跃啊。”

沈浪微微一笑:“难得还记得我,也算久别的重逢了。”

林樾之能和高寒秋一起合伙,自然是不相上下的人,至少当时是。再加上大家有共同的背景,配合沈浪的实力变化,也就不难猜到了。

和他一起的两个人,听到这话,不由得非常的惊讶。

本来他们都没有重视沈浪的,知道这个人,也觉得是高寒秋新捧的关门弟子。

现在不由得重新打量起沈浪来了,能让他们师父如此看待,自不是一般人。

白娓也有点惊讶,没想到沈浪是转世重生,难怪年纪轻轻就已经如此超凡的实力。

“有你在,看来今日不能善了了。”林樾之没有带着什么感**彩。“不过,和你也有关系。”

沈浪点了点头。

认出这个人是林樾之了,沈浪自然马上想起了一件事。那也算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,没那么容易忽略掉的。

当初在天都城的时候,朝天门周羽民一言不合,就把跟随沈浪的仆役“一二三四”杀了,然后沈浪公开的干他,随后他父亲周禹赶来,还有抱朴宗的未央子。

后面动手的时候,是在天都城一处叫林园的地方。林园有个年轻人,因为觉得沈浪放肆,愤然出手,被沈浪按着摩擦,并在周禹用朝天印砸过来时候闪人,使得这林公子被朝天印砸死。

这就让林园主人林欢亲自出面了,一方面是朋友周禹,一方面是秋林剑宗托了照拂沈浪,他儿子的死,算是周禹和沈浪一起弄死,也有不听警告自找的因素。

林欢最终压住了火气,选择两不相帮,恩怨清除,把他们赶出林园。

从那时候的情况来看,林欢是顾及秋林剑宗的情面,也可能是知道高寒秋活着有所忌惮。

当然,那也不会是他唯一的儿子。

但不管怎么说,恩怨就是这么结下了。

林樾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重新出来寻仇,定然也是去林园看望过后人,知道了这么一茬。

不过沈浪并没有多提,他不怕事,却也是看得出来,林樾之此举,定是跟高寒秋另外有仇,而且是不小的仇,要不然不会灭自己一手共同创立的门派。

林氏后人的恩怨,只是顺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