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6章 宣战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76章 宣战

为了尽量减少对现场的干扰,只有沈浪和白娓先回到了上面,其他人继续在那下面。

沈浪是掌握青丘石的水平不如白娓,并不表示他用起来没有效果。

这一次,白娓是指导了他一下,还是让他自己先来尝试。

因为时间过去不久,而且在这秋林剑宗,并没有其他人再过来,没有其他的痕迹覆盖影响,所以很快,便让沈浪把所有的状况复原了。

这一次他“看到”的画面,比那个弟子记忆中的,要更加的详细,也是更加的准确,是把所有画面都重现了出来。

当然,也有一些地方,因为比较淡薄之类,所以不够清楚,但自然要比侧面听到、远远看到,要好太多。

利用青丘石重新感应到的过去画面,虽然非常的逼真确切,但线索还是不够。

因为并没有看到真容!

来的是三个人,这是过去的画面,是感应不到的,从他们对杨抱天等人的出手,沈浪推断至少有一个是大神境界,另外两个也是大仙巅峰。

所以才会形成碾压的态势,再加上偷袭,让杨抱天等人,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而从他们下手的果决狠辣,也可以看出,他们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毁了秋林剑宗!

这绝对不是想要出名、挑战之类,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寻仇。

在他们的身上,都有斗篷大氅,把人都包裹遮挡了起来。

沈浪利用青丘石,是恢复重现的这里曾经出现过的情况,所以遮挡、低头什么的,都没有用,他还是可以变化角度看清楚。

只是这三个人,脸上也是带着面具,这就无法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长相了。

当然,知道了长相,也未必就知道是什么人。更重要的,是从他们的功法等方面,来猜测到他们的身份!

可惜的是,因为他们三个实力是碾压行的,留守的杨抱天宿伦,也不过是大仙境界,在大神境界的面前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

另外两个大仙巅峰的,对大仙一下的弟子出手,也是完全的碾压。

其结果便是所有人,都无法反抗,也不需要对方施展出更多的功法、技能,直接就把他们给镇压弄死了。

最后连所有的尸体都带走了!

在白娓的帮助下,确认所有能呈现的信息都已经呈现了,沈浪便传音让高寒秋他们上来。

然后把刚刚他通过青丘石感应“看到”的所有,把这一段的记忆,分享给了他们几个。

“你有没有印象?”

沈浪这一句是问的高寒秋。

因为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情况,还是有点小的,比如这一次参加瑶池盛会,才发现以前知道的汉国,也只是一小部分的范围。

唐城就已经是汉国的中心,唐城各派就是汉国最强的大门派。

但这些门派,包括秋林剑宗,都根本入不了瑶池盛会这些古老大门派的眼界,高寒秋能够加入,是他个人的实力辈分等,是他拉高了秋林剑宗!

所以,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怎么样的情况,他也不得而知。高寒秋在这边已经几百年,并且混到了高层次,应该了解更多。

白娓是青丘狐族,许皋月是从地球来的,他们直接就略过。

莫飞流在唐城、汉国是老祖级的,但其实跟很多古老门派的掌门比起来,也相差不远。像昆仑他们的当代掌门,也就是大仙巅峰的样子。

但这一次涉及到有大神境界的敌人,他应该就了解有限了。

高寒秋苦笑摇头,他刚好融合了沈浪这一缕记忆,对于这斗篷大氅加面具的三个,也没有任何的印象。

“对方这是有意的遮挡了身份,在动手的过程中,也是没有表露出自己的功法,这说明极可能是很容易辨认的!”

莫飞流说出他的看法。

这件事对他的刺激是极大的。

因为他是宗主,师父把秋林剑宗交给了他,他却没有看好!

虽然他本人并不在这里,也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来,但他是宗主,这个责任就是他的。

如果师门就此垮了,他就是历史罪人!

对于易不庸能够果断的保留住一批年轻弟子,他还是欣赏的,这样是给门派留了希望。

其他方面,如果他管理得好,有预警方案更多的话,也不至于被人一锅端了。

要能把敌人挖出来,他马上就会杀过去!

沈浪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有道理,就算不是我们认识,也一定是能查得到。发动大家一起调查吧!”

“发动大家?”莫飞流一愕。

他以为是发动易不庸等人,在唐城调查起来,这并不会有什么结果啊。

高寒秋则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“飞流,你带上其他人,把门派重新整理起来,我们没有死,秋林剑宗没有倒!敌人由我来追查!”

