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返校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2章 返校

巨石爆裂得很彻底,虽然声音有点大,但很快就没动静了,附近没有人住,倒也不会引起注意。

以沈浪现在的力量,当然不可能把巨石破开。刚刚是把以前留下的一个小阵法破解了,巨石就直接散架了。

还没有过去,他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能量。

在裂开的巨石里面,有一块散发着光泽的玉,沈浪一捡起来,就感受到了它的变化。

这本是他以前随身的一个小物件,常年下来,得到他的元气温养,可以算是一件宝物。在渡天劫的时候,这块玉也帮他挡了几道天雷,几乎变成废玉。

考虑到转世之后要重头再来,这东西是初期最好不过的辅助之物,所以将之埋藏纳入这巨石之内,并用阵法护持。

现在细看,除了还有他的气息之外,数百年下来,也是凝聚了不少的天地灵气,虽远比不上完好之时,但比当初埋藏时好多了。

入手之后,沈浪当即运行“阴阳波若真诀”,吸纳了大量的灵气入体,这速度比他练功更是快多了,以他身体现在的状况,很快就不得不停下,要不然会承受不了。

如果把灵气的浓厚稀薄,比喻成空气湿度的高低,从空气中吸收,就好比抽湿机,越潮湿越明显。

而现在从玉里面吸收的效果,则好像是直接的放水一般!

沈浪没有多停留,回家找了一根细绳,将玉挂在了脖子上。这样就可以随时一点点的吸收,要比自然状态更快。

但他现在需要先变化一下,要么把体内的元气消耗掉,比如用来淬炼身体,才能继续的吸收。要么是冲击到更高的境界,可以容纳更多的元气。

想要消耗掉体内的元气也不容易,但要提升到更高的境界,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。考虑了一下,沈浪也没有急躁。

从村子里出来,搭车公交车是能直接到县中,大概是半个小时左右。今天沈浪没有等公交车,直接顺着马路往县城的方向跑!

本来他的身体就很病弱,虽然经过了昨晚上的练功修炼,状况好了许多,但现在奔跑起来,还是很快就体会到了各种不适,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,心肺更是如同要炸裂一般,也喘不过气来。

但沈浪没有停止,他一边跑一边调整着呼吸和节奏,并且运转“阴阳波若真诀”,把元气散布到全身各处,淬炼着肌肉筋骨内脏。慢慢的,从双腿到心脏到呼吸,都开始得到了缓解。

跑了半个多小时之后,沈浪便停了下来,还是搭乘了公交车。

毅力他是有的,只要一边跑一边运功调理,身体也不会这么快承受不了,但他现在的速度快不起来,而距离又比较远,这要跑到县中,起码到中午了。

在公交车上的时候,沈浪闭目养神,不去理会外界的分毫,继续运转“阴阳波若真诀”,以元气去淬炼刚刚锻炼过的身体。

这锻炼的程度当然还是不够的,但已是一个很好的开端,既消耗了一部分的元气,又让这些元气巩固了身体,让他和昨天已经有了明显的差距。

来到县中门口的时候,沈浪深深的凝望了一眼。这几年在这里,他可谓是呕心沥血的努力,但换来的是老师的无视、同学的嘲讽,甚至还有各种欺压。

从今天开始,要让他们重新认识沈浪!

周日只有高三的学生补课,基本上也是自习,校园显得很安静。

沈浪慢慢走了进去,就在走向高三教室的时候,有三个男生快速的跑了过来,冲到他的身边。然后一左一右两个人抓住了他的手臂,另外还有一个则从前面箍住了他的脖子。

他们现在的样子,就算远处有老师或保安看到,也可以看作是男生间常见的勾肩搭背。三个男生“热情”簇拥着沈浪,离开教学楼方向,而是走向了操场方向。

在操场旁边厕所后面,他们停了下来,到这里是视角盲点,不走近过来,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看见。

“麻痹的!还以为你他吗不敢来了!”箍着沈浪脑袋的那个学生推了他的头一下。

这三个就是经常欺压沈浪的人,董文彬和他的两个跟班小弟林云、李荣。

董文彬不是光欺压沈浪,是喜欢欺负人,低年级的欺负,女生也欺负!高三的快毕业,一般他也不欺负了,就还有沈浪欺负起来无所顾忌。

他家并不缺钱,他父亲董大伟是沙场老板,垄断了全县的河沙生意,那是过千万的家底。别的同学一周的生活费一百两百,多的也就三五百,他是也不会低于一千。

勒索学生的钱,还不够他买个游戏道具、打赏一下直播女主播的,但他就享受这个乐趣!

比如沈浪,哪怕只能刮到十块、几十块。就能直接影响生活质量,只要想到沈浪没钱打菜买饭,就让他非常爽。

放在以前,沈浪被他们三个人堵到这角落,根本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默默忍受,挨打挨骂都算了,只希望尽可能的少被勒索,为此他也会提前把钱分在几个地方藏起来。

但今天沈浪不一样了,他此刻还没有挣扎林云李荣二人,只是盯着刚刚推了他脑袋的董文彬。

“我忍了你几年,剩最后两个月,你们还不收敛一下吗?”

这话说得很平静,但其实已经带着一丝寒意。可是董文彬和林云李荣三个,不仅仅丝毫没有听出不对,还觉得沈浪这个病弱的懦夫,竟敢挑衅他们!

“收你妈!就剩下最后两个月了,才越是要多搞你几次!两百块不好好的拿过来,还敢跟老子这样说话,我看你是不要脸了!”

董文彬是很精明的,勒索两百块是计算过的。太少没有意义,太多家长起疑就会找到学校,可能就闹大了。

沈浪能向家里拿到可能最多就三百,交了资料费,敲诈两百,就所剩无几,又要半饿肚子的过一周了。

而他平时打人,也是这样。无论是拳打还是脚踢,都不会往脸上、或者手掌手臂这些外露的地方。衣服遮挡住了的地方,打肿打红了,家长老师没发现一般就没事,被欺负的往往也不会主动告状。

刚刚看沈浪的态度,让他很不爽了,说“不要脸”的时候,直接一巴掌呼扇向沈浪的脸上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