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5章 最安全的地方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75章 最安全的地方

易不庸把人带回山,并不是想要赶来支援。

连杨抱天、宿伦他们都不是对手,光他带着在唐城的年轻弟子,哪里有资格支援?

他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!

是带着大家回山避难!

这似乎有点不合道理,其他人也有如此疑问,但易不庸是有他考虑的。

这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敌人,既然能杀上秋林剑宗,对于秋林剑宗的的信息,岂能毫无了解?

那他们在韧锋,也是有可能会找过来的。

就算他们不屑来对付韧锋剩下的年轻弟子,但其他人呢?

唐城可不是秋林剑宗一家的地盘,之前因为沈浪,就等于和各家都闹翻了。只是因为有莫飞流的存在,并且祖师爷高寒秋还活着,镇得住其他人。

是沈浪干的,这也算是一个借口,让大家有一个台阶下,平时不用来找秋林剑宗报仇。

如今要是得知了秋林剑宗整个山门被灭,说明高寒秋和莫飞流肯定不在,甚至可能出事了。

那他们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,趁着高寒秋和莫飞流还没有回来,一起把韧锋的秋林剑宗弟子剿灭了!

反正到时候全部退到那些人头上去就好了……

这样一来,各派不仅仅报仇了,而且也是重新划分地盘了。

易不庸多年来是双重身份的,一方面是唐城武器品牌韧锋的大总管,这一层身份,其实就像是负责外交事务。

不管是唐城本地,还是扩散到整个汉国,包括天都等地方,来往的商客,所有门派等,都是他需要了解和建交的。

另外一层身份,就是秋林剑宗宗主的接班人,这并不是明文规定的,但莫飞流是授权了他管理门中很多具体事务的。

也就是大事方面,需要杨抱天等前辈来统筹,其他都是他来负责。

这就把他锻炼得很敏锐,尤其是从沈浪来了之后,几次的状况,都让他感觉学到很多,获益匪浅。

所以在这个时候,他甚至顾不上收拾韧锋的东西了,人才是第一位的,能多留下一个弟子,就多一份力量。

而且必须要尽可能的多!

师门依然如此,要是年轻人也剩下不多了,那根本无法撑起门派来。

其他人在知道了情况之后,不敢跟着回山的其中一个疑问便是:师叔师伯们,师祖、师叔祖们,都无法对付得了的敌人,他们回去,岂不是送死?

哪怕留在唐城可能会有危险,也可以在韧锋闭门不出,或者另外寻觅一个地方藏起来。

易不庸的意思,有点类似于“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”!

既然那些人,已经把秋林剑宗扫荡一番,要杀要抓要洗劫,都已经完成了,不大可能会继续霸占着秋林剑宗。

因为这一次,摆明了是知道祖师爷和宗主不在才来的,他们未必敢跟祖师爷面对面!

所以剩下更加需要提防的,是唐城附近的门派势力,这些人会找他们报仇,也会不择手段。

藏在韧锋不开门,那简直是幼稚的话。

平时韧锋有不成为的规矩,所有顾客都不能在韧锋店内动手,也没有人敢偷盗抢劫,可那并不是因为韧锋的门户多么的结实,而是因为有易不庸坐镇,因为背后是秋林剑宗。

现在各派要痛打落水狗的时候,留在韧锋闭门不出,那是自己找死,是被人瓮中捉鳖。

想要在唐城,或者附近寻找地方藏起来,一样危险。

他们的这些丧家之犬,还能比得上其他所有家族门派联手的耳目吗?

只有回山,这是谁都不会想的,因为找死嘛!

就算在寻不到他们线索之后,有人猜到了这个可能,也不敢贸然过来搜索。万一撞上了那些凶徒呢?可不就是自己找死?

所以,他毅然带着大家回来。

看到断壁残垣,看到连尸体都不剩,只有一些残留血迹,让大家非常的悲痛,非常的气愤。

但没有办法,莫飞流之下,就是杨抱天最强,他们这些会在唐城历练,在韧锋干活的,便是加起来,也不够别人杀的。

易不庸展示出了一个接班人该有的风范,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喝令所有人,没有动分毫,包括“秋林剑宗”的石碑,都由它碎裂倒地。

敌人会不会回来不确定,其他各派却肯定会远远的打探观望。

一旦发现这里收拾过了,自然能猜到是有人回来了,当那些敌人一直不回来,那本地的势力,就会上门报仇了。

到时候秋林剑宗会再遭遇一次祸乱,而他们也是在劫难逃。

所以,他带着大家来到了后山禁地,直接深入到这万丈深渊下面。

这个地方,便是秋林剑宗自己人都没有下来过,后来也才知道这是祖师爷闭关的地方。

随后,他们就在这里等着,熬到今天。

这些记忆,对于沈浪他们了解整件事,是有帮助的,但对于了解敌人是谁,则没有什么线索。

因为易不庸也是从那个弟子那里听说的。

莫飞流是最先读取记忆的,这会儿也是最快的做出了反应。

他从人群之中,把那个幸存者召了过去,然后再读取那人的记忆。

沈浪他们三个,也是继续再跟着来了一遍。

这样是最短的时间,让大家了解到最多的信息,这样确保他们讲述的过程不会出现错漏。

但是在读取到了那个人的记忆之后,依然还是失望的。

他虽然亲历过了,但彬没有近距离的感受,只是发现了这个状况,然后就仓惶的逃跑。

也就是说,他并没有亲眼见到敌人的长相之类!

这就让沈浪和高寒秋都皱起了眉头。

秋林剑宗是高寒秋数百年的心血,这可以算是二次创业,而且还是在异域他乡,更加的弥足珍贵。

秋林剑宗能成功的立足壮大,不仅仅是他数百年的坚守,还有林樾之付出了毕生心血,包括他和林樾之的主要弟子们。

现在这么多徒孙后辈们,就这样被人杀戮了一个干净,门派也被毁了,便是他如此年纪,如此修养,也是怒不可遏。

“才过去几天,还是有机会的,交给我吧!我不行还有白娓。”

沈浪开口说道。

这话,让他们几个把目光都看了过来。

白娓是以他侍女的身份跟着来的,都是在旁边没有说话的份,刚才读取记忆的时候,她当然不便。

现在沈浪的意思,他们亲历过的,都瞬间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