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6章 惊天之秘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006章 惊天之秘

对于这个火焰一般的世界,沈浪进来之后,也有过各种猜想。

从那空间裂缝的冲击力,觉得这应该不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而可能是冥域这样的小世界。

后面并没有看到其他的生物,也证明了这些黑袍者,并不是其他世界的人类、生物,就是躲藏到这里来的人类。

本来对这方面,已经没有更多的猜疑想象,现在也就是了解一下具体的状况。

毕竟龙门能在这里立派几千年,哪怕是无奈的状态,也肯定有过人之处,至少会是比外面随便一个山川更好的。

沈浪也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搞点资源,比如这里充满了火焰,会不会也有大量的火晶石之类的。

结果现在仔细消化了这一方面的记忆,却发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点!

在这个黑袍者的记忆之中,竟然有赤豚的影子!

赤豚的只有一头,沈浪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之前在葬龙谷外面那些赤豚一起的。

但仔细分析了记忆,那是一次次的交易。怀疑很可能就是那些赤豚,只不过来的是赤豚王!

严格来说,甚至不能算是交易,而是赤豚王对他们龙门的一次次上供!

沈浪搜索了一下这方面的记忆,开始有了一个更加清楚的脉络。

这就是大凶之地——葬龙谷!

葬龙谷并不是一个山谷,那一片大凶之地,实际上也是一个小世界。

在大荒那一处葬龙谷外围,再继续深入进去,就是“葬龙谷”,那个葬龙谷,实际上就是进入这个小世界的一个大型入口。

而赤豚就是活跃在外围,并且也是可以进入到葬龙谷里面的。

进入的葬龙谷,首先到的就是这一带。

简单划分的话,之前沈浪去过的那边,是葬龙谷的外围,而这里,则算是葬龙谷的入口!

他们从那个裂缝进来的地方,高寒秋、雪非雪走的方向,也就是到了这火焰山一带,再往前就是“葬龙谷”入口。

而沈浪走的那个方向,继续深入,就是“葬龙谷”的深处。

传说的大凶之地,葬送着魔龙一族的地方,就是在前面葬龙谷的深处。

当然,赤豚活跃的那一片,才是葬龙谷真正的入口,那里是有着强大结界封锁,也有着各种危险。

成千上万年来,也是有过很多不怕死的前往闯荡。只是最后都证明是死路一条,所以才会成就千古凶名。

龙镇天等于是意外寻到了一条秘密捷径,绕开了结界封印,直接进入到了葬龙谷的入口。

谁也想不到葬龙谷里面竟然还有人类生存着,他也就不用怕那些祖师爷找过来。

几千年来,龙门的弟子,之所以要在外面经过重重考验,才能有极少数进来,这也是关键之一。

进入葬龙谷的秘密通道,光这一点就足以掀起轩然大波,引来无数夺宝者。

赤豚自然是先活跃在这边的生物,或许那外围和这入口区域,都是它们的生活区域。

可能就是龙镇天来了之后,占据了这一片,把赤豚赶了出去。

但赤豚一族想要进入到葬龙谷里面,把各种上古遗产带出来,就变成了先要经过他们的区域了。

赤豚本身对于各种人类的法宝、遗骨之类,是没有兴趣和作用的。

不知道是从龙镇天开始,还是后面哪一带的祖师开始,给了它们跟外界交易的建议。

后面才有了赤豚从里面带东西出去,跟大荒的各种族交易资源。

而赤豚上供,刚开始算是分一部分好处,到后面,则是一种上供。给一点“过路费”,以保证不会被龙门的人卡了。

赤豚带回来的东西,龙门也是会有优先挑选的权力。

不过沈浪估计龙门比较穷,又卡着关键的点,所以更多的是象征性的交易,实际上的索要,到后面赤豚们越来越精,很多东西也就不会让他们知道了。

然后沈浪又疑虑起来。

根据贼草的大荒记忆,葬龙谷不仅仅是无法进入的问题,而是这大凶之地里面,人类甚至各种活物,都无法生存,只有赤豚这生长源于葬龙谷里面的生物才能进入而不死。

可是现在他们都没有死,龙门在这里隐藏了几千年,一代代也没有死的。

那是贼草他们所知的大凶之地传说,那已经成为常识的传闻,是假的?最早被人有意放出来的?

那会是龙镇天吗?

龙镇天藏匿到了这葬龙谷里面,不想被人知道,不想那条捷径被更多的人发现,会传播一些吓人的信息出去,也是有可能的。

而且葬龙谷在上古就是各族和魔龙最终战场遗迹,也不想再有人去触动封印,所以从上古就有各种恫吓的传说留传。

如果所有的人和物,都是在葬龙谷入口处,就被结界封印的力量,或者集中的什么凶狠力量扼杀,进入不了里面,也就无法印证这一条了。

而在龙门的记忆里,也没有深入葬龙谷探索过,反而是祖训包含了不可前往的一条。

这或许也能说明问题,那就是真正的大凶之地,让人无法生存的环境,还在前面!

虽然现在从这火焰山,到沈浪之前到过的地方,已经有超过千里了,但可能对于葬龙谷这一整个小世界,也就是入口的一小段而已。

正思虑着,狗神已经带着沈浪到了火焰山顶上。

一剑劈完了的高寒秋,也已经前往汇合了雪非雪,雪非雪是抓了一个活口,他们也一起过来了。

“沈浪,幸亏有你啊!”

虽然她抓了一个活口,但雪非雪还是由衷的赞叹了一句。

如果不是沈浪拖延和干掉了最强的龙复兴,不是他把这个消息放出来震撼到了其他龙门之人,她不会那么容易解决的。

沈浪耸耸肩:“雪掌门,高兄,你们掠取一下这人的记忆看看。我刚刚掠取了一个的记忆,有点不可思议……”

他不用管狗神,狗神不会有那么大的好奇心,刚刚让它吞吃到了两个,已经是极大的收获了。

高寒秋和雪非雪一听,知道沈浪会这么说,一定是有他的道理。

雪非雪要留活口,本来也就是有这样的想法,这会儿就不客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