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7章 杀鸡焉用宰牛刀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1997章 杀鸡焉用宰牛刀

“道理上、情感上,我是同情你们祖师爷龙镇天的,不过那是几千年的历史。”

“我们可以评价评判历史人物,但不能因为历史人物所作所为,对当代的人展开报复。”

“你们坑害天下英雄的行径,已经不仅仅是有恶心,而是真正有了恶行,那作为天下的一分子,我是有资格评价和审判你们的。”

沈浪说这些话的时候,语气很平静。

但依然会给人一种非常幼稚的感觉,尤其是配合他的年纪。

或许正因为是如此的不屑,让他们几个都没有打断,由着沈浪说完。

“我们就坑害了你们这些英雄,还会继续坑害,你又能如何?”那黑袍戏谑道。

“报上名来吧!我好歹也算是成名人物,你们这些龟缩着的无名鼠辈,铲除了没有成就感!”

沈浪笑道:“我要怎么跟人说?我铲除了一帮龙镇天的后代?那不显得我针对龙镇天了吗?”

这一口一个鼠辈,还一副吃定他们的样子,让黑袍者们都怒意高涨。

“我们是龙门!我叫龙复兴!你这小儿又是何人?”

龙门……

这应该是龙镇天取的,或者是弟子为了纪念他的。龙复兴不大可能是直系子孙,而可能是后辈弟子,仰慕祖师爷,跟龙姓,并取复兴之名,以表其志。

“我你都不知道?我沈浪是当代最优秀最年轻的天才,这都不知道,你这消息不是白打听了吗?”

沈浪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龙门自然是有长期的关注掌握着各方的动静,但这个长期,是常年累月。不等于会随时更新,毕竟能够进入到他们眼界的,十年八年也不会出一个。

沈浪也是瑶池盛会,才算是进入了这些老祖们的眼界,这还是因为雪非雪的邀请函,以及高寒秋用心的抬轿。

所以这一次能坑到那么多的老祖、掌门什么的,就已经是非常成功了,当然不会关注到沈浪这么一个新秀。

其实龙复兴能公平和沈浪对话,本身就意味着对他的重视,这也是建立在他呈现出来的实力之上。

“自以为优秀天才,在我这里,也不过是无名鼠辈、跳梁小丑而已!”

龙复兴马上回敬了沈浪一句,以此来鄙夷打击他的情绪。

“你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除了长得太丑之外,应该还是甘心做鼠辈吧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随便了,这位龙复兴鼠辈,你听说过大荒五龙吗?”

听到大荒五龙,大家的目光都看了过来,包括高寒秋和雪非雪。

他们虽然不是很清楚大荒的情况,但大荒五龙毕竟也不是刚刚崛起的,几十上百年下来,名声也是会有所传扬的。

“那一日,我手持一把屠龙宝刀,他们大荒五龙,却要在葬龙谷的外面挑衅我,你说这是不是犯忌?这是不是天意?”

说话间,沈浪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剑,王者之剑!

现场之人,都是有眼力的,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剑,但威力肯定非常的巨大。

“你管这叫刀?”

“你们是龙门,你叫龙复兴,他们龙什么的就不管了。可是你们算什么东西?也配我用屠龙刀?那是对付葬龙谷里的上古魔龙的!你们就应了一句话:杀鸡焉用宰牛刀!”

这话说出来,龙复兴他们都不乐意了。

听这意思,似乎真的还有一把比这更加高级的屠龙宝刀?

真的可以和魔龙相抗?

杀鸡焉用宰牛刀……这是说他们太弱了,不配他用更好的武器?

“小子!你很狂妄,你会为你的无知,付出生命的代价!”另外有一个黑袍者冷冷的说。

“我们要不要赌一下?赌我几剑可以斩杀了你!”

沈浪笑眯眯的回了一句。

“等一下!”

黑袍者龙复兴忽然叫停。

“这位瑶池掌门刚刚强调了,你们几个的祖师,都不是当年云宫圣地归来的。这样算起来,跟我们是没有恩怨的,我们本来不会为难你们的。”

“但你们自诩正道,要把我们当邪派铲除了,那大家必有一战!”

“别说我们利用地利欺负你们,大家出去外面打,给你们更多的发挥空间!”

龙复兴说这话的时候,雪非雪和高寒秋都有点心动。

他们两个是强悍惯了的,但现在受伤之下,竟是两个人才能合力对抗住这个龙复兴。

此刻直接就把他们两个牵制住了,然后其他四个人对付沈浪两个,压力就大了。

如果可以回到地面之上,那就等于重新洗牌了,那就是四个对付五个,或许能多一点的胜算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除了高寒秋对沈浪的盲目崇拜之外,雪非雪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沈浪,想要看看他的意思。

“别说得那么高尚,怕把你这破老鼠洞拆了就明说嘛!我们又不是不讲道理!”

沈浪说完直接收了剑。

听到这话,龙复兴无疑是很尴尬的。

想要矢口否认,但见沈浪已经把剑收了起来,便也忍住了。

目的已经达到了,就没有必要再激化,以免对方真的就要在这里打起来。

既然沈浪表达了诚意,龙复兴觉得他也要表露出诚意,所以他直接示意其他几个黑袍者都退后一点,以表达不会偷袭。

然后看了雪非雪和高寒秋一眼,开始收了一点对场域的控制。

他们三个是僵持着的,刚才说话的过程中,一样保持着僵持的对峙。

这就不敢直接的收了,要不然对方趁机长驱直入,搞不好就要把他直接干掉了。

但只是收回一部分,表达了一个意向,那就没有问题,还能够控制住局面。

高寒秋和雪非雪,也是趁机同样的收回了一部分。

这就试探出了对方的诚意,大家默契的各自回收一部分,一点点的把场域收了回来,然后保持着高度的戒备。

当然,这个过程是相对的缓慢,绝对时间并没有用去多少。

沈浪当然还是在观望的,如果他和狗神走了,对方却是合击高寒秋和雪非雪呢?

现在看到他们已经撤了,四个合拢到了一起,这才安心下来。

“走吧!他们只会想要灭我们的口,不会跑路的。真要跑路,把他们这水源破坏了,也就妥了。”

沈浪直接的跟他们几个说了一句,然后自然的在前面往来的裂缝而去。

这无疑是说给龙复兴等人听的了。

外面那个水塘,就算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水源,也是他们极其重要的资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