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4章 我是龙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64章 我是龙

这魔龙是很有智慧的,之前能够逃跑,刚才能在远处观察,无不说明它很谨慎。

对于一个人类,它肯定是不会相信的。

但现在面前呈现出来的情景,又让它迷糊了。

因为这真的是和它一样龙族兄弟,但又确定不是复制它的模样。更重要的是,这附近还有龙族的气息,刚刚也是感觉到了龙族的精神力。

就算人族能作假,但这些也是做不了假的啊。

“相信我,我一定会离开这里的,我会以人族的模样离开的!”

沈浪继续传送了一道意念过去,“你现在的结果不会好,何不成全了我?”

重申的前一句,还是让那魔龙怀疑自我:到底是龙变成人的模样,还是人变成龙的模样?

就算能出去,以龙的模样一出去,肯定又会遭遇到各族的联合攻击。

但幻化成人的模样,说不定就能骗过去了。

可是后面一句,魔龙当即不乐意了。

什么叫我的结果不好?成全了你?你怎么不成全了我呢?

它是好不容易活下来的,然后是无数岁月的煎熬,如果直接死亡了,那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了。

但它不一样,它没有死透,不知道什么时候意思苏醒过来,然后是能感觉到自己因为伤势太重,没有治疗、周围又充斥着毒素,所以是感受着鳞甲皮肉骨血的腐烂!

龙族的种族天赋太好了,别说鳞甲,便是皮肉,要腐烂,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而这除了自然时间的漫长之外,还有毒素的侵蚀。

结果可能是几百年的时间腐烂血肉,千年的时间,腐蚀筋皮,万年的时间消磨鳞甲……

这样一个过程,它的意识是清醒的,是能感受得到的,但却有心无力,做不了什么改变的。

那时候,它倒是宁愿希望龙的身体没有那么强悍,可以很快的腐烂,或者毒素再强烈浓郁百倍千倍,那也就很快死了,没有感觉了。

不知道多少千年、万年的腐烂,一直到了内核,然后再又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,身体重新滋生皮肉骨血……

伤口从流血到止血,到溃烂化脓,再到消炎生肌……普通人遭遇这样的问题,怎么着也要一周两周的时间,那个过程也是极其难受的。

更何况它不是一周两周,是几万年!

现在虽然还是看不到头,要长出表皮鳞甲等,可能依然需要几千年、万年。但好歹最难熬的时间已经熬过去了,现在已经可以行动无忧,不会那么痛苦了,适应环境可以修炼了。

这会儿说要让它舍弃自己成全别人,怎么可能乐意!

你谁呀?脸够大啊!

“你不是化成人形了吗?你为什么不去靠近击杀他们,为什么不帮助我?你也可以成全我啊!”

魔龙传过来一道没好气的意念。

沈浪暗暗一笑。

他当然没有指望蛊惑一下,就能把这魔龙忽悠得真把一切交给他,他要的只是拖延时间而已。

只要这魔龙愿意跟他沟通,那这个时间就拖延了。多一秒钟,对于它腹中的高寒秋、雪非雪,都可以做很多事、搞很多破坏了。

“我是要靠近他们,跟着他们人族出去;如果这会儿去攻击他们,可能打不过他们,反而把这唯一的希望也覆灭了。你也知道,我们等了无数的岁月,才有这么一次的机会!”

“我成全你,也可以,可是你受伤了。他们也对你提防,只能是让你变强一点,但这无济于事,你无法利用好这一次的机会离开!”

沈浪这严肃的两段意念,让魔龙一下沉默了。

它不得不承认,道理上这是对的。

它们在这里的时间已经太漫长了,漫长到根本不记得、不知道过去了多久。

这真的是唯一的一次机会,下一次谁知道多少千年、多少万年才可能还会遇到,到时候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。

从个体角度来说,当然是不愿意这样舍己为人的;但从族群大义来说,却又应该这么做!

它们都是经历过当年大战的幸存者,是知道何等的惨烈,更知道对于龙族来说,灭族是如何的悲哀。

或许某些角度来说,这无数岁月的腐烂生肌的煎熬,也是靠着“龙族幸存者”的念头支撑着。

只要自己还活着,龙族就没有灭亡!

只要活下去,证明幸存者是存在的,那就多一个希望——也可能还有其他的幸存者。

现在真的遇到了其他的幸存者,对方已经着手离开的大计了。

为了种族的存亡,它真的应该舍弃自己的肉身,成全同胞!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谁?”沈浪马上回应了一下。

“我就是幸存的龙族,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,你可以触碰到我。之前看到我人族的模样,是我遇到这个人族,把他击杀了,夺取了他的记忆,幻化成他的样子。”

“我是要以他的身份出去的,现在我也不能展露本体太久,我只是为了取信于你,不能让他们发现了。”

传送了这意念之后,魔龙看到的画面出现了变化,没有了同胞龙族,依然还是之前看到的人类模样。

这似乎很有道理……

如果这个同胞,要以人族的身份出去,就必须要配合人族一起攻击它!

刚刚那两个人族在攻击它的时候,唯独他在后面没有动手,这就能说明问题了,而这也已经可能会让那两个人族怀疑了。

这位同胞也真的不能现原形太久,以免被那两个人发现了。

一切都说得通了,现在处于如此劣势,一旦被那两个人族破坏夺取了一切,倒不如用来成全自己的同胞。

“我是问你是谁?你本来是谁?”

沈浪这一下明白过来了,这问的是魔龙本来的身份!

“呵呵,我不知道你,但我是经历了非常漫长非常痛苦的煎熬!几万年?十几万呢?谁知道呢?我早已经忘记我原先是谁了!”

“早在很久很久以前,我就只有一个念头——我是龙族唯一的希望,我要出去,我要报仇!”

沈浪拥有了那魔龙的所有精神力,记忆也是可以提取的,但时间短暂来不及。

包括那个元神灵魂的记忆,也还是碎片化的,很多没有来得及梳理。

所以这会儿他直接用慷慨激昂的话应付。

这话果然激起了对方的同理心,能够感受到魔龙的情绪变化,痛苦和怒气值都在飙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