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3章 黑袍者-第一强者-
第一强者

第1993章 黑袍者

在这个山体内部,疯狂的火焰正从地下涌入,并且在继续往上面喷发出去!

看起来这个山,就好像是中空了一样。或许正是大量的火焰迸发出来,让山体承受不住了,最终向外面冲出去了,造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这个山洞往前,变得非常的宽敞,但再往前通向山体中间那熊熊火焰处,则只有不大的一个孔洞。现在也有大量的火焰迸进来,高温闷热正是来自于此。

仔细看起来,这应该不是本原如此。

这山洞里面的巨大宽敞,应该也是最初迸发的时候形成了的,但后面是经过了人为的修改,移动了高大的巨石,把中间的火焰挡住了,使得火焰只是往上方迸发。

留下的孔洞,应该只是有所需要的留一些火焰进来,或者是把巨石冲开的结果。

既然这是人为的,自然也就很明了,是有人住在这里。

前面有火可以利用,又避开了被火焰吞噬,从山洞延伸到裂缝处,又可以又水可用,在这里也能为此简单的居住。

此刻高寒秋和雪非雪,正和一个黑袍者对峙着!

黑袍者!

这自然应该就是白娓看到的那个黑袍者了!

沈浪之前没有感应的,通过白娓的描述,还是没有那么的直观,但现在也是对应得上。

他们就追着黑袍者过来的,来到这个火焰世界,翻过火焰山,投身水塘之中,来到这地底。

高寒秋、雪非雪只是比沈浪快了几分钟。

不过看他们现在的对峙状态,似乎应该有过一番的交涉了。

“沈浪!”

雪非雪很欣慰沈浪的到来。

看样子,受伤之后的他们两个,在这别人的地盘上,竟似乎和这个黑袍者打了一个平手左右的对峙。

但沈浪和狗神一来,那就不一样了。

他们两个都没有受伤,实力都非常的强。

黑袍者也看到了。

“老实交待吧,你不是我们的对手。”

高寒秋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沈浪和狗神靠近,马上感觉到近处的氛围是不一样的。

两方三人的对峙,竟是一个场域的对峙,而不仅仅是互相忌惮的平衡。

也就是说,那个黑袍者竟真的一个对抗住了他们两个?

虽然只是几分钟,虽然他们两个受伤了,但这已经很不简单了。

“人多就行了吗?”

黑袍者微微冷笑,然后发出了一声清啸。

在这个宽敞的空间,两边的山壁骤然的移开,露出了两个孔洞,然后纷纷有人冲了出来。

两边各出来的都是两个,也和他一样,浑身早在黑袍之中。

“够吗?”

黑袍者奚落了高寒秋一句。

高寒秋不由得暗暗皱眉。

过来的时候,他们自然也是有查探周围的要,但并没有感应到附近有人。

如此看来,有两个可能,要么是他们这些石壁有古怪,可以隔绝了神识的查探。

要么是在他们刚刚到的时候,两边还没有人,只是现在这会儿才刚刚赶到。

不管是哪一种可能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必须要怎么解决现在的情况。

对方一个就能对抗住他们两个,再加上沈浪和巨兽,是他们占上风,但对方再来四个……

这四个未必能并这个黑袍那么强大,但不需要一个对付两个,便是两个对方一个,他们也不容乐观啊。

“我迟到了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沈浪并没有任何的紧张,接了一句过去。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跑到我们的世界,鼓动崔或,去把天下各方的老祖坑了,这是想要侵吞我们的天下吗?”

在沈浪说话的时候,已经听到了高寒秋的传音。

“我们一路最终他过来这里,更像是他有意把我们引到了这里。但并没有交流什么有用的,对于他们的情况,一无所知。但他是知道我和雪非雪的!”

这对沈浪,已经是有用的信息了。

对方能找崔或,自然也是对各界的情况有所了解。

高寒秋和雪非雪都是代表性的大神之一,会进入他的眼界,也是很正常的。

“你们的世界?你们的天下?”

黑袍者怪笑了起来,似乎听到了极为讽刺的事。

“不是我们的,难道还是你们的?”

沈浪本身对于中岛大陆,是没有那么大归属感的。不过人在这边,在这边也是得到了极大的利益,感情还是有的。

就像在天都那边发现了齐鸣等人的踪迹,他会插手一样。

现在这些黑袍者的事,他既然遇上了,也会插手。

“这个世界,曾经是我们的;现在是你们的,终究还是我们的!”另外有一个人冷冷的补上了一句。

沈浪暗暗咀嚼着这一句话的意思。

“曾经是我们的,现在是你们的,终究还是我们的。”

后面两句很好理解,但前面那一句,世界曾经是他们的?

那是谁他们曾经入侵成功,并且主宰过一段时间?

沈浪一边快速的搜索着闵鹿、贼草等的历史记忆,一边把目光看向了雪非雪。

这会儿高寒秋都没有用了,高寒秋过来的时间不过几百年,瑶池才会是继承和了解了许多历史秘辛的古老门派。

这话狗神一下反应不过来,但雪非雪和高寒秋,显然也都品味到了这一点。

在沈浪目光看过去的时候,雪非雪也是一脸懵,并没有什么线索。

不管是正统大门派的闵鹿,还是极西大荒之地的贼草,记忆里关于过去的历史,也没有什么时间曾经有过黑袍者横行的时代。

不过……如果这黑袍者说的“他们的世界”,并非指完全的统治世界,而是他们的门派家族曾经显赫一时,那就完全有可能了!

在历史长河里,有过很多显赫一时的豪门,最终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。

如果他们来到了这个世界,在这里活了下来,并依靠这边独特的环境之类,得到了新的发展,会想要再杀回去,也说得通了。

“就凭你们?”沈浪以挑衅的口吻,左右环视了他们一番。

“不管你们曾经是什么,就现在残留几个,如虫子一样生活在地底下的缩头乌龟,还敢大言不惭天下?”

这话说出来,雪非雪和高寒秋都暗暗苦笑。

虽然对方只有五个,但这第一个黑袍者展露出的实力,让他们两个都忌惮,另外再加上四个,沈浪此举无疑会激化了矛盾。