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9章 消失的大地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09章 消失的大地

大家都见多识广,雪非雪和高寒秋,对于这个世界各种地方,见过比沈浪多得多。而沈浪则见过他们没有经历过的世界。

但现在,所有四个,包括狗神,都被震撼到了。

因为就在大家往前的路上,大地骤然的消失了!

是的,并非道路消失,而是整个大地都消失了!

本来是在赤红焦土的大地上,前面却突然的断裂,仿佛刀削一样的齐平,然后前方变成了一片虚无!

如果地面断裂、深陷之类,都可以理解,这样的环境并不少见,只是范围有大有小。但前面什么都没有了,往前、往左右、往下,什么都没有了。

他们几个怎么想的,沈浪不知道,他自己却是有一种非常荒诞的联想。

感觉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个程序,一个游戏的地图,前面就到了设计的边沿,再往前是没有了的那种感觉。

如果前方出现或浓或淡的迷雾,沈浪还能理解。就像云宫圣地、冥域,或者连接到了更加神秘的混沌空间一样。

但现在视线可以远远的看出去,神识也可以感应出去,但除了这平整的一道线区分之外,什么都看不到,什么都感应不到。

“看样子,这就是界限了。”

高寒秋有点唏嘘。

对于葬龙谷,大家都是很神秘的,但毕竟太久远了,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葬龙谷在大荒。这样的情况下,不可能了解更多。

以今天的情况来看,葬龙谷和金燧谷禁地一样,名字叫“谷”,但却远不是山谷可以形容的。

或许“某某山”“某某谷”是上古取地名的一个习惯吧,不周山别说了,便是昆仑山这样的,也是极其巨大极其辽阔的疆域。

在他们读取到的记忆,是有点模糊的,知道大概这边,却被严厉的约束,甚至没有亲自来到这里。

要不然的话,沈浪他们也不会那么惊讶,而会是先了解到这情况。

现在看着面前这无尽虚空,三个人互相对望,然后再看向狗神。

这会儿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,狗神如果能有一个好的建议出来,或者它知道一些什么,都会是非常好的。

不过狗神更加是一脸懵,它没有读取记忆,也没有这边的历史信息,之前哪怕是在葬龙谷出现过,并吃掉过赤豚,却也不了解具体。

现在这情况,让它来说,当然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。

“神皇,你觉得前面怎么样?要不要继续的探索下去?”

沈浪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了一句。

之前大家已经商量好了,生命第一,如果遇到会伤及性命的危险,那不管什么利益,果断的离开。

如果危险的程度不算太严重,那就继续的深入,能深入多少算多少。

可是一直到这里,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环境方面对于大家都不算什么。

现在这出现,就是一个天堑一般的大问题。

更重要的是,这也并没有展露出危险还是不危险,而是未知!

未知就让人警惕,又让人期待。

不说众所周知的历史传说,单单在这里已经栖身了几千年的龙门,都还是把葬龙谷深处,视为不可靠近的禁地,这些到了大神境界水平,还没有来探险过。

可见这不是对上古传说的敬畏,而是龙门历代,已经有人付出过了生命代价的教训。

龙门在外面世界的传人,根本不了解门派内幕,能进入到这里的核心的弟子则没有几个,他们不能冒险,损失一个就是几十年百年的栽培没有了。

可是面对近在眼前的葬龙谷,又还没有发现危险,要他们就这样的打道回府,又是难以甘心的。

纠结之下,沈浪问出了这一句,而高寒秋和雪非雪两个,也是认真的看着。

他们现在的想法是一样的,既然大家都纠结了,或许巨兽更简单的脑回路,会有一个更好的建议。

“去!来都来了!”

狗神的回答很干脆。

来都来了……这什么回答啊。

这可是普通人最常见的,一个很没有独立意识的说法。

他们都是超级强者,可不能被这样一句给说服了呀。

“去,不一定死,但一定会看到前所未见的场面;不去,肯定安全,但回去会不甘心,下一次未必有机会再来。”

狗神又说多了几句。

它这说的,其实是它自己的想法。

因为它来自于巨兽世界,甚至和沈浪都不是一个世界的。跟着沈浪,也就是为了见世面,现在这情况,明显是前所未见的,过去很可能还有更加稀奇的世界。

它说的回去,可不是从这个葬龙谷出去,而是回到巨兽世界。所以它任何没见过的环境,都会非常乐意的探险。

除了好奇心求知欲之外,更是因为它的身体非常的强大,在沈浪的帮助下,在天书空间里面的闭关,它已经进化到了更高的境界。

所以,它也想要看看,会不会还有更多的奇遇。

沈浪明白它的意思,有点无语。

但雪非雪和高寒秋不懂,他们则是觉得这话很有哲思。

离开,虽然肯定安全,但什么收获也不会有。离探索上古战场遗迹葬龙谷,也就一步之遥。

而这,极可能会是改变门派将来的事,也注定会名留青史的事。

去了,目前来看,也不一定就有多大的危险。就算没有收获,这第一探索本身也会是收获。

“去吧!还是如我们之前说的那样,一旦遇到了大的危险,马上就撤退!”

雪非雪果断的做出了决定,没有再犹豫了,支持狗神的说法。

高寒秋则是看向了沈浪,他应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,但本能的想要听从沈浪的安排。

“高兄,你觉得呢?我想要听听你的想法。”沈浪带着鼓励性的问了一句。

高寒秋不是他的小弟,必须要尊重人家的独立人格。

而且这事关重大!

“我年纪已经很大了,就算现在还是巅峰,但寿元总会有到尽头的。也可能哪天就无疾而终,寿终正寝。”

高寒秋突然感怀了一下,然后认真的说:“在我有生之年,能见到……”

他本来想说能见到沈浪,已经无憾了,但这不方便说出来,马上改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