“是!”

莫飞流赶紧答应,然后下去,去把易不庸等人带上来,开始连夜修复重建的工作。

现在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,高寒秋直接在山顶最高处,点燃了一根巨木,以此为信号,要把秋林剑宗并没有倒下的信号传递出去!

沈浪说的发起大家,他明白是什么意思,便是运用了那个通讯玉牒。

沈浪也有一个,那是夺得银杏谷闵鹿的,高寒秋则自己也有一个。

这一次,他自己以个人的名义,在公共“频道”,公布了这一件事,重酬征求线索信息!

这一发布,能参加瑶池盛会那些大门派,基本上都能受到信息。不管玉牒是老祖收着,还是当代掌门收着,级别都够高。

一旦发动起了他们的能量,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网络了。

秋林剑宗遭遇到几乎灭顶之灾,众多门人弟子被杀,这本来就是正道人士应该声援的事,道义和道德上都没有问题。

虽然秋林剑宗的底蕴和面子不算什么,但高寒秋几乎是当代现存最强的大神,他公开许诺重酬,那必然会是了不得的好处。

不过这可是大事!

敢公开灭秋林剑宗的,难道不知道高寒秋吗?

如果知道,还敢这么做,岂不是证明也有极大的底气?

这又会是什么人?会不会是认识的人?

所以,在没有了解到具体信息之前,谁也没有公开谴责凶徒、声援高寒秋。都装作还没有看到信息。但私下“频道”,则已经开始和自己交好的朋友互相打听起来了。

这个时候,玉牒的公共“频道”又出现了一条信息!

“瑶池从不结盟结党,但素来坚守正道!有凶犯屠戮秋林剑宗,便是对天下正道的藐视和挑衅!搜寻和严惩凶犯,瑶池愿意全力支持!”

这是瑶池雪非雪发出的公共信息。

这一条信息,发出来,马上引发了很多连锁反应。

本来其他各方掌门、老祖,或在自己门中,或在和其他各派有人商量。一下看到这信息,不由得琢磨背后的深意了。

瑶池是从来不结党不结盟的,保持着中立的态度,但如今却是马上第一个站出来力挺高寒秋!

这难道没有深意?

各大门派,差不多都有人前往了云宫圣地,对于过程也有一点了解。

瑶池雪非雪、梵雪瑾,是和沈浪、高寒秋他们一起的,不管是团队友谊,还是互有帮助,站出来帮高寒秋,都是说得过去的。

但问题来了,如果把雪非雪、高寒秋和沈浪看成一起的,那最后带着大家出来的沈浪,也是欠着人情的。

这要还在高寒秋这里吗?

雪非雪声明不是结盟结党,是坚守正道、严惩凶犯,以她们女修都能如此,其他人要是不发声,可就有点尴尬了。

难道在打击邪派凶犯的时候,尚且不如瑶池女修吗?

更进一步来说,雪非雪这么精明老成的人,会站出来力挺,是不是得到了什么信息?

谁也不知道高寒秋到底掌握了多少信息,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。

如果高寒秋已经掌握了敌人的信息,只是需要一个舆论上的助威声讨,那站出来就是什么都不需要费力的顺水人情了。

秋林剑宗的人情无所谓,高寒秋个人的人情,可是颇有价值的!

更有一些心思比较活泛的,联想思考得就更多了。

这一次云宫圣地之行,他们几个是一伙的,沈浪还能带着大家出来,肯定收获最大,雪非雪和高寒秋肯定也不少!

那他拿出来的重酬,会不会有云宫圣地里面的东西?

再说了,这一次还是有很多老祖没有出来,天下格局会受到影响,这些出来的,得到巨大好处的,必然会像历史上的那些祖师爷们一样,会大放异彩!

如果就是高寒秋、雪非雪和沈浪几个,那现在等于他们一起开口了,不应该及时的站队靠拢吗?

于是乎,在过去了一阵的犹豫、思考和商榷之后,开始有人如瑶池一样,以门派的名义声援高寒秋!

除了和高寒秋、雪非雪“私人频道”的联系,沈浪拥有的玉牒,不方便在“公共频道”发声,但却是能看到一切的。

雪非雪发声的带头作用,其他人的顾虑等,通过留言的时间,他都能猜